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信息推荐>图文资讯>

好好“合伙”的商业中国

来源:世界经理人网站    发表时间:2013-05-31 17:01:20 

结构性产能过剩

  电影《中国合伙人》在上映后迅速成为了话题电影,一方面是因为《致青春》余韵仍在,《中国合伙人》被看作“60后”“70后”回顾中国商业历程“青春期”的作品;另一方面,中国的商界人士、创业者们第一次有了一部讲述自己故事的电影,使得这个颇具话语权的人群主动推荐这部电影。影片结尾的一组照片被解读为向中国“九二派”企业家,向现代企业制度的试水者致敬。他们是中国最早具有清晰、明确的股东意识的企业家的代表。

  而影片结尾出现的企业家们,在2013年又在迅速形成一个时代动向。

  过去仅仅半年时间里,我们看到健力宝的创始人李经纬离世;看到在与平安的缠斗中,上海家化的葛文耀宣布“自己也许还有两三年时间”。这些欲言还休的淡出,加上几年来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的几进几退、万科集团创始人王石远走哈佛求学、巨人创始人史玉柱退休、招行行长马蔚华退休,中国经济舞台上,一个时代似乎真的已经逐渐逝去。

  从1984年中国范围内大规模出现现代民营公司的雏型开始,到2013年开始转过身来,正好经历了三十年时间,是一代人完成走上舞台到谢幕历程的时间。而当我们回望这个时代的时候,对于中国经济的感喟,在于它是如此特殊。有人说在《中国合伙人》短短2个小时的时间里,看到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也是中国当代商业文明发展的三十年。

  “开放”给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和变迁提供了一种原动力,充分的经济自由,也带来思想的充分自由,当然也包括管理思想的创新。每个企业家都有一套自己的管理方式,但都不能完全跳出这个时代。中国的传统文化与外来的市场经济在这个时代里形成了中国商业特有的文明气息。

  所有的大时代都是独特而有趣的,很多人在怀念改革开放初期那个充满机会的年代,那个“从无到有”的时代。后文化大革 命、计划经济转轨、笨拙的国有企业、初生的民营乡镇企业,一起造就了这个时代的商业生态。

  1986年,湖南涟源有四个年轻的大学生创业,把铜和锌两种金属按比例熔在一块儿用于焊接。当时国内原有的四家生产厂中唯一剩下的优先供应外贸去了,所以国内的这种焊料就因为供不应求,成倍地往上涨价。而在那个时代,也没有人来补这个市场的缝隙。结果梁稳根、唐修国、袁金华和毛中吾等四个人最后就在这个机会点起步,做成了现在的三一集团。

  在上世纪80年代,如果有一个面对市场的企业达到100人以上的规模,那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公司。而仅仅在30年后,拥有10万雇员的公司,在国内也排不上数一数二的规模。

  除了中国经济崛起之外,市场经济在它的青春期还送给了中国一个新礼物,那就是自由竞争市场产生的相对独立的商业阶层。如果有一个人站在百年之后回望中国崛起的这个时代,他一定会说,这是一个自由竞争企业如莽莽之草,任意疯长的年华。在有顾客需求的每个细分领域,都拥挤着数以百计和千计的生产者,他们争着绞尽脑汁把生意揽到自己的公司。在中国经济的大部分领域里,他们既担心着明天会被顾客抛弃,又惦记着政府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出台变化了的政策。

  可是中国当代商业社会仍透着浓重的“中国传统”,即“打天下容易,守天下难。”打天下的时候,与合伙人分配的是未来,是期货,所以人们一般不太斤斤计较;坐天下时,分配的是既得,分配今天,分配桌子上大家都能看到的东西。生存问题解决了,怎么花这些钱,各人有各人的偏好。在“赢”的问题上,他们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规则”或“底线”,他们代表一种更有进攻性、更善于使用人性原始力量的商业文明。

  中国企业经过了30多年的高速“野蛮成长”,他们在获取巨大社会财富的同时,现在必须到了参与重新构建整个商业生态链条的时候。否则伴随中国企业家与生俱来的原罪,将成为套在他们头上一道无法破解的魔咒。

  企业是经济细胞,它不仅是“财富动物”,更是“社会动物”,一个不会承担社会公共责任的公司注定不会走得太远,一个没有商业信仰的企业大佬,也终将被世人所唾弃。

  中国企业走过的历程,交映着改革开放30年的脚印,企业家们的商界驰骋,也书写了这个特殊精英群体对社会和自身的重新思考。他们创造了梦想,但也留下了不完美的印记。新一代的“中国合伙人”,当在巨人的肩膀上,齐心戮力,创造新的传奇。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朱丽文

相关新闻>>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