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别让你的信用卡“沉睡” 信用卡为何无法分期网购iPad 2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信用卡>信用卡>

国际保险商因漏油事件损失惨重 能源险保费涨价

来源: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发表时间:2010-06-13 

墨西哥湾原油泄漏事件造成的影响远未停止,并正在向外扩散。

  6月9日,挪威禁止在北海挪威水域深水钻探作业(此前的5月底,美国已宣布暂停在美国水域内深、浅海的勘探开发),这预示着墨西哥湾漏油事件的恐慌正在不断加剧。同日,英国石油公司(BP)股价跌幅骤增15.1%,下跌5.24美元至29.44美元,自4月22日“深水地平线”钻探平台沉入海底并开始漏油以来,BP的市值已缩水一半多。为了挽回影响和形象,BP日前买下了谷歌和雅虎等搜索引擎中有关“石油泄漏”搜索词条的所有权。

  卷入其中的还有国际大型保险商,这一严重漏油事件无疑会给保险业带来巨额赔付,劳合社也因此正陷入官司之中。而5月下旬劳合社主席列文勋爵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坦承,该事件已经抬高了劳合社今年的赔付水平。

  漏油事件是否会造成有史以来最大的能源保险赔付尚属争议中,但可以确定的是,各个与石油开采相关的企业,都面临着保费增长的压力。

  史上最大能源险损失?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局长卢布琴科8日表示,科学家们的检测结果表明,水下存在“浓度非常低”的石油,这是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发生以来,美国政府首次确认存在原油滞留水下的情况。

  BP首席执行官海沃德8日发表声明,称BP将捐献从泄漏油井搜集的石油销售收入,用于“恢复、改善和保护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亚拉巴马以及佛罗里达4州沿岸的野生动植物栖息地”。

  时至今日,墨西哥湾的漏油仍未止住,而损失尚无法准确估量。

  总部设在百慕大哈密尔顿的保险公司卡特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日前在一份声明中说,墨西哥原油泄漏很可能成为自帕帕阿尔法石油平台1988年发生大火以来的最大能源市场保险损失,来自这次灾难的保险损失将在4000万美元。帕帕阿尔法石油平台失火事件在1988至1992年之间导致了伦敦劳合社保险公司保险和再保险损失高达80亿英镑(117亿美元)。

  根据摩根大通银行分析专家Michael Huttner所说,“深水地平线号”石油钻机爆炸导致的保险损失可能达到16亿美元。

  是否造成史上最大能源保险损失尚存在争议。

  达信(Marsh)保险经纪公司能源业务全球主管James R. Pierce表示,墨西哥湾事件对能源保险业的冲击远远称不上历史上的最大损失,虽然它的整体损失很大,但并不会对能源保险,尤其是上游勘探开发领域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作为全球最大的能源保险中介服务提供机构,达信也参与到了本次事件的保险中介服务中。

  “通常情况下,保险公司向股东报告时,都会将损失估计得悲观一些,上游能源保险的保险责任涉及物质损失、人员伤亡、施救费用、污染责任等几大方面,具体的保险赔偿金额现在还不能准确估计,很多都需要多年的、众多的诉讼来确定。”James R. Pierce续称。

  毋庸置疑,BP和瑞士越洋钻探公司等责任方将面临巨额赔偿,随着各方互相推卸责任,承保这一钻井平台项目的保险商也被牵扯至司法诉讼中。

  劳合社和其他一些保险商为瑞士越洋钻探公司承保了7亿美元保单,而日前,劳合社已向位于美国休斯敦市的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驳回BP向瑞士越洋钻探公司提起的索赔要求。根据法院文件,劳合社等声称,它们向瑞士越洋钻探公司提供的保单不包括油井泄漏导致环境破坏方面的责任。

  即便保险商全额理赔7亿美元,也仅仅是这起事故善后处理所需资金的一小部分。瑞银集团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称,环境善后和赔偿可能需要120亿美元。

  能源保险的雏形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墨西哥湾的能源开采是促成能源保险出现的重要因素之一,但其初衷是应对飓风等自然灾害,而不是作业风险。James R. Pierce介绍,在石油勘探开发的保险承保上,需要确定责任归属,首先涉及的是作业方(如本次事件中的BP),具体到某个项目,作业方会聘请钻井承包方(如本次事件中的瑞士越洋钻探公司),双方需遵循国际钻井承包商协会(IADC)的合同模式签定合同,合同中要包含风险与保险条款,作业方需承担意外发生时因油井引起的费用和损失,承包方则对其设备损失和人员伤亡承担责任。

  能源险保费水涨船高

  虽然该事件造成的保险赔付水平尚不能确定,但国际保险商面临的巨额赔付已经抬高该领域保险价格。

  James R. Pierce表示,这个事件已经对能源保险产生影响,目前除了作业方和承包方,深水钻井作业涉及的设备、服务供应商和辅助船舶供应商等都面临着保费增长的压力。“但保费提价是否会扩散到整个上游勘探开发领域,以及是否会延续很长时间,还需观察。”

  但是,James R. Pierce也对保费提高有可能吸引更多资本进入这一领域表示怀疑。“因为价格和供给是取决于需求的,美国、挪威停止深海开发已经降低了需求,如果别的国家效仿,需求将进一步降低。”

  目前,美国政府已暂停在美国水域内深、浅海的勘探开发,挪威政府也对北海挪威海域深水钻探石油发出了禁令。

  从供给方看,作为专业性极强的保险领域,目前全球从事能源保险承保的主要保险公司仅有五六十家,形成了伦敦、休斯顿和新加坡三个能源保险中心,全球为海上勘探开发提供的承保能力大约为单次事故25亿美元。“虽然发生过大的赔案,但承保能力的供给和需求基本是平衡的。” James R. Pierce称。

  这一供求平衡是否就此被打破也尚未知。

  James R. Pierce表示,美国暂停深、浅海的勘探开发,将使成千上万个就业岗位受到威胁,而美国国内消费的1/3石油天然气来自墨西哥湾,这对美国来讲是国家安全问题,因此政府和行业应该达成共识,在立法和监督上更进一步,并恢复深海开发,永久性停止不现实。

  美国能源部情报局8日公布月度短期展望报告称,暂停深海石油钻探预计使美国今年的原油产量减少240万桶,使明年的产量减少2500万桶。

  风控体系变革

  奥巴马政府8日表示,即便政府部分重启近海石油钻探,石油工业也将面临严格的监管,建立更加完善的安全标准。

  事实上,每一次重大事故都曾推进安全标准的完善。1989年“埃克森-瓦尔迪兹”号发生触礁事故后,相关法规规定,所有运输原油的船舶必须是双层船壳,以提高安全性,而之前多数为单层船壳;1988年英国北海帕帕阿尔法事件后相关法规也对钻井平台设计标准重新进行了规定,要求钻井平台需将生活区与空气分离装置分开,该事件报告损失金额为8.5亿美元。

欢迎加入河南理财沙龙QQ群:262719859。交流理财心得,投诉理财欺诈,维护财富权益!

责任编辑:大河金融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