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热点新闻>金融大家谈>

福布斯:只靠比特币生活会如何

来源:网易科技    发表时间:2013-05-06 11:13:21 

  《福布斯》的编辑卡什米尔·希尔(Kashmir Hill)计划依靠比特币(Bitcoin)生活1周,并记录下每天的生活。以下为她在前2天的生活情况报道。

  第一天

  周二早上,我清空了钱包,把所有的现金和信用卡都掏出来,然后离开了家。很多记者一直都在写关于购买比特币的机制,以及过去几周这种电子货币价格大起大落带来的心灵冲击。但那只是有关赌博的报道。我的主编给出了另一个挑战——检验该货币的合法性:“不只是买比特币,而是用这个货币活一个星期。”

  现在就希望我能依靠虚拟货币生存,这些货币可使在线交易更隐秘和更分散。每次购物时,不再需要你提供名字和信用卡号码。这相当于在线版现金支付。上周我通过Coinbase购买了5个比特币。此前我试图通过Mt.Gox(总部位于日本的比特币交易所)购买但未能成功,因为我的银行拒绝向Mt.Gox帐户转帐,称该账户被暂停使用。因此我向Coinbase转账了600多美元,购买价格为126.69美元/个的比特币。

  这次转账——发生在周一,但直到周五才给了我比特币。当拿到这些货币时,其价格涨到了142美元/个。首先要做的就是弄清楚如何用比特币吃饭。在旧金山有两个地方接受比特币:离我住的地方几英里远的一家寿司餐厅和位于我家与工作地方之间的一家糕点屋。如果整个星期在寿司店吃饭,我担心距离有点远(和食品中汞的含量)。

  比特币目前还不被出租车、拼车服务或旧金山公共交通系统所接受。每顿在糕点屋吃,我担心影响体重。在线购物有2个选择:BitcoinClassifieds——出售Taco Bell礼品卡和家庭制作的腌制食品,可用比特币购买;另一个是SurvivalFood.com,该网站为那些准备应对僵尸攻击或其他灾难事件的人,提供可吃数周的高热量能量条(energy bar)。该网站位于蒙大拿州柏斯曼,并接受比特币。

  当一个朋友用谷歌搜索“比特币和食品送货”时,我差点就拿出一个比特币,购买不是很有吸引力但贵的出奇的紧急食品供应。他给我推荐了Foodler食品送货服务,该服务已与数十家旧金山餐厅合作,并从4月17日起开始接受比特币。我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将一个比特币存到该网站的账户中,得到130美元用于该周的送货服务。

  但周二早晨当我醒来想要酸奶、麦片和咖啡时,这个服务没什么用。我必须走路去上班,因为我不能付钱坐我通常坐的公交车。我停在接受比特币的面包店,但这个店关了。没有别的地方我可以去。当我路过一家星巴克店时,真是口水直流。从我住的公寓到我的工作地方要走45分钟。当我到了公司我都快饿死了。

  上班第一个小时由于饥饿我很难集中精力工作,所以上午10:30我在Foodler下订单,向一家印度餐馆要求送餐。我点的芒果酪和mattar印度奶酪要价18美元,或0.13个目前价值136美元的比特币,而且要两个小时后才能送到。到目前为止靠比特币生活让我非常烦躁,而且遭受没有咖啡因的巨大痛苦。

  我决定还是去喝《福布斯》的免费咖啡,因为不管怎样我不要付钱。我通常不喝免费的咖啡,因为不是特别好喝。本周我的秘诀之一就是使用Verizon版iPhone,尽管事实上我不能用比特币购买。这很不幸,但我需要手机在这个星期购买东西。我曾考虑通过Bitcoinwireless.com购买手机服务。

  理论上我可以在比特币市场Bitmit购买手机——iPhone约要3个比特币(400美元)——然后使用Bitcoin Wireless预付电话费,但该网站没有营业。创办Bitcoin Wireless的比特币交易服务BitInstant的CIO亚历克斯·沃特斯(Alex Waters)表示:“Bitcoin Wireless曾短暂运营过。但没有利润,这只是一个编外项目,虽然得到很多关注。”

  这个网站只运营了一个月,但吸引了超过一千人,他们希望存入比特币为他们的手机账户充值。沃特斯称:“我们看到了超我们预期的需求。”涌向该网站的人60%在国外,如南美、东欧和非洲,这些地方的人常常需要到便利店买充值卡或用信用卡在线支付(他们可能还没有)。问题在于需要让系统与运营商整合。今年夏天沃特斯将让一位实习生负责网站的平稳运行。他们重新发布时有更多运营商支持,接受他们的API调用手机账户。

  沃特斯称:“手机是人们需要的日常用品。Bitcoinwireless的目的是让更多的人使用比特币。”在打这个电话后,我去了Coinbase的办公室,该比特币经纪公司在这一周为我提供资金。从我的办公室到他们的位置需要步行一英里,他们位于旧金山市场街以南的新创企业工业园。当我经过一个自行车出租店时,我进去问他们是否接受比特币。

  一个店员问:“Bit什么?”我解释说,这是一种电子货币,他耸了耸肩说,“我连手机都没有”。Coinbase的办公地点是有一面墙全是窗户的2层公寓,位于一栋对面是咖啡店的大楼里。他们的网站上有这个办公楼的照片,但位置与谷歌地图上标出的位置略有不同。弗雷德·埃尔萨姆(Fred Ehrsam)谈及用电子货币在建立信任上面临的挑战时称:“我们是真实的人,我们有真实的身份。我们希望每个人都知道我们是谁,我们的办公室是什么样子。但我们不希望有不请自来的访客。”

  九个月前布莱恩·阿姆斯特朗(Brian Armstrong)创立了Coinbase,并得到Y combinator的支持和资助。当时阿姆斯特朗是AirBnB的反欺诈工程师,他体会到在信用卡交易和货币兑换上公司损失了多少钱。曾是高盛交易员的埃尔萨姆表示:“每笔交易至少损失6%。我们希望提高交易的效率,以便你们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转账而不需要支付费用。”

  Coinbase现在拥有11.5万用户。他们将90%的客户帐户“冷藏”,离线存储在闪存里,并用纸备份,然后保存在银行的保险箱里。两个月前,他们经手了100万美元的比特币交易。今年3月,数额提高到300万美元。埃尔萨姆称,4月将有1000万美元。对于Coinbase来说,比特币的希望在于该货币的P2P性质,让人可以不通过政府和银行在线交易。

  比特币的问题历来是很难买到,而且需要一些技术建立自己的加密钱包,将这钱保存在你的手机或电脑中。Coinbase将这钱存在云中,使其更容易使用,但牺牲了货币的不可跟踪性。我的Coinbase帐户就与我的银行帐户捆绑。Coinbase与想接受比特币的商家合作——如WordPress和OkCupid,吸引他们的是支付不需要信用卡交易费和不可逆(意味着不能退款)。

  埃尔萨姆领薪水也是用比特币,他是该公司第三个这么做的员工,并说服了他的房东接受这种货币付房租。当5月份我要交房租时,这将是一个挑战。我问埃尔萨姆,为什么我不能用Coinbase iPhone应用程序付款,其只会显示我的历史交易,因此我必须通过浏览器登录。埃尔萨姆称:“这是苹果的问题。他们还不习惯比特币,不会批准购买或出售这种货币的应用。安卓就没有这样的限制。”

  我走了一英里多路,从Coinbase走回了家,然后吃我剩下的印度菜。1天里走了五英里多,工作了一整天,只喝了一杯咖啡,我筋疲力尽了,但我还有一个与比特币有关的活动。在Haight靠南部的一个酒吧,Meetup成员将举行100美元比特币聚会,庆祝该货币的价值急剧上涨。我步行20分钟到达Noc Noc。幸运的是,第一轮饮料是会议组织者免费提供的,否则我就喝不上Leffe啤酒,因为该酒吧不收比特币。

  这基本上是20多岁男性的聚会。一位中年男子带着诗意地念着海克的“货币去国家化”,以及谈论比特币成为全球货币的可能性。我和自2010年以来一直收集比特币并在低价时大量吸入的人聊天。一位软件开发者在早期就从电脑收集这种货币。他表示:“我下载软件到电脑并通宵运行。当我早上醒来时,就会收集50个比特币。现在你将需要更强大的软件做到这点。”

  他告诉我,这2个月他花了200个比特币玩在线游戏——按照当天的价格计算值27200美元。他现在还没定是否卖掉这些比特币。一些人无疑是“比特币百万富翁俱乐部”的成员,他们用几便士买比特币,而现在涨到100美元甚至200美元。他们不太愿意谈他们有多少比特币。他们不是纯投机性地使用比特币。一些人在Silk Road购买,很多人称,他们用来偿还朋友的债。

  一个人在出售比特币T恤衫,价格为0.25比特币(约36美元)。他今晚的生意红红火火,至少有七十人出席今天的聚会,一些人购买了他的T恤,并从智能手机的钱包付给他比特币,他有一个包含比特币支付地址的二维码。这个聚会的组织者是一位计算机科学家,他称,当价格上涨20%后,他就卖出5%的比特币。他表示:“如果比特币价值全部归0,我也不会失去一切。”但他不是投资比特币赚钱。“我想看到脱离政府的货币。我认为其可以改变世界。”

  晚上9点回家是寒冷又长的路。我过去通常坐出租车,但出租车司机还不收可能改变世界的货币。我很早就睡着了——晚上10点之前——这要感谢八英里的步行和缺乏咖啡因。靠比特币生活真是累人。比特币存款=4个比特币,1个比特币花在Foodler上。价格:1个比特币136美元。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朱丽文

相关新闻>>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