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印度上调黄金进口税至8% 黄金无力上行 游走千四下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财>贵金属>

美国黄金储备风波 纽约分行收贮黄金6700吨

来源:和讯网    发表时间:2013-04-09 09:33:35 

美国黄金储备风波

  美联储黄金储备风波纽约分行的黄金总储量在1973年美元和黄金脱钩之后达到顶峰,一度高达12000吨。此后逐渐下滑,截至2012年,该金库存放了大约53万根金条,总重量大约6700吨,依旧是世界上最大的金库,占全世界官方储量的1/4。

  去年10月份,德国央行表示将要把托管在其他各国央行金库的部分黄金储备转移回法兰克福。消息一出,世界舆论大哗,德国黄金的海外收储大户美联储纽约分行被推上风口浪尖,关于其秘密交易黄金储备、金库以次充好的猜疑声四起,迫使美联储对黄金储备启动史无前例的抽样审计。德国“海外黄金”争议

  德国是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黄金储备国,但其巨额的黄金储备大多数并不在德国本土。根据德国央行的资料显示,其本土黄金储量仅占全部储备量的31%,存放在英国的占13%,存放在法国的占11%,而存放在美国的储量则高达45%。多达1546吨的黄金托管在美联储纽约分行的地下金库,价值上千亿美元。

  德国自二战结束以来对黄金有着超乎寻常的渴求。1945年二战结束时,德国没有任何黄金储备,经济上的绝境加上战前大萧条时期的通胀噩梦,让德国政府成了战后的黄金大买家。1950年代经济起飞之后,德国依靠出口创汇在短时间内积聚了巨额黄金,其储量从1951年的529公斤飙升到了1956年的1328吨,1968年更是达到历史最高的4000吨之多。虽然德国在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央行之后,转移了一部分黄金储备作为会费,但还保有3400吨黄金。

  二战后,联邦德国身处东西阵营冷战对抗的第一线,为了避免—旦苏联入侵而黄金不保,他们决定把黄金存到国外:先是巴黎的法兰西银行,再是海峡对岸伦敦的英格兰银行,最后到了大西洋(600558,股吧)另一侧的美联储纽约分行。整个冷战期间,存放在德国本土的黄金仅占全部储备的3%。

  当时的世界经济秩序还是以美元为首的布雷德森林体系,各国货币通过和美元挂钩的方式间接和黄金挂钩。德国之所以将黄金漂洋过海存到英国伦敦和美国纽约,是因为在布雷德森林体系下,一旦出现货币危机,能够迅速交易储存在纽约、伦敦的黄金来稳定市场。

  2000年英国提高黄金保管费,德国央行借此机会将部分黄金储备运回到法兰克福总部,而存放在纽约的黄金,虽然也有零星提议要求运回,但出于对美国的信任和远洋运输所带来的麻烦,德国迟迟没有任何举动。其背后更深层次的考量,一是美联储主动减免了德国黄金的保管费;二是布雷德森林体系虽在1973年2月崩溃,美元不再和黄金挂钩,美联储也拒绝外国央行用美元兑换黄金以避免美国黄金储备流失,但是美元作为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其地位并没有改变,德国也需要将大量黄金继续存放在纽约以备不时之需。

  进入新世纪之后,美国霸权衰退,美元在世界货币体系中的主宰地位遭到挑战,开始使用欧元作为主要储备货币的德国把大量黄金存放在海外正逐渐丧失正当性。加上最近几年欧债危机加剧,一向推动欧洲一体化的德国,主张恢复流通德国马克、反对救援“欧猪”国家的民粹主义开始抬头。

  在去年下半年的一次联邦议会听证会上,德国联邦独立审计局召见德国央行官员,盘问央行的黄金管理政策,引来民众关注。审计局事后还出台报告,批评德国央行未能恪尽职守,没有妥善监管下辖的黄金储备,要求央行定期赴海外核对黄金储备的账面价值并改变黄金储备的管理模式。该报告一出,举国震惊。原本一直备受民众信任的德国央行也成了以联邦议员彼得·高维勒为首的保守派政客们批判的对象。

  “黄金回家运动”

  彼得·高维勒是德国联邦议会外交委员会下属的外国文化与教育政策分会主席。他虽然从事外交事务多年,但为了迎合民粹思潮,屡屡挑战德国的外交政策。2005年,他煽动民意抵制德国签署

  高维勒一方面质问德国央行为什么自己每年都会清点库存黄金,却在过去的30年间从来没有检查过存放在美国的黄金;方面大肆散播阴谋论,怀疑黄金储备已经被美国挪为私用,要求德国撤回海外黄金储备,最起码也要进行全面审计。他利用欧洲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图片报》发起“带黄金回家”的运动,鼓动一些右倾的德国政客在访美时提出去美联储检查黄金的要求,结果被美联储以安全问题拒绝,让事态进一步激化。

  其后,德国央行虽然声称非常满意和各大央行的合作关系,德国黄金得到了各央行最高级别的重视,多次派审计员前往纽约、伦敦、巴黎检查黄金储备,都没有发现问题。但事态并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今年1月,德国央行决定采取实质性措施,除了从美国搬走300吨黄金之外,还将完全搬空存放在法兰西银行的374吨黄金,让德国央行存放的黄金在2020年达到总储量的一半。

  即便是这样,德国民众还是不满意,称德国央行没打算运回储藏在伦敦的黄金,英格兰银行每年收取50万欧元的黄金保管费,这是浪费纳税人的钱。保守派议员也猛轰德国央行,在他们看来欧元崩溃在即,为了维护德国金融稳定,德国需要最硬的货币来渡过难关,而存放在纽约的黄金,仍高达37%。

  在黄金储备问题上,德国央行坚称自己完全是独立决策,不受民众情绪和政治气氛的干扰。在上世纪的几次经济危机中,都有政党领袖喊话要求央行卖出黄金稳定货币,德国央行从来没有在黄金市场上出售过哪怕一根金条。可这一次,他们却有些顶不住了。

  继德国之后,荷兰、奥地利等周边国家也纷纷发起了“黄金回家运动”。欧洲国家普遍拥有大量的黄金储备,世界前十大黄金储备国除了美日中印之外,全是欧洲国家,他们的黄金储备近一半都放在美国。欧洲国家深陷主权债务危机,指望靠黄金还债。之前葡萄牙债务危机爆发的时候,德国就曾建议葡萄牙卖金还债控制危机。可摆在欧猪国家面前的一个重要障碍就是1999年各国央行签署的《央行黄金协议》。当时为了控制黄金价格的剧烈波动,避免各国央行用黄金储备进行投机交易,美联储牵头15个发达国家的央行签署了这份协议,将所有央行每年卖出的黄金数量控制在400吨之内。该协议五年一签,现在已经是第三期。但随着欧债危机的扩大,为了能够自由地卖金还债,持有2400吨黄金的世界第四大黄金储备国意大利,打算拒绝签署第四期协议。可就算意大利退出了该协议,黄金交易还得在纽约这样的金融中心进行。意大利一旦黄金回家,原本只需要委托美联储纽约分行在账目上做个加减的事情,恐怕就要大费周折,带着几百吨黄金满世界还债了一一除去海运空运的风险不说,安保、兑换、检验成本都要增加不少。

  纽约分行收贮黄金6700吨

  其实对美联储纽约分行略有了解,大可不必操心黄金储备的安全问题。

  美联储纽约分行虽然是美联储体系中12个分行中的一个,但却是最特殊的一个。不论是资产还是人事,纽约分行都位列12家分行之首。它位于世界的金融中心纽约,负责执行美联储制订的货币政策和财政部制订的汇率政策,代表美联储进行公开市场交易,所以在美联储的公开市场委员会中享有永久席位。

  纽约分行的一个特别服务就是保管世界各国政府央行及国际组织的黄金储备。该行的金库位于纽约分行曼哈顿办公楼的地下室,建于上世纪20年代的早期。为了确保金库能够承受巨量黄金的重量,金库直接建在曼哈顿岛的基石上,位于地下25米深。金库没有入口,只能从内部电梯直达。金库内设122个仓库,每个仓库对应一个单独的黄金账号,以避免不同国家的黄金混在一起。每个仓库都以数字而非国别命名,充分为储户的身份保密。每个仓库的门口都有审计员贴的封条,配一把挂锁,两把密码锁。  现在存放在纽约分行的大部分外国黄金都是二战或冷战期间运来的。与此同时,美国自己的黄金储备中,也有一小部分托管给美联储,其中99.8%存放在纽约分行。纽约分行的黄金总储量在1973年美元和黄金脱钩之后达到顶峰,一度高达12000吨。此后逐渐下滑,截至2012年,该金库存放了大约53万根金条,总重量大约6700吨,依旧是世界上最大的金库.占全世界官方储量的1/4。

  本文摘自《凤凰周刊》2013年第10期博客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高向宇(实习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