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财>收藏>

拍卖行怎样借潜规则捞钱:300元翡翠估出20万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发表时间:2013-07-12 09:14:25 

  藏品价值都是他们说的,拍不拍得出是卖家的事,反正中介费已经收了

  将藏品价格抬高,交易后拿去押给银行贷款,数额能超过成本价值很多

  拍卖行内幕

  一波三折之后,北京保利拍卖公司6月2日傍晚发布“关于春拍涉及钱钟书与杨绛先生信件撤拍的声明”,正式确定取消对钱钟书私人书信的拍卖项目。

  但是这件事情引起的风波并没有因此停止,一些拍卖行业内人士公开表示,一批名人信札的总成交额往往还比不上一件古籍,而且在舆论方面又会引起各种麻烦,他们预测以后名人信札这个板块会被各大拍卖公司人为地打入冷宫了。

  这种论调在沈梦(化名)看来,直接体现了时下拍卖行中的各种潜规则,那就是金钱至上和暗箱操作。

  作为曾经的业内人士,现在已经离开拍卖圈子的“自由生意人”沈梦,在经过慎重的思考后,他决定将自己了解到的一些拍卖行常用“涉黑”手段向记者公开。

  作为冰山一角,拍卖行业掩饰了背后与他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各行业的更为深层的内幕。随着国企改革热潮已过,低廉的国有企业拍卖被认为是“最后的晚餐”。

  估价为虚中介费为实

  沈梦说,事实上,对方购买的“古董”很少有真品,但是在鉴定专家的口中,价钱一下子就提升了几倍甚至几十倍。但交了几千到几万元不等的中介费用后,他的“古董”在拍卖会上却卖不出去,但是中介费到时也不会退还了。

  沈梦说,很多做着违法行为的小拍卖行都是这样的,从不会大张旗鼓宣传自己,甚至“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骗得差不多就再换张皮销声匿迹”。

  沈梦说,自己曾经一直游走在各大拍卖行和卖主之间的中介人士,和广东省内的多家大小拍卖行都有过合作与联系,所以对业内的一些操作手段比较了解。

  他经常经手的一类案子是,自己经常去一些二手古董市场“掘金”,具体的方法是,看到有人买了“古董”,就以某拍卖行工作人员的身份上前与其搭讪,热情地鼓动其参与自己公司的古董拍卖,并带对方去自己的拍卖行,对购买的古董进行评估。

  “然后找一些所谓的古董鉴定专家一本正经地告诉对方,他刚购买的古董是真品,非常值钱,希望他参与拍卖,然后收取一定比例的中介费用。”沈梦说,事实上,对方购买的“古董”很少有真品,但是在鉴定专家的口中,价钱一下子就提升了几倍甚至几十倍,这些都是小拍卖行骗人的伎俩,直接的体现是,对方交了几千到几万元不等的中介费用后,他的“古董”在拍卖会上却卖不出去,但是中介费到时也不会退还了。

  沈梦说,这样的勾当自己前几年做过不少,最多的时候同时帮四五个小拍卖行同时物色私人卖方,“拍卖行需要卖玉的,我就去玉器市场拉人,需要书画的,我就去书画市场拉人,反正一切都根据拍卖行的需要进行操作。”

  与沈梦说法雷同的是,记者在一个拍卖论坛上看到,2011年一位网友曾控诉自己被拍卖行欺骗的事件。他称自己在集邮市场“淘宝”时被一家自称是“柯腾拍卖行”的员工拦住,经过拍卖行的专家鉴宝,自己手上的几枚邮票被估价为10万元以上,“比我购买时的价格翻了几十倍,所以我立刻决定参与拍卖。”这位网友说,经过讨价还价,他交了4500元的中介费,在随后举行的“大型”拍卖会上,他的“抢手邮票”却并未被人相中,当时在“鉴宝处”和自己一起付费的其他几位藏友也无任何一件“宝贝”成交,之后要求退款无门的他才明白自己从一开始就掉进了这家无名拍卖行的圈套。

  记者在网上搜索“柯腾拍卖行”,翻了六七页之后才搜到一个很不明显的信息,但是该拍卖行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沈梦说,很多做着违法行为的小拍卖行都是这样的,从不会大张旗鼓宣传自己,甚至“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骗得差不多就再换张皮销声匿迹”。这样的后果是,彻底扰乱了拍卖秩序,因为从私人卖方那里拿来的古董绝大部分都是假货,所以造成拍卖市场上假货横行,而且也不断损害拍卖行业的形象,“说难听点,就是私人卖主和拍卖行业都没得好处,双方都败得一塌糊涂”。

  高端拍卖空手套白狼

  他听朋友说,对方的拍卖行曾经参与“洗钱”行动。利用拍卖公司的中介服务,“客户”将需要支付的“黑钱”,以等价藏品的形式安全、迅速地转移掉。

  沈梦说,如果小拍卖行属于小打小闹,那么一些“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拍卖行则做着上千万甚至上亿的“涉黑”勾当。

  在常规的操作层面,身为一个有着高度专业性的行业,拍卖行实际上却也是最缺乏严厉管教的行业,经常以心照不宣的默契和公司联手,资产评估、配股圈钱以及进行资本运作,通过一系列让外人不明就里的手法,为合作的公司改变财务状况,同时也为自己谋得利益。“这是很多相对正规的大拍卖行的一贯获利手法。”

  他举了几个例子,他听朋友说,对方的拍卖行曾经参与“洗钱”行动。利用拍卖公司的中介服务,“客户”将需要支付的“黑钱”,以等价藏品的形式安全、迅速地转移掉。而换来的“干净”的藏品,便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公开调动和投资。

  “如果拍得藏品的买方就是拍卖行内部的人,那么他就不用支付拍卖的100万,双方都没有资金交换的情况下,相当于拍卖方将藏品直接卖给了银行。减去藏品成本后,就是获得的贷款额。

  另一种大型拍卖公司常用的手法则类似于空手套白狼。沈梦说,自己虽然没有直接参与过,但是“这在行业内,已经是人人都知道的公开的秘密”。

  首先是将藏品通过拍卖公司的内线不断将价格炒高,让藏品变成一个“在外界看来是一件非常值钱的珍品”,沈梦说,“其实说白了只要外观和卖相不是差到离谱就行,那个东西实际上到底值不值钱无所谓。”这样做的作用是,“买方”(有可能就是拍卖公司内部或雇佣来的人)将这件藏品拍下或者订下来,在与拍卖公司协商操作方案后,再将这件藏品抵押给银行进行贷款。以一件拍卖了100万元的藏品为例,按照这个价格抵押给银行后,照惯例给八成的额度,那么“买方”就可以贷款80万元。“如果拍得藏品的买方就是拍卖行内部的人,那么他就不用支付拍卖的100万元,相当于拍卖方将藏品直接卖给了银行。减去藏品成本后,就是获得的贷款额。藏品成本有可能只值两万元……”

  这被沈梦称为空手套白狼,很少有拍卖公司会对这种操作方式提出质疑。“买方、卖方以及拍卖公司,都清楚,但是不会说出来的业内潜规则,一切为了各自的利益最大化。”沈梦说,这种“暗箱”操作的拍卖,不易被追究责任。

  “顾全大局”的监管漏洞

  沈梦说,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从国外把很多原本从中国流出去的藏品购买回国,至少可以保证藏品不继续流入国外人士之手。

  沈梦说,各大拍卖行不是不清楚自己这样做的后果,但是因为目前的相关法律法规相当滞后,几乎没有办法解决和规范暗箱操作的发生。

  记者了解到,1997年,我国曾颁布相关的拍卖法,但是里面的很多条款已经显得滞后,法律法规不完善,中国目前对拍卖方面的规定,还是粗线条的,而且很多时候出于拍卖行业自身的利益追求,也很有可能是知法犯法。

  沈梦打了个比方,目前国内很多大型拍卖会上,很多的拍卖品都是拍卖行通过各种渠道从其他国家低价购买的,也就是本身应该是由国家层面来回收归公的藏品通过拍卖行直接进入买卖市场,这种做法从法律上来说是不被允许的。“但是这种现象横行多年一直不被制止,相关管理部门的默许态度在里面起到的作用不言而喻。”

  沈梦说,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从国外把很多原本从中国流出去的藏品购买回国,至少可以保证藏品不继续流入国外人士之手。加上目前中国内地的拍卖行业的发展出现萎缩,所以出于“大局”的考虑,很多相关管理部门并没有对这种行为进行强制性禁止。

  拍卖行内幕

  记者拿着一块网购只值300元的翡翠走访拍卖行——

  ●记者自述

  对于曾在拍卖行工作过的沈梦的爆料,拍卖行内的潜规则,包括小拍卖行拍卖假货收高昂服务费,以及大拍卖行空手套白狼的事情,我很震惊,同时也为了验证他说的真假,我决定自己亲自试一试。

  我的同事有两块翡翠,都是在淘宝网[微博]上面买的,批量生产和出售的那种,本来只是买回来带着玩,所以没有讲究成色、水头如何等专业特质,价格也很便宜,其中一块个头大一点的100元,另一块小翡翠则300元购买。这两块玉都被我借了来。

  我在网上找了几家拍卖行,有知名度很高的广东保利、华亿国际(原嘉德拍卖行),也有规模中上的佳昊拍卖、隆盛拍卖等等。经过两天的暗访,我发现至少在自己的调查范围内,广州的拍卖行并不是外界所说的“天下乌鸦一般黑”,基本的规律是,知名度高的大拍卖行直接以“非古董不值钱”为由拒绝接受两块翡翠,而规模中等的拍卖行则一口咬定,我的玉非常值钱,希望我通过他们进行拍卖,具体值多少?最高20万元!但是我高兴太早,对方已经在拿着计算器认认真真地算我该交几万元拍卖服务费了。

  如果翡翠没有拍卖出去,服务费是不退的。

  缴纳运作费后,5年内都可以展览售卖,5年之后都没有卖出去的话,运作费不退还。“只能说明你这个东西没有市场价值,但是这个事情的话很少发生。”

  ——隆盛市场部经理说

  广州佳昊拍卖行:

  拿到香港拍,最高可拍20万元

  “你要找(鉴定师鉴定)也可以,但是我的鉴定可以作为最终估价,和专业鉴定师相差不会超过一万元。”拍卖行的市场总监面对记者质疑,显得信心满满。

  吃惊

  7月8日下午2点半,我以委托拍卖的客户身份来到天河区体育东路的广州佳昊国际展览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昊),在这家自称“国内最具规模的艺术品、收藏品交易平台之一”的公司的大堂里,进门便是摆满了各种工艺品的展览厅,包括各种玉器、翡翠、瓷器、紫砂壶等,但整个大厅空空荡荡的,并未见参观的人。

  一位名片上写着市场总监的人来接待了我,他自称叫高松,我被他带到一个隔间里详谈。

  高松拿过两块翡翠吊坠,稍微看了一下,就说:“这两块都是A货的翡翠,都是天然的,小块的(我同事300元买的)是天然的冰种翡翠,根据国内市场估价的话大概可以卖8万元。”而价值100元的那块大翡翠在他看来虽然没有小的值钱,但是在国内也可以拍个五六万元。

  这个价格已经超过我心里的预期值了,但是高松接下来的话差点让我不敢相信地跳起来,“这两块翡翠放在一起拍卖的话,买家只会挑选小的,风险比较大,所以我建议大的那块走国内,小的走香港拍卖展,这样小的那块估计会拍到20万元,保守一点也有十五六万。”

  我质疑他的鉴定是否权威,是否还需要找个专业鉴定师来看看。“你要找也可以,但是我的鉴定可以作为最终估价,和专业鉴定师相差不会超过一万元。”

  套路

  按照他们公司的规定,市场价估价50万元以内的工艺品,每件收取8000元的服务费,(估价50万到100万的收取1万元服务费,高于100万的按照1%收取)。不过如果我确定小的翡翠走香港的拍卖途径,服务费价格也会水涨船高,从8000元涨到1.5万元。

  高松特别强调,如果工艺品拍卖不出去的话,服务费将不退还。

  这笔服务费将投放在电视宣传,宣传的时间从签合同开始以后的6个月,也就是从7月份开始一直到明年的1月份。除了在拍卖会上叫卖,还会把顾客的工艺品拿去参加展览等活动,以寻求合适的买家,但是据了解,展览活动就是指摆在公司的大堂玻璃(1411,1.00,0.07%)柜子里。如果6个月后“玉石”吊坠还没有卖出去的话,可选择取回,佳昊方面的话只会以图片的方式继续给买家展示。

  估价是根据市场而定,“如果最终实在卖不出去,只能说没有市场。”高松说。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朱丽文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