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拍市热情由精品传至中低档:行情反转已定 重新布局近现代书画夜场拍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财>收藏>

当代水墨是否进入行情爆发期

来源:上海证券报    发表时间:2013-05-22 11:33:10 

  “忽如一夜春风来”,当代水墨以前所未有的集团方阵形式出现在各大艺术展览和拍卖场中,似乎一夜之间,就成了这个市场中最热的门类,无论是画廊,还是拍卖行,甚至一些艺术家都趋之若鹜。那么,是什么在推动这个市场?当代水墨是否已进入行情爆发期?

  见习记者 李虎

  市场新“金矿”

  上海菲利普画廊执行总监白薇在短短10分钟的采访中四次被电话打断。她对记者笑称,这已经成为一段时间以来的常态,而最近让忙得她焦头烂额的,是画廊老板的新任务:给这个以销售法国、西班牙画家作品为主的洋画廊找到一批市场火热的当代水墨作品。为了这个任务,白薇已经连续加班一个月,但她手中收集到的好作品数量仍然不足以办一次全画廊规模的展览。

  “确实很难征集到。”白薇带着遗憾与无奈感叹道,“现在上海的两大艺术区都在寻找好的当代水墨作品,但是现在的市场行情是,好的作品只要在市场上一露面,就会立刻被抢购。许多人进入画廊,第一句话就是问有没有当代水墨。”

  记者在近日走访莫干山和红坊艺术区时发现,几十家画廊多半都有当代水墨作品展出、销售,尽管大部分作品的作者并不知名,但询问当代水墨价格的观众占比最大。在与一名画廊销售人员的交谈中,记者得知,目前当代水墨占据了该画廊近期销售的六成以上。

  一级市场销售火热可以说是由二级市场引爆的。

  2012年春拍,中国嘉德[微博]推出的“水墨新世界”专场,标志着当代水墨以整体的姿态迈入艺术品市场。当时这个仅有53件拍品的专场,成交率为92.45%,成交额达到1377.44万元,其中谷文达、徐累、娄正纲、朱伟的4件拍品过百万元。当年秋拍期间,北京保利、北京匡时[微博]也都推出了当代水墨专场拍卖。尤其是在今年开春的纽约“亚洲艺术周”上 ,苏富比[微博][微博]和佳士得[微博]同时举办展售性质的中国当代水墨展,成为当时最大的亮点,当代水墨风头之劲一时无两。

  受去年当代水墨市场反响热烈的影响,今年春拍国内几大拍卖公司都开设了多个当代水墨专场和夜场,将于6月份陆续开拍。而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佳士得和苏富比也明确表示将举办当代水墨专场。这似乎都在说明一个事实:当代水墨正式进入市场宠儿的行列。

  价格驱动

  针对正在急速升温的当代水墨市场,多位业内人士不约而同地认为,如今的当代水墨板块并非主动走向火热,而是市场选择了它作为新的增长点。

  华中师范大学市场研究所胡懿勋教授认为,近10年出现的中国艺术品热潮中,古代书画和近现代书画轮番成为市场增长的主力,价格甚至进入亿元时代。古代书画和近现代书画“生货”越来越少,拍卖行要挖掘新的资源,就只能在当代作品中寻找,而当代艺术中的油画前几年经过爆炒,价格想要再攀高峰,一时之间很难找到下一个接盘者。因此,市场选择了当代水墨这一个融合中西、既传统又新颖的板块。更重要的是,这个板块还未曾经过炒作,现在买入的作品几乎等同于购入“原始股”。

  整体价位偏低是当代水墨被选中的一个重要原因。目前大多数当代水墨作品的价位并不高,多在10万到60万元之间,能过百万元大关的少之又少。它的潜力逃不过经验丰富的藏家的眼睛。北京保利当代水墨部总经理安蓓透露,2011年以前当代水墨的买家还很少,在当代油画出现盘整后,更多买家特别是新进场买家把目光转移到当代水墨上。相对传统板块,去年以来当代水墨所占的市场份额急速攀升。华艺国际副总裁张向东坦言:“以前只有少数人在做当代水墨的研究和收藏。现在这批人已经成为整个板块的权威。我预测未来5到10年,当代水墨将爆发出如同当年张晓刚[微博]一样的市场增长潜力。”

  北京歌德[微博]拍卖业务经理董良则表示:“以我们的观察,现在关注当代水墨的买家多为以往对当代艺术整体板块关注多年的买家。而比较有意思的是,以前不关注甚至排斥当代艺术的买家,也逐渐将目光转向当代水墨。目前看来,当代水墨的传统意境表现形式以及并不昂贵的价格驱动了藏家的购买能动性。”

  泡沫如影随形

  尽管当代水墨从默默无闻到如今加速升温之间历经数年,但学术界对于当代水墨的定义仍然存在分歧。而由此导致的“什么是当代水墨?当代水墨又由谁制造?哪些‘当代水墨’是有价值的?”成了人们关注这个板块时的疑惑。

  记者发现,在如今“当代水墨”比较模糊的概念下,参与创作此类作品的画家教育背景来历纷呈。纵观今年春拍当代水墨上拍作品的作者,不仅有谷文达、徐冰、田黎明、徐累、朱伟、李华弌等以当代水墨为创作主线的艺术家,还包括方力钧、岳敏君、毛焰等当代油画艺术家的跨界创作,甚至齐欣、马岩松等建筑、设计界的知名人士也纷纷创作作品玩票当代水墨。

  “这种感觉有点像联想在卖洗衣机。”白薇说,她在为画廊征集作品时发现,当代水墨目前来源参差不齐,“现在无论是什么人,只要有名,就会有经理人上门鼓动他拿起毛笔在宣纸上随意涂抹。甚至无论作者是否是学美术出身,哪怕娱乐明星、已退休的政界领导,作品拿到后保准不愁销路。”

  上海“对比窗”画廊的业务经理夏青勇也表示出对当代水墨未来发展的担忧。现在他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某知名当代水墨艺术家的画展。但在探访艺术家工作室的过程中,他发现这位艺术家的产量几乎是一天一张,因为他未来一年内的展览计划已经排满,根据目前作品的预订情况,不得不加快创作速度,甚至请了助手团队来进行流水线生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画廊从业者对记者表示,目前当代水墨市场已经呈现出虚假繁荣的苗头。多家画廊和机构推动相当数量的艺术家创作当代水墨,用大批量的展览密集轰炸出一个市场关注焦点,再从初步炒作下选出销量不错的艺术家进行第二轮包装,一个市场关注度颇高的新人就呈现在藏家面前。在这种情况下,作品只能走向高度模仿化和符号重叠化的道路,精神内涵和艺术价值可想而知,艺术家本人及其作品成为市场中的泡沫或许不可避免。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王倩(实习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