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拍市热情由精品传至中低档:行情反转已定 重新布局近现代书画夜场拍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财>收藏>

重新布局近现代书画夜场拍卖

来源:雅昌艺术网    发表时间:2013-06-06 10:15:18 

  导语:澄道—中国书画夜场拍卖将会成为新匡时的标志性专场,这是新匡时在拍场上首秀,也是匡时拍卖成立至今的首场近现代书画夜场拍卖会。2012年当匡时宣布和上海恒利合并的时候,引起了业内的喧哗,这到底是强强联合?还是南北拍卖的重新布局?匡时+恒利的模式是不是能够做到1+1>2,在所谓的公开场合中,董国强都丝毫不掩饰对吴斌的认同,吴斌在近现代书画领域有着长达数十年的工作经历,而事实证明,这场耗费吴斌数月心血的专场,最终给新匡时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新匡时的标杆性专场

  “匡时与恒利在上年年底宣布合并,合并如何发挥恒利原有的优势,这个是两家公司业务打通、结合好,同时又要发挥各自的优势,利用匡时新的平台,让恒利原有业务优势充分展现,这个是我们希望在今年春拍当中把它体现出来。”这是董国强在预展现场接受雅昌艺术网记者采访时的一段话,而此时他身后的澄道中国书画专场已经完美的呈现在藏家面前。

  经过了两个小时的糜战,新匡时首场拍卖会终于落槌,全场50余件拍品,总成交额高达4.1亿元,总成交率为96%,单件拍品均价为800万元,堪比中国书画拍卖的标杆专场——中国嘉德书画大关专场。在拍卖结束之后,董国强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表示,原来计划觉得70%-80%的成交率就满意,现在全场流标大概两三件,尤其是高价拍品都拍出了很好的价格,该贵的全贵了,这场拍卖应该是匡时合并以后的“新匡时”一场标志性的专场。

  新加坡著名收藏家曾国和在接受雅昌艺术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两家公司合并前的营业量和合并之后两家拍卖公司部门的完整性来看,重组之后的匡时极有可能成为继嘉德和保利之后的第三大拍卖公司。包铭山曾经说过,董国强和吴斌在业务上分工明确,双方互相建立了需求关系。由于董国强个人的背景,而且较早之前做生意也是在古代书画和书法上优势明显,拍品资源比较多;另外一方面,早期董国强接触的人比较多的是海外的资深藏家,且关系都比较好,海外藏家也是做古画比较好,这种优势非常明显。吴斌的优势首先在于在中国大陆的藏家中,人脉资源雄厚,在早年做生意中,有些藏品的流传比较清楚,他能拿到拍品和客户;另外是在近现代书画上,从2012年秋拍近现代书画来看,上海恒利是少数几个拍的比较成功的拍卖行。

  八年的荣耀回归

  2013年是北京匡时成为八周年,经历过七年之痒之后,匡时终于厚积薄发,古代书画与近现代书画齐头并进,这不得不让人想起了八年前的匡时首拍,也正是那场拍卖奠定了匡时在古代书画的强势。2006年全年匡时首拍取得了4.64亿元的成交额,跻身成为第七大拍卖公司,这对于一家刚刚成立的拍卖公司来讲,是莫大的荣誉。而匡时似乎从成立初期,就确立了书画为主导的拍卖业务, 这点从首拍的专场设置上也可以看出,首拍八个专场,五个是书画专场,这五个专场奉献了匡时首拍80%的成交总额。

  近现代书画拍卖几乎是所有拍卖公司的重头戏,相对而言古代书画就会弱一些,但是对匡时而言,虽然从成立之初的几年,近现代书画的成交总额也是大于古代书画,进入2011年之后,匡时古代书画的成交总额已经超过了近现代书画,成为首家古代书画成交总额第一的拍卖行,而这也奠定了匡时在古代书画部分的优势。匡时拍卖的唯一一件亿元拍品也是由古代书画保持,2011年秋天,元人手卷《崇真万寿宫瑞鹤诗唱和卷》以8800万元落槌,加上佣金,最后的成交价是1.012亿元,成为匡时的冠军拍品。

  而在没有和北京匡时合并之后,上海恒利拍卖行突破艺术品市场的低迷,成为沪上拍卖行的一匹黑马,在2012年市场整体调整的背景中,上海恒利却率先在其春拍中首设“傅抱石专场”,推出了14件佳作,最终以6000余万元的成绩向艺术品拍卖市场交出了较好的答卷,而上海恒利也一直在坚持精品路线,每季拍卖的书画作品单间均超过100万元,这着实让各大拍卖行都羡慕。北京匡时与上海恒利宣布合并之后,记者第一时间也采访到了北京保利拍卖的赵旭,他坦言这样的合并给保利的近现代书画带来压力,事实证明,新匡时澄道书画夜场的确成为了一场标志性专场,也是在逐步的缩小与嘉德保利等一线拍卖行的距离。

  董国强在拍卖之后的采访中表示,我们也没有辜负委托人的期望,藏家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市场不明朗的状况下能够把好东西交给匡时,如果不能卖好的话,其实内心里会有一点愧疚感。虽然有两件流标的,原因一方面是底价有点儿高;另外是和今天这个市场口味不太一样,但是总体上来说,从成交率还是非常高的。

  布局首场近现代书画夜场

  新匡时在以后的拍卖中也可能会设置古代书画夜场,董国强坦言目前的情况是古代书画征集比较难,所以今年夜场主要是以近现代书画为主,绝大部分都是过去没有在市场上露过面的作品,整场夜宴荟萃了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徐悲鸿的多件精品,意在向近现代大师致敬。

  “我们准备这场拍卖之前对市场还是有一点谨慎,因为去年市场不是特别火爆,市场在一个调整时期。今年我们在筹备的过程当中,我们也是尽可能的选择一些我们认为成交的概率相对高一些的拍品,也回避一些高价的市场压力比较大的作品。从筹备方面准备还是不错的,基本上在这个专场当中几十件作品照顾到方方面面,我们也考虑到既要照顾北方的买家,又要照顾南方的买家,广东、陕西等各个地方、各个区域的买家喜欢的这些作品,有意识地也做一个均衡,并不是说所有最贵的作品都在上面,当然这场拍卖从选件包括定价都是做了一个认真的准备”,董国强对雅昌艺术网记者说。

  在今年普遍缺少亿元拍品的情况下,新匡时也是从藏家入手,这也是匡时和恒利这两家南北拍卖行的相互融合之处。以外的拍卖会中可能从委托方手中征集东西比较重要,所以会有部分拍卖行出现以委托方的拍品为主来协调本场拍卖会的设置,但是匡时在筹备这场拍卖会中,主动撤下了一些高估价的拍品,反而上放上了一些中低价位的作品,涵盖了京津画派、新金陵画派、海上画派、岭南画派、长安画派等中国近现代的几大重要画派,并且推出适合当地藏家口味的拍品,如南方人比较喜欢的黎雄才《雄鸡一唱天下白》的拍品,北方人比较喜欢的长安画派也被纳入到夜场中,照顾了众位行家的需求,因为在董国强看来,行家才是整个市场的晴雨表。

  刚刚结束的夜场拍卖会中,有超过12件的拍品千万元以上成交,其中傅抱石《后赤壁图》以3795万元高价拔得专场头筹,黄胄《民族大团结》以3277万成交价刷新黄胄个人拍卖纪录。董国强说,虽然相比较往年,单价并不是特别高,但是市场的火爆大家都能够看到的,参与艺术品市场的人、关注市场的人明显地增多,而且确实有很多生面孔,有很多不熟悉的人进场,当然很多人,更多的新买家进场可能是买一些相对来说价位不是最高的,中高价的价位的东西比较多,几百万或者一千万,超高价位几千万的拍品还是老面孔、老买家买,但是我认为秋拍的市场可能会比春拍更好,会让一些观望的或者想进入市场的人有更大的动力来进入。

  结语:董国强在采访结束时表示,新匡时和嘉德、保利还是有差距的,无论规模上还是市场影响力方面,这个差距匡时是很深刻地认识到的,同时他也相信,这场拍卖会作为新匡时的近现代夜场首秀,已经超水平发挥了,这给新匡时进军一线拍卖行带来了新希望。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王倩(实习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