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一汽百亿资金不知去向 富二代晒银行99亿余额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信息推荐>图文资讯>

《我是歌手》堪比印钞机 芒果台净赚2.2亿

来源:东方早报    发表时间:2013-04-17 

《我是歌手》堪比印钞机 芒果台净赚2.2亿

  《我是歌手》总决赛现场羽泉邀邓超帮帮唱

  经过三个月的鏖战,湖南卫视的综艺节目《我是歌手》昨晚迎来了“歌王”之战。经过三个半小时的角逐以后,羽·泉战胜林志炫、黄琦珊、辛晓琪、周晓鸥、彭佳慧、杨宗纬成为“歌王”。第二名是林志炫,杨宗纬排名第三。羽·泉在赛后直叹拿到冠军是运气,并笑言真正的歌王是来为他们助阵的演员邓超。

  随着“歌王”产生,今年第一季度最火的真人秀节目降下帷幕。早报记者这几天在湖南卫视大本营连日采访,发现原来《我是歌手》也完全可以解读为“我是印钞机”。

  现场

  总决赛成“我是甄嬛”

  昨晚的总决赛可谓是万众瞩目。由于7组歌手中有4组来自台湾,所以总决赛吸引了大量台湾媒体前往长沙采访,而台湾各新闻台晚间新闻时段也大篇幅报道。尽管七组歌手嘴上说着不在乎名次,但是早早开始“暗战”,堪称歌手版“甄嬛传”。

  据早报记者从节目组内部了解到,这里面“斗”得最凶的是半决赛的前两名和后两名。前两名是来自台湾的杨宗纬和林志炫。林志炫找来杨宗纬在台湾选秀时的“冤家”萧敬腾来进行“帮帮唱”,林志炫用其完美假音配合老萧的激情嗓音,一首《Easylover》赢得观众掌声。第二轮林志炫更狠,把陈奕迅的《浮夸》改编成国语版,新鲜感十足。而杨宗纬为了迎接强敌,在第一轮“帮帮唱”找来内地音乐人李泉帮忙,演唱李泉创作的《我要我们在一起》(原唱范晓萱)。习惯唱女生歌的杨宗纬果然未令人失望。据早报记者了解,杨宗纬原本是想找李宗盛“帮忙”,但由于辛晓琪也想请李宗盛,结果李宗盛婉拒了两人的邀请。

  除了杨宗纬和林志炫外,辛晓琪和黄绮珊也从半决赛开始进行了一番争斗。辛晓琪曾在第9期节目中准备演唱《一样的月光》,临阵换歌改唱《亲爱的小孩》悼念长春劫车案遇害的婴儿。半决赛提报歌单时,辛晓琪本打算唱已彩排过的《一样的月光》,却被告知该曲已被黄绮珊定走,只好唱《Memory》。辛晓琪昨晚找来周华健“帮帮唱”《当爱已成往事》,伴奏的人是黄绮珊的前夫、台湾音乐人涂惠源。昨晚辛晓琪否认是自己刻意找涂惠源来伴奏,而是节目组找的。

  黄绮珊在“帮帮唱”环节找来韩版《我是歌手》的冠军郑淳元助阵演唱《WithoutYou》,不过两人风格很不同,韩式柔情嗓音与黄氏激情高音似没有撞出激烈火花。

  参与了全程比赛的羽·泉此次找来演员邓超“帮帮唱”。被观众戏称为借此正式进军歌坛的邓超昨晚有些“打鸡血”,大有抢去羽·泉风头的感觉。演唱完后,许多网友建议三人完全可以组个组合了。而三人不仅在舞台上大做“保留曲目”俯卧撑动作,还在场外把主持人汪涵拉下马,一起“俯卧撑”。“甄嬛娘娘”孙俪对于老公邓超的表现也十分满意,她在微博上激动地直呼“太帅了”。而羽·泉也凭借“超羽·泉组合”拿下第一轮第一名,而第二轮羽·泉压轴表演《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全场观众high到站起来一起跳舞!这首歌也让羽·泉保持领先优势,一举成为歌王!

  “钱景”

  芒果台净赚2.2亿元

  这次湖南卫视凭借《我是歌手》可谓名利双收,去年因为暂时退出“选秀大战”而流失的观众全都被“唱”了回来,使其整个平台的市场收视份额再次得到巩固。

  去年湖南卫视一年只拿了18个全天收视冠军,今年第一季度就拿下了20个。据湖南卫视内部人士透露,每期《我是歌手》的制作费为500万元,第一季一共13期节目,也就是6500万元,再加上前期一次性投入的舞美、灯光、音响等硬成本,第一季的总投入大概在8000万元。如此巨额的前期投入,在中国电视界并不多见。

  早报记者了解到,一般卫视一档明星节目每期的预算也就在10万元至50万元之间。在《我是歌手》前,制作成本最高的节目或许要属采用制播分离方式推出的《中国好声音》。虽然去年浙江卫视购买灿星制作的首季《中国好声音》费用也是8000万元,但这笔钱中不仅有灿星的制作成本,也包含其利润。

  那么,高投入是否就意味着高回报呢?在前几天湖南卫视举办的《我是歌手》第一季总决赛广告招标会上,在不搭配任何额外资源的情况下,广告创收总额超过了5000万元。有意思的是,单价最高的一条15秒广告被拍到63万元,而买单者竟是芒果台的竞争对手湖北卫视的一条《我是中国星》宣传片!此外,湖南卫视内部人士还向记者透露,《我是歌手》第一季的冠名费为1.5亿元,再加上除总决赛之外的12期节目贴片广告大约有1亿元广告收入,首季《我是歌手》的总收益为3亿元。除去投资成本8000万元,湖南卫视净赚了2.2亿元。

  至于《我是歌手》的商业发展,昨天早报记者采访了该节目的顾问、恒大音乐老总宋柯,他肯定地表示,举办巡演是大势所趋,但据他所知,目前湖南卫视暂时还没有具体计划,这还需要等待演出公司来进一步操盘。他分析说这个演唱盘子要想操作好,必须让节目的制作班底全面加盟,“节目音乐总监梁翘柏的团队是必不可少的,还有硬体制作方面也要达到节目播出的标准。参与歌手最好能全部都上,他们可能单列出来不够分量,但凝聚在一起的号召力绝对不容小觑。最后就是演出时间了,我看好5月份全面启动。”除了集体巡演外,宋柯还很看好几位歌手的个人发展,“这次尚雯婕太出色了,参加这个节目绝对是给她镀了一层金。还有黄绮珊,听说她的个唱已经在卖盘了,我觉得只要价钱合理还是很有竞争力的,观众也会为她买单。”

  花絮

  摄像机满足表演欲

  《我是歌手》除了节目和歌手本身,第一季最大的花边就是职业观众,观众席中数次出现“飙泪姐”、“便秘哥”,节目组却打死不认有“托儿”的存在。有媒体爆料,在节目中流泪的观众每哭一次可领700元。

  昨晚节目是直播,照理来说最应该安排一些“托儿”,但据早报记者现场观察,在现场听歌确实会被打动,听歌听到流泪并不算太夸张的表现。因为录影棚很小,再加上顶级音响的渲染,以及周围观众的全情投入,受综合环境的影响,观众的情绪非常容易被挑动。

  宋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力证道:“观众落泪应该都是真实的,因为我在第一场听黄绮珊唱《等待》时,也曾情不自禁地流泪了——这就是音乐本身的魅力所在。”不过记者同时也发现,现场拍摄时共有8台摄像机始终对着观众席,这在便于捕捉每一个夸张表情的同时,给不少观众提供了满足表演欲的机会,所以也不排除部分观众有故意作秀博上镜的嫌疑。这一点在歌手经纪人身上表现得尤为彻底,在歌手演唱的同时,有两台摄像机一直贴身围在其经纪人身边转,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迫使经纪人选择大声叫好、拼命鼓掌等方式来“配合演出”。说其造假实在谈不上,充其量就是一种默契吧。

欢迎加入河南理财沙龙QQ群:262719859。交流理财心得,投诉理财欺诈,维护财富权益!

责任编辑:朱丽文
大河网相关微博

相关新闻>>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