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影视业贪腐潜规则揭秘新婚夫妻买基金经验谈董明珠与雷军10亿赌约已撤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银行 > 银行要闻 > 

南京假银行还原:传销式资金中介暴露困局

来源:中国企业报    发表时间:2015年02月10日17:17:05

  一家原本为农业、农民提供帮助的专业合作社,在经过一番精心装扮后,摇身一变成了一些人敛财的工具。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南京盟信农村经济信息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南京盟信)近日被南京浦口警方查封,法人代表曾某和三名业务经理被逮捕。至案发时,南京盟信涉案金额达2亿元,涉及人员200余人。

  《中国企业报》记者实地调查后发现,许多受害者此前都有过“买卖资金”的经历,资金掮客像搞传销一样不断发展下线。让人疑惑的是,2014年五六月间已经有人报案,但到9月份案发前仍有人去存钱。

  山寨银行真假难辨

  在南京市浦口区珠泉东路与河滨公园交叉口,坐落着一幢外观普通的二层楼房。靠近珠泉东路一侧写着“南京盟信”,靠近河滨公园另一侧写着“农村经济信息专业合作社”的绿色大字,这里就是南京盟信所在地。只不过如今门窗紧闭,一张写有“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经侦大队封”的封条格外醒目。

  南京盟信占用两间房子,每间不到50平方米。尽管从外观上看不出南京盟信有任何银行的痕迹,但是彤丹坚持认为,她完全是被南京盟信里面的装饰所蒙蔽才上当受骗的。

  彤丹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2013年3月,资金中介介绍她来南京存钱。当时,南京盟信完全是银行的装扮:4个存钱柜台、叫号机、LED显示屏上各种汇率牌价、存款利率一应俱全,甚至还有大堂经理和保安。

  蒙蔽彤丹的还有南京盟信提供的假营业执照、存款单和合作社名称。彤丹提供了一张南京盟信《法人营业执照》,仔细一看令人吃惊,一家普通的农村专业合作社,出资额居然达到10000万元。而业务范围更让人咋舌,上面写着“按农村合作社经营法经营金融业务、吸收周边业务个人存款、支持农业中小业务贷款及农民个人贷款”。

  尽管如此,彤丹还是有些顾虑。她说,当时就感觉名字似乎不大像银行。但是中介说,这其实就和你们浙江那边的信用社、联合银行是一样的,每个地方的叫法不一样。另外,她把钱存进去之后,南京盟信开出的是一张标有“南京盟信农村经济信息专业合作社存款单”,她的顾虑至此打消了。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南京盟信不仅伪造了上述《法人营业执照》,还有民政部门颁发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彤丹告诉记者,当时她妹妹也想去南京存钱,她就让妹妹直接和南京盟信联系。南京盟信给她妹妹提供了一张《登记证书》。记者看到,《登记证书》登记的内容除名称和上述营业执照一样外,其他都不一样。这张2012年5月4日颁发的《登记证书》显示,开办资金为5000万元,业务范围则为:金融机构融资、买卖政府债券、办理同业存款、办理股东存款。彤丹的妹妹在网上查阅了相关信息后,感觉不是很正规,就放弃了存款的念头,躲过一劫。

  “傻瓜才会去那存钱。”南京盟信对面一家建材店老板告诉记者,他在这里经营多年都没注意到这有一家“银行”,看到新闻才知道。他说,本地人不可能把钱存那里,平安银行(000001,股吧)、浙商银行都在旁边。一位在店里选购建材的顾客告诉记者,他就住在附近的小区,也从不知道南京盟信是一家银行,在他的印象中,南京盟信并不是每天都开门。

  资金掮客像搞传销

  “哪里是做生意的呀,大部分都是上班族。”对于有媒体报道中说去南京盟信存款的人很多都是个体经营者,易烔感到很委屈,他是典型的“拆二代”。

  易烔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他属于村改居的居民,平时也是上班一族。因为家里拆迁,没有去购置房产,手上有一部分闲钱,他就拿出来理财。2013年3月,经中介介绍,他在南京盟信存入130万元,存期一年。2014年3月到期后,他拿出了10万元,把余下的120万元又存了进去,存期依然为一年。

  易烔坦承,如果当时年贴息很高,他也不敢存,但是只有5%,他感觉已经很低了,属于正常的银行操作。他说,出事之后才知道,南京盟信有的年贴息已高达15%。

  简志雄就拿到了11.75%的年贴息。他告诉记者,自己也是上班一族,但平时有闲钱都会通过中介拿到各地的银行去存,赚取贴息。他说,他先后把资金存到过广东、江西、河南等地,年贴息一般都在10%左右,但这种存款额度都比较大,一般要求起步100万元以上。

  记者发现,到南京盟信去存款的受害者大都有过做资金生意的经历,有的还有很多年的理财经历,去南京盟信存款的人大都和中介熟悉,有过合作。易烔告诉记者,他的中介是在杭州的一家论坛上认识的,他们在论坛上发理财帖子,然后到线下见面开始理财。

  简志雄坦承,去南京盟信存款的人基本上都是上班一族、拆迁一族或退休一族,真正做生意的很少。他说,都不是专业理财,就是手上有些闲钱,然后通过中介拿到银行赚取贴息。“我们相信银行,如果存到别的地方,我们肯定不会同意的,也不放心。”

  漆章是做建筑预算的,他的2000万元也是被熟悉的中间人介绍到南京盟信存款的。2014年4月底,中介告诉他南京有一家银行月底要充量,让他去存钱。当时谈好存2000万元,存款七天,每天1‰的利息,即1000万每天一万元的利息。没想到会造成今天血本无归。他告诉记者,他后来蹲守在南京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调查发现,南京盟信以月底充量为由大肆在外吸储,除了他这笔大金额外,还有一笔2500万元的和一笔1900万元的。

  记者还发现,这些资金中介都是公司化在运作。简志雄给记者提供的一张名片显示,该公司为杭州的一家经纪咨询服务公司,有固定的办公地址和电话。而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不仅受害者之间基本不认识,而且中介也几乎都不相同。

  “如果相互之间认识的话,这种骗局可能早就会被戳穿。”简志雄告诉记者,南京盟信被立案后,办案民警打电话向他了解情况,他还以为是骗子。他就跟他的中介打电话,中介说不可能的,一直营业呢。因为身边没有认识的人也在南京盟信有存款,根本没法核实。事后他才知道,公安已经找过中介了,中介居然还在骗他。

  “中介就像搞传销一样,不断地发展下线把存款吸收进来。”简志雄告诉记者,一笔钱有的要经过两个中介甚至三四个中介才能真正到“银行”。南京盟信被立案后,公安机关让中介把赚取的中间利润还给受害者,有的受害者却根本不认识这个中介,就是这个原因。

  九龙治水监管困境

  实际上,早在2014年3月南京盟信就遇到了资金麻烦。彤丹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杭州余杭的一位大姐2013年3月份的一笔200万元的存款到期后取不出钱,这位大姐急了,天天蹲在南京要款。南京盟信后通过中介做这位大姐的工作,在补贴部分利息之后,让其又转存了三个月。

  南京盟信真正暴露问题是在2014年的五六月份。彤丹告诉记者,当时很多到期的存款已经支付不出了,当事人开始陆续去公安机关报案。

  南京某电视台新闻报道显示,2014年6月4日,很多受害者到南京公安浦口警方报案。然而让人疑惑的是,尽管如此,之后还有很多人去存款。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受害者都认为,公安机关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他们认为,如果公安机关及时立案调查,后来的人根本不可能去存款。

  易烔告诉记者,今年一月份和他们一起去南京维权的受害者中,一位老大爷就是去年7月份去存款的。而且这位大爷是代表三个老人去的,他们三个人在7月份总共存了510万元。易烔给记者提供的几张存款单显示,两张是2014年7月15日同日存进去的,一张95万元,一张149万元。还有一张是7月29日的,存款30万元。

  记者找到了南京盟信辖区的南京公安局浦口分局珠海派出所,该所教导员告诉记者,这事不是他们负责,让去分局政工办。政工办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已经做过了,不再做了。”细问记者才明白他的意思,他已经通过媒体报道过了,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除了公安部门,实际上银监、工商、金融办都曾有人去反映情况。

  漆章告诉记者,他的2000万元原本是南京盟信拆借一周的。2014年4月29日存进去5月6日到期。但到期后南京盟信兑付不出,要求再延期一周支付,这样又过去一周。但这一次南京盟信表示,因为资金都投入到外面的项目里去了,已经没有现金兑付了。漆章开始紧张了,他先后跑到南京市银监局、南京工商局浦口分局、浦口区金融办等单位反映情况。然而让人遗憾的是,这么多单位,居然没有一家愿意管此事。浦口区金融办说,他们没有执法权,没有办法执行;工商局说南京盟信是超范围经营,不属于他们管理;而银监局则认为南京盟信是非法机构,不属于他们管理。他还投诉到了南京市12345市民热线也没有回复。

  事实上,早在2013年南京盟信开业不到两个月就遭到市民关于非法吸储的举报,浦口区政府曾组织包括工商、公安、人民银行相关部门进行了调查。然而,除工商部门约谈了合作社负责人责令其整改标牌外,联合工作组并没有对其采取取缔或暂停营业等其他措施。

  记者找到浦口工商分局,想就南京盟信的工商注册以及联合调查等相关事宜采访该局。该局办公室一位范姓负责人在多方请示后告诉记者,目前该案统一由区委宣传部负责,让记者去找宣传部。浦口区委宣传部宣传科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安机关认为目前该案正在侦破之中,不宜再接受采访,也不再提供相关信息,包括工商登记等信息。

  而让这些受害者愤怒的是,他们都是用本票去南京盟信存款的,最后南京盟信拿着他们的本票居然可以在银行套现打入个人的账户。

  简志雄告诉记者,他是在离南京盟信不到100米的一家平安银行开了一张200万元的本票给南京盟信,本票的收款人、申请人都是他自己的名字,只在后面背书人一栏签写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但是,南京盟信案发后,公安部门让他去银行查看他的本票影印件,他才知道南京盟信负责人曾某在本票上的背书人一栏和持票人向银行提示付款签章一栏分别都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就把钱转到了曾某的个人账户上。

  “笔迹完全不一样的,而且我本人没到场,身份证原件也没有提供,这钱怎么就转到他个人账户上了呢?”简志雄的疑问也是接受记者采访的诸多受害者想要问的。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受骗者均为化名)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小安

    声明:本网反对转载侵权图片或信息,如因作者信息标注不明确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立即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们将及时处理。联系人:吴勇,0371-65798668;杨昊昉,0371-65795981;卢明军,0371-65796101。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热门图文>>

    图文资讯

    更多>>

    今日头条

    更多>>

    新闻排行榜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