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财>收藏>

老故事成拍卖新金矿

来源:北京日报    发表时间:2013-07-12 09:59:53 

 

  1939年3月17日,周璇与国华影业公司签订合同书之文本并丽照各一件。

  陆小曼致卞之琳信及《志摩诗集》序原稿。

  三毛《温柔的夜》手稿。

  本报记者 陈涛

  电影爱好者周单丹连自己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因为一件民国影人老物件与艺术品拍卖会发生了关联。这件老物件就是数天前亮相上海泓盛春拍的“民国影星周璇与国华影业公司的合同原件”。在周单丹印象里,艺术品拍卖会向来都是阳春白雪的荟萃场所,要么是屡创天价的书画,要么是成百上千年的文物,而“周璇的合同原件”的上拍,让她开始意识到,原来,这类“好玩儿”的老物件也可以成为拍品。

  外行人认为“好玩儿”,内行人看重的可是物件背后的“老故事”。“一个好的故事定能让拍品升值”,这一认识不仅已为市场所验证,且正悄然成为国内拍行的营销策略。明天举槌的西泠春拍“绝代风华六十年”近现代名人手迹专场就不乏此类物件——香港武侠电影巨匠胡金铨的电影《龙门客栈》手绘场景原稿,陆小曼、邓丽君、三毛的书、信和老照片等“有故事”系列。

  拍卖行里流行“故事汇”

  尽管由于委托人拟定的起拍价过高,导致“周璇的合同原件”最终流拍,但这一拍品在早前的预展期里,就已为泓盛拍卖赚了不少的人气。除了吸引来众多像周单丹这样此前对拍卖一无所知的影迷群体,就连一些电视台也专程前往拍摄专题片。于拍卖公司而言,这绝对算得上一笔好买卖。

  据泓盛拍卖“纸杂文献”专场主管王凯介绍,周璇与国华影业公司的合同原件显示,当年影视公司对签约艺人控制得相当严苛,不仅从言行上做出“不近人情”的约束,就连酬劳也与付出完全不成正比。“公司只是将周璇当成‘摇钱树’。”在王凯看来,拍品背后的故事勾起当今人们的情感寄托,自然更受关注。

  无独有偶,这类“有故事”物件也将出现在西泠春拍上。一幅由香港导演胡金铨手绘于1967年的电影《龙门客栈》场景原稿,未上拍就已聚拢起超高人气。手稿比A4纸稍大点儿,胡金铨简单数笔就勾勒出他脑海中龙门客栈的场景,而这些正是那些经典镜头的原型。“它的估价在5万元左右,从价格上看,远称不上重头拍品,但却是我们新推的一种类型,那就是‘有故事’。”西泠春拍“绝代风华六十年”名人手迹专场负责人陆丰川介绍说,上拍手绘稿共3幅,画的都是影片里最著名的场景。同样“有故事”的还有,首次公开露面的才女陆小曼的《志摩诗集》序言原稿和致诗人卞之琳的回信,以及邓丽君作为生日礼物送给邻居“干爹”的一张签名照。

  事实上,早在今年2月,电视剧《楚汉传奇》中使用过的52件仿古道具就曾现身北京保利专场拍卖。剧中使用过的服饰、盔甲、长剑、大刀和一套仿曾侯乙墓青铜编钟等道具,悉数成交。“或许,某天你会发现拍卖场也成了讲故事的地儿,遍地‘故事汇’。”著名收藏家王立军也常帮人做鉴定,关于收藏的故事听了不少。

  行情倒逼拍场出新招儿

  为了将拍品“周璇的合同原件”拍下,周单丹干出了一件她自认为“疯狂”的事情,她从豆瓣网上名为“周璇Xuan Zhou的影迷”的群里聚集了一帮同道中人,共同筹款竞拍。她解释说,之所以钟情于它,原因是上面既记录着影迷们渴望知晓的一段尘封往事,也承载着他们对钟爱的电影或演员的一份“情感回忆”。

  “因为‘有故事’勾起许多人的回忆,再因为生出情感而产生收藏行为。”王立军的这番解释,也道出了拍卖公司将此类拍品视作新金矿的缘由。据王凯介绍,公司今年首次加大了此类拍品的比重,今后还会继续广泛征集。

  这类价格极低的物件如今突然成了拍场的香饽饽,皆源于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的现状。依然处于调整期的艺术品市场,曾经的“天价”作品早已难觅踪迹,截至目前,今年春拍尚没有一件亿元级成交品;即便去年由“梁氏档案”刮起的古籍文献热,也因为此类拍品可遇不可求而难再有佳作。“出于适应市场,一方面,拍卖行要重新发掘出一批新鲜类型拍品;另一方面,还得兼顾新入场的年轻藏家的喜好。”在华夏传承拍卖顾问张正欣看来,今年国内春拍的确出现了新苗头,那就是,不少拍卖行开始盯上“有故事”的老物件,尝试通过发掘拍品背后的故事,重聚人气。

  他介绍说,这些老物件并不在于厚重、价高,只要背后“有故事可讲”,小物件同样可以上拍。另外,新藏家群体的加入也为这类拍品找到了买家。据保利拍卖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春拍超过四成买家为首次参拍。“他们中很大部分是70后年轻买家,这类伴随他们成长、价格总体偏低的拍品,自然成为他们的首选目标。”张正欣说。

  讲故事不可沦为编撰野史

  “它们之所以能引起高关注度,一个共同特质就是因人或因戏而生情。”陆丰川并不讳言此番推出的“绝代风华六十年”专题,主打的就是怀旧复古风,“这些拍品此前通过影视剧的演绎,已经拥有广泛的熟识度,且与生俱来因为带有情感而让历史有了温度。”

  在匡时拍卖董事长董国强[微博]看来,讲故事正成为拍场所倚重的营销利器,因为通过发掘故事可以提升拍品的卖点和价值。匡时去年秋拍推出的“梁氏档案”就曾通过巡展、办研讨会等形式,将拍品故事开发得淋漓尽致,最终取得社会效益、经济收益双丰收。

  据业内人士透露,一些拍卖行今后将把是否“有故事”列入征集作品的考量指标,还有拍卖行特别增加了专门整理故事的人手,目的就是在“有故事”基础上能够讲得绘声绘色。不过,随之而起的也有胡编乱造的野史。曾经有一家拍行为了上拍张大千的《天女散花》,极力渲染张大千的情史轶闻,还有拍行甚至将拍品与小说虚构人物扯上关系。

  “国人素来有‘知人论世’的传统,通过手迹、影像来熟悉名人,进而解读历史,让这类拍品拥有巨大潜力。”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步平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推出此类拍品也是对文化普及的一种贡献。不过,任何解读都不能没有边界,如果离开了历史,胡乱编撰,最终就会沦为诋毁,伤及关注者的情感,也会坏了自家名声。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吴华丹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