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财>收藏>

推开门,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发表时间:2013-07-16 09:30:19 

  

  在经三路繁华的车水马龙间,谁能料想旁遭一隅藏着一番红酒的天地。

  门脸不大,整个空间用钢铁集装箱铸成并全包裹住,自成一体空间。墙壁上是缩略版的世界地图,标注着西班牙、德国、法国等,上面以酒瓶示意。

  穿过铁楼梯拾级而下,底下有些黑黢黢的。一旁的雪茄房,几个朋友在聊天说笑。挑高的部分,用钢结构做成一个复式,踩上去特别响。一角辟开一个私密包间,这里是谭志的红酒王国。

  兴起,就着猪蹄喝白马庄

  这个私密包间的门与仓库的门一模一样,气魄宏大的铁插销,推过去,“呼啦”一下,沉重的铁门打开,里面是另外一个世界:拉图、大白马、柏翠、木桐……懂酒的人两眼放光,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那缠着塑料保鲜膜的酒标,仔细地琢磨着这个年份酒的特别,或那个酒标的某个细微变化。

  十来个箱子的波尔多名庄酒,还有一个大的酒柜,“这里面是更心血级的收藏”,我们叫它们‘大酒’”。像美国酒王、智利酒王等世界各国比较出名的“酒王”,是认知度比较高的玩家级酒,但价格未必是最贵的,可能也就千元而已,但品质受推崇度极高。还有一种,我们叫“膜拜的酒”,就是产量特别少,那个地区特别“矫情”,价格也就昂贵不已。像拉菲、拉图、玛歌这些左岸五大名庄酒都被炒得差不多了,右岸的柏翠,其实同样年份的价格要比拉菲高出50%,不过相对拉菲在国人当中的知名度而言,“点名要它的还是少”。

  “前一段酒柜坏了,当天坏了我几十万的酒。我当时不认识你们,不然叫过来把这些好酒一起分享都喝了。”豪爽如他粗犷的家具陈设。

  谭志说,他不算是个很专业的收藏家,没准兴起就开启一瓶和朋友们“吹”了。朋友在找哪款酒,加点钱也就出手了,再去找别的好酒。

  前几天,他还刚和朋友们在附近的一家烩面馆,就着猪蹄凉菜,把一款万把块钱的酒给“吹”了。饭后,又来楼上,开了一瓶白马庄一级酒,“喝酒的人一定要懂得分享才行,也才有更大的乐趣。”

  在品名庄酒、或者说价格比较高昂的酒时,谭志说他的习惯并不是非要醒到那个最佳时间,“喜欢每个时间酒体的口感体验。等待是美的,好酒更是值得等待的。”

  他有自己的品酒日记本,他说圈子里的几个朋友都有,看颜色、闻气味、品味道、回味感觉。“酒,跟茶一样,上去了下不来。茶,甚至更烧钱,我干不了那么多,就这一样,足够了。”

  误打误撞进了圈子

  1999年,一次偶然的租房经历,谭志用800块钱“误打误撞”收了两瓶酒:1983年的拉菲和1996年的奥松。“当时房东说:‘八百块,要了拿走,这是上个租户忘搬走的’。想想那就留下吧。”谭志直到后来才从朋友处知晓这个酒在当时的价格——1983年的拉菲市场价是4700多元。

  好像是天生的适合,他“嗅觉灵敏,出手也快”。前不久,在郑州第一家进口超市,他发现了一款北京早已卖缺货的红酒,迅速拿走仅存的20箱。

  现在收酒的渠道,碰巧遇到的机会很多,“去欧洲玩的时候,大家都在逛奢侈品店,我都是钻到不知道哪个街道去淘酒了。”拍卖会也是一个常用的渠道,威士忌、白兰地也会拍一些。“2009年,我拍了一瓶人头马路易13特别版,当时的价格是7万,我觉得一定会涨就买下了。现在,这瓶酒的价格保守也有13万左右。”

  他的私藏酒库触目所及,粗略算,仅红酒区便不下二三百万的藏酒。这还不包括他的威士忌、白兰地等,眼下,他正预备凑齐法国61款名庄套装酒。

  酒是给人喝的

  “我的收藏心态是,不去追求短时间的利益。即使有一天没有出手,我喝了,我依然感到很愉悦。”他说,老婆曾经无意喝掉他的一瓶1996年奥松一级庄,当时看他惊魂的眼神,老婆的一句话让他仿佛一下开窍:“咋了?这难道不是给人喝的吗?反正进肚里,又没扔。”

  现在要做的,应该是让人知道如何正确去饮酒。一个地产的朋友讲了一个真实的事:董事长是一个哥们儿,“昨晚上喝拉菲,今天中午又喝拉菲,问他啥是拉菲?答曰‘不要太酸就行’。”按照拉菲一年的全球产量才1万瓶,国人的这个喝法,最终让拉菲被爆炒,又忽地泡沫破灭。藏酒,要源于对红酒基本的理解,对市场的认知,对基本动向的掌握。重要的是你要掌握“货从哪里出”。

  酒库的魅力不止在海量的私藏, 海子的诗歌分享会、昆曲评析、林徽因徐志摩话剧、仓央嘉措诗会……这是每周这里举行的圈子活动海报。谭志说,就是要让人感觉到,“不论世界怎样,人总会有些纯粹的想法在。”你看外面的经三路灯火辉煌,车水马龙繁华着,推开这里的门,就是另外的一个世界。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高向宇(实习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