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风格转换露端倪 蓝筹ETF受捧 TCL集团连跌5天 泰达宏利市值优选受伤最深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基金>基金>

最笨老鼠仓:投资经理吴春永惨亏15%

来源:21世纪网    发表时间:2013-05-30 11:11:11 

  日前,中国证监会公布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指出四川宏达股份两名员工包维春、冯振民,以及交银施罗德专户投资经理吴春永,于2010年存在利用内幕信息交易等违法行为,并处以三人各30万元的罚款。

\

  证监会公布的信息显示,时任交银施罗德专户投资部投资经理的吴春永,一共利用其管理的7个账户,进行内幕交易操作。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内幕交易操作最终并未获利,由于宏达股份(600331.SH)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告吹,吴春永管理的7个账户累计因此而亏损315.96万元。

  “即便是亏损的,但从证监会的处罚来看,并未对吴春永手下留情。其实,就算是亏损,内幕交易的违法事实已经形成。”北京一位律师表示。

  吴春永内幕交易亏损315.96万元

  证监会处罚公告显示,2010年4月14日至4月21日之间,时任宏达股份董事长刘沧龙询问西藏天仁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仁矿业)董事长岳华,是否愿意将天仁矿业装入上市公司,岳华表示同意。

  2010年5月14日,刘沧龙要求时任宏达股份总会计师的包维春,寻找一家资产评估机构对西藏的一个矿产进行资产预估价值。

  当日中午,包维春与中资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成都负责人见面,并告知其拟估值资产的基本情况。经初步计算,矿山评估价为90亿元。

  对应宏达股份2009年的年度报告中86.71亿元的总资产,该矿山资产估价已经超过了宏达股份的总资产,一旦注入,无疑将对上市公司股价产生重大影响。

  2010年5月17日,刘沧龙集合宏达股份高层开会,通报了拟将天仁矿业拥有的矿产资源注入上市公司的想法,并研究可行性方案。总会计师包维春参加讨论。

  就在5月17日晚,交银施罗德基金时任专户投资部投资经理吴春永,打电话询问包维春关于有色金属行业下半年的走势情况。

  据介绍,由于当时背景嘈杂,包维春挂断了电话,后又将电话打给吴春永,说上半年库存比较大,下半年库存减少后有色金属价格应该会上涨。

  吴春永还问包维春宏达股份最近有什么动作,包维春说不清楚,但有色金属下半年应该有行情。吴春永在电话中问包维春宏达股份股票是否能买,包维春说“买了风险不大”。

  根据包维春与吴春永的谈话、当时的谈话背景以及事后的交易行为等,证监会最终认定,2010年5月17日晚,吴春永通过包维春获知了内幕信息。随后,吴春永用其管理的7个账户买入“宏达股份”股票。

  公开资料显示,吴春永管理的7个账户分别是:交银施罗德-交行-交银施罗德•交通银行银企尊享稳健回报1号资产管理计划、交银施罗德-交行-交银施罗德•交通银行银企尊享稳健回报2号资产管理计划、交银施罗德-交行-上海中建房产(集团)有限公司-证券投资组合零一号、交银施罗德-交行-孙怀庆、交银施罗德-交行-交银国信专户理财产品、交银施罗德-交行-姚晓丽,以及交银聚富一号集合资金信托等7个专户业务账户。

  吴春永使用上述7个账户,均于2010年5月19日买入宏达股份,并于6月28日至6月30日将其卖出,无一例外。

  巧合的是,就在2010年5月19日当天,刘沧龙再次召集高层沟通并决定公司股票次日停牌。而当日公司股票就被牢牢封死在涨停板上。

  当天的龙虎榜信息显示,宏达股份买入前五位就有两大机构席位,分别位列第一和第五位,买入金额分别高达1.06亿元和1198.10万元。

  然而,2010年6月7日,宏达股份复牌并公告称:“鉴于交易目标资产相关条件不成熟,本次资产重组事项的其他工作也无法开展,宏达集团决定终止商谈涉及该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事宜”。

  上述消息导致宏达股份当日复牌即告跌停,而上述7个账户也因此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分别亏损:60.20万元、51.93万元、32.69万元、44.54万元、10.50万元、13.07万元和103.02万元。7个账户累计亏损315.96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七个账户中买入额最大的两个账户,买入额分别为659.65万元和356.80万元,对应103.02万元和60.20万元的亏损,亏损比例分别达15.62%和16.87%。

  事实上,在宏达股份复牌跌停之后,股价还曾有所反弹,一度逼近13元,交易量也有所放大,吴春永本来可以将损失控制在10%,甚至5%以内,但奇怪的是,其最终等到亏损超过15%才开始卖出。

  “各家公司的止损线不一样,我们一般到10%就得强制卖出,尤其是重组已经失败,更应该坚决止损,不明白他为什么还坚持不走。”北京一位私募人士对此颇为不解,“不过这么大的公司,内幕交易还亏这么多是挺可笑的。”

  交银施罗德或受影响

  “虽然宏达股份最终重组以失败告终,(吴春永管理的)7个账户也均以亏损结局。然而其违法行为已经构成,不然证监会也不会处罚他(吴春永)。”一位基金业内人士表示。

  证监会在公告中指出,吴春永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六条之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之情形。

  “吴春永2012年就已经离职了,离职一年多的人跟公司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此外,证监会的处罚只是处罚个人,并没有涉及到公司层面。从处罚公告来看,重点也是在宏达股份方面,对吴春永的描述比较少。”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内部人士对此告诉21世纪网。

  上述北京私募人士也表示,很难说跟公司有必然的关系。比如说交通意外,不能说有了交通规则就没有了交通意外,还得看个人愿不愿意遵守。基金公司也是如此,相应的规章制度都是明文规定的,已经起到了告知作用,基金经理自己去做公司也很难监管到的。

  然而亦有不同的看法。

  “证监会虽然没有对机构进行处罚,但是公司或大或小还是有责任的。公司应该自查,并出具结果,以便自证清白。”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张远忠对此认为。

  然而,无论与基金公司是否有直接关系,但吴春永内幕信息交易被处罚的事件,业内人士一致认为将对交银施罗德公司产生一定的影响。

  “万家基金邹昱被调查一事被曝光之后,该公司旗下基金被赎回几十亿。此外,该公司4月份成立的新基金也只募集了2亿多,与前2两只基金动辄几十亿的规模形成鲜明的对比。从这个层面来说,这件事还是会给交银施罗德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上海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网。

  公开数据显示,成立于5月7日的万家强化收益债基,仅仅募集了2.51亿份。而在邹昱事件发生之前,万家岁得利定期开放和万家14天理财则分别募集了63.79亿份和75.34亿份。

  “我觉得证监会的处罚,更大的意义在于净化市场的不良环境,以便恢复投资者对资本市场的信心。”上海一家第三方基金销售公司研究总监对此表示。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高向宇(实习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