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热点新闻>本地>

郑州银行等金融机构身陷河南裕丰债务黑洞

来源:华夏时报    发表时间:2013-07-01 07:14:07 

  工厂停产、建设工程停工、信托被提前终止、银行贷款逾期、诉讼官司缠身、众多债主催债,对于企业来说,上述任何一个问题就有可能摧毁一个企业,如今,这些问题却全部集中于一家企业——河南裕丰复合肥有限公司(下称“裕丰公司”)。

  6月14日,裕丰公司在郑州银行南阳分行开具的银行承兑汇票6000万元发生逾期,拉开了引爆裕丰公司债务崩盘的序幕。

  《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在裕丰公司2012年就已经出现复合肥生产缩减、建设工程停工、拖欠税款等问题的背景下,包括郑州银行在内的多家金融机构却依旧对裕丰公司进行贷款,涉及信贷资金数额达亿元。

  如果上述贷款及银行承兑汇票逾期并形成不良贷款,那么对于郑州银行等多家银行来说,巨额坏账或者潜在的坏账风险等不确定因素必然将影响其今后的业绩,从而引发银行资产质量风险的加剧。

  包装的影子公司?

  6月21日,本报记者在位于河南南阳市邓州产业集聚区的裕丰公司了解到,公司一期年产80万吨复合肥生产厂区已经全部停产,而计划总投资13亿元的二期建设工地上,除3个仓库完成框架结构外,杂草丛生的工地内只留了几位工人看守。

  “公司如果不把生产资金抽去江苏搞房地产,复合肥公司也不会彻底瘫痪。”一位原裕丰公司职工告诉本报记者。

  2009年,来自江苏无锡的地产大佬鲍崇宪在河南邓州成立裕丰公司,并高调宣称其将迈入国内复合肥第一方阵,全力打造国内复合肥生产企业航母。

  然而这个总占地面积675亩,总投资达16亿元的重大项目,在随后的实际生产经营中,并未达到计划产能。由于生产建设资金和信贷资金挪作他用,裕丰公司一期复合肥生产甚至没有资金购买原料,工人人数也从起初的400余人,减少为全面停产前的100多人。

  经过本报记者调查,裕丰公司二期工程从2011年3月奠基后,建设期间曾发生多次停工,目前仅完成总工程的30%左右。记者也从邓州市商务局了解到,裕丰公司二期工程仅投资了两亿元。

  河南省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秘书长苏东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如果复合肥企业的原料都是外购,生产成本根本无法保障,其核心竞争力并不强。”

  “裕丰公司一期工程计划年产80万吨,但实际年产能达到30万吨就不错了,根据停工前实际日产还不到200吨计算,一年也就生产6万吨左右,仅仅属于化肥企业中的小规模企业。”一位化肥行业专业人士表示,他并不看好该复合肥项目的前景,并推测其最终目的就是炒作或玩“资本游戏”。

  鲍崇宪操盘裕丰公司的手法不禁令人想起了民间“稻草人”的故事。业界甚至猜测,裕丰公司只是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鲍崇宪直接或间接控股的50余家子公司或者说“影子公司”之一。

  “旋转”的债务黑洞

  从鲍崇宪在河南成立裕丰公司之初,这场“资本游戏”就已拉开序幕。

  1968年出生的鲍崇宪以房地产起家,2010年控股上海昔日首富周正毅旗下老牌上市公司ST海鸟(后更名为ST澄海(9.24,-0.14,-1.49%))。鲍崇宪一直在积极推动资产重组。种种迹象表明,鲍崇宪设立裕丰公司,或与重组ST澄海紧密相连。

  2012年上半年,受经济形势下滑、房地产市场低迷的影响,鲍崇宪掌控下的众多产业陷入泥潭。2012年3月末,裕丰公司资产负债率已达到63.9%,而其在江苏无锡等地的房地产项目,更是经受着严峻的资金链断裂威胁。

  在国家政策对房地产行业调控之下,鲍崇宪根本无法通过正常渠道满足自己房地产项目的资金需求。为缓解资金压力,鲍崇宪选择以裕丰公司这个涉农公司为幌子,通过信托、银行贷款、银行承兑汇票等方式套取资金。

  “裕丰公司通过河南南阳多家担保公司及金融机构人员介绍,自称该公司近期即将重组包装上市,并以银行调贷及公司二期项目建设等为理由筹集资金,虚假承诺给借款人固定高额回报来吸引各类资金。”金融专业人士郑义(化名)表示,裕丰公司2011年、2012年在南阳民间涉嫌非法融资金额巨大。

  经《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2012年12月,鲍崇宪涉及担保合同金额5.7亿元,抵押合同金额8.8亿元,贷款余额7.16亿元,承兑汇票余额5.31亿元。

  2013年4月底,裕丰公司两期总额为5.7亿元的信托计划被提前终止后,更是让鲍崇宪的资金链呈“崩盘”态势。

  裕丰公司资金链的断裂,进而加剧了风险向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传导。2012年12月14日,裕丰公司向郑州银行南阳分行办理银行承兑汇票6000万元,担保方式为50%保证金质押,敞口由无锡保利资产经营实业有限公司提供房产抵押,鲍崇宪的弟弟鲍崇民提供连带责任保证。该笔银行承兑汇票业务共计14张承兑汇票,金额合计6000万,每张汇票金额50万到1000万不等,期限至2013年6月14日,收款人为无锡铎轩贸易有限公司。

  据了解,河南裕丰复合肥有限公司、无锡保利资产经营实业有限公司和无锡铎轩贸易有限公司都由鲍崇宪和其爱人王星星直接或间接注资成立并控股,其贸易背景真实性大有疑问。

  按照相关规定,承兑汇票的开具须有真实贸易背景,出票人需出具交易双方购销合同书和增值税发票。而据金融相关人士介绍,通过这种承兑业务,银行一方面可以获得手续费,另一方面也可以满足内部考核要求。出于利益的需求,基层银行员工有时会有意无意地忽视对票据真实贸易背景的认真审查。

  “裕丰公司与其关联公司铎轩贸易公司在这笔银行承兑汇票业务中,存在虚假贸易、伪造会计凭证、虚开增值税发票、挪用贷款资金等问题。”郑义表示,这或许涉嫌金融诈骗。

  郑州银行南阳分行原行长、现郑州银行行长助理张文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裕丰公司是借款主体,我们给他的贷款,都是属于补充裕丰公司流动资金。”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原本用在裕丰公司的信贷资金却流向他处。

  6月14日,裕丰公司在郑州银行南阳分行开具的银行承兑汇票6000万元发生逾期,如果裕丰公司一直不能还上银行垫款,银行就作为企业贷款处理,极有可能形成坏账。

  知情人透露,以往裕丰公司到期贷款或敞口承兑还不上银行客户经理,都会积极联系民间资金帮其垫付,由裕丰公司向银行和垫资方支付利息及手续费后,银行重新授信办理贷款再行偿还。而目前一方面是裕丰公司现金流断裂拿不出续贷的利息及手续费,另一方面是其在郑州银行的账户已被三家法院层层查封,导致无法进行还旧借新办理续贷手续。

  对于裕丰公司是否违规套取、挪用银行信贷资金的问题,张文建没有正面回答,他说:“如果逾期我们就采取行动了。”

  郑州银行发布的2012年业绩报告显示,报告期内,郑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3696.81万元,较年初增加7170.29万元,不良贷款率为0.47%。如果按照郑州银行给予裕丰公司授信为1.7亿元左右计算,裕丰公司如无法偿还相关信贷资金,郑州银行不良贷款总额将大幅上升。

  据本报记者调查,目前,包括郑州银行南阳分行在内,裕丰公司依然涉及数家银行信贷业务,信贷资金总金额高达5亿元左右。值得注意的是,裕丰公司还吸纳当地的社会资金,专业人士估计或还有3亿元左右。

  坏账风险或持续发酵

  据央行相关数据显示,2013年第一季度,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6704亿元,同比多增4381亿元。在所有融资渠道中,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量绝对值排在第二位,紧随信托贷款之后。

  业内人士表示,票据融资的爆发式增长酝酿大量风险。银行承兑汇票在使用和流通中,存在的风险主要有伪造、变造等欺诈行为,银行操作上、管理上存在薄弱环节,关联企业利用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套取银行资金等不同风险。

  “如果出票企业、收票企业串通,二者联手虚造贸易事实,银行很可能防不胜防,而银行不是看不到风险,而是明知道前面有‘火坑’,但又积极往下跳。”一位资深的银行行长如是判断。

  由于银行承兑等票据业务兼有结算工具、银行负债、融资工具、银行资产等多重角色,在市场竞争日趋白热化、存贷比考核压力之下,票据业务成为各商业银行高息揽储的手段。“银行不仅可以产生中间业务的收入,同时也可以增加虚拟存款。”一位从事实业的企业负责人王某告诉记者。

  据了解,郑州银行南阳分行成立于2010年8月5日,截至2011年12月31日,一年多时间郑州银行南阳分行存款余额达20.5亿元,贷款余额达20.7亿元,存贷比达101%。

  由于银行的监管漏洞,导致信贷资金被套取、挪用甚至流向他处。在资金链不出现断裂的情况下,票据业务风险也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掩盖,而当资金出现崩盘时,风险也会随之爆发。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高向宇(实习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