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信息推荐>图文资讯>

热钱新隐身术

来源:财经国家新闻网    发表时间:2013-06-24 16:45:40 

  一纸“20号文”,似乎成了境内热钱进出的分水岭。

  2013年5月之前,通过贸易渠道流入中国境内的热钱似乎势不可挡。从2012年12月开始,国内金融机构外汇占款新增量突然飙升,2013年前4个月新增额累计达1.5万亿元。

  重压之下,5月初,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下发《关于加强外汇资金流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即“20号文”),以应对热钱借道贸易流入国内。一个月后,人们发现5月份出口数据同比仅增长1%,远低于4月份增速14.7%,进口同比下降0.3%——贸易数据恢复常态。

  热钱流入的风头似乎被逆转,热钱正在流出的声音开始不断加大。国内外环境又有新变化。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关于QE的新表述,导致对市场利率和美元走强的预期,并可能使资金重新回流美国,对全球市场流动性短期造成压力;而对国内而言,在经历近半年的净流入后,这些实现套利的海外资金是否正筹谋大规模清盘撤出?那些被热钱助力炒高的资本市场,在当下或未来某个时点,是否会遭遇一轮暴跌?

  《财经国家周刊》对贸易企业、银行及相应监管机构的调查,意在勾勒出海外游资的运作链条以及全新动向,并试图通过20号文前后贸易项下发生的变化,描述热钱进出的利益通道。可以看出,在控制住通过贸易套利的热钱之后,监管部门仍然需要对其他方式的热钱涌动进行更有效的观察和监管。

  贸易热钱利益链

  短短半年时间,热钱进出冰火两重天。在2013年5月外管局下发20号文前,贸易项下的热钱正如火如荼。

  “你要从香港贷款到内地来投资房地产,或是别的什么商品,这是要审批的,那我通过贸易进来你管不着吧?出口(总额)一个亿的货,就要在国外收一个亿的款,钱就这么进来了。”国内中小企业外贸供应链服务企业一达通副总经理肖锋这样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解释海外热钱借道贸易进入中国的路径。

  这正是今年年初以来中国出现的虚假贸易、保税区“一日游”、虚报进出口货物价格等种种贸易“异动”的驱动力。其大背景,便是欧美国家与日本自2012年下半年以来实施的量化宽松“大放水”,一些新兴国家经济体遭遇热钱侵袭。中国相对乐观的经济基本面、较高的存贷利率以及人民币汇率较确定的升值态势,成为海外游资不肯放过的投资目的地。

  穿越防火墙

  自2012年12月开始,中国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开始反转回升,2013年1-4月,全国新增外汇占款达1.5万亿元,大大超过2012年全年4946亿元的增量。同时,中国的银行结售汇8个月出现顺差,2013年前4个月累计结售汇顺差1284亿美元。与同时期的贸易顺差及外商直接投资(FDI)相比,热钱流入的趋势明显。有业内人士据此测算,2013年一季度流入中国的“热钱”规模高达7567亿元。

  5月初,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下发《关于加强外汇资金流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即“20号文”),对银行的结售汇头寸加以限制,同时,资金流与货物流严重不匹配或流入量较大的贸易企业,将被列为B类企业,实施严格监管。这样便掐住了热钱流入国内的最主要正规通道的两肋。 “6月1日已经落定了企业分类,全国共有2000家进出口企业被列为B类。”中国最大的有色金属商品贸易商之一迈科金融国际集团(Maike)总裁何金碧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透露。这意味着,这些“上榜”企业将经过3个月的观察期,期间转口贸易项下外汇结汇或划转必须进行相应转口贸易对外支付后才可进行。

  海关总署最新出炉的数据显示,2013年5月中国出口同比仅增长1%,远低于4月的增速14.7%;5月进口同比下降0.3%,而4月为同比增长16.8%。这显示在外管局新规自5月开始实施后,贸易“挤水分”效果明显。

  这一针对性措施似乎正在有效减少海外资金经由贸易渠道进入国内。不过,何金碧认为,中国金融市场看似设有防火墙,但只要有境内外的利差存在,设置的障碍也会通过种种方式被淡化。究竟这一轮热钱来袭有何独特表现?又是如何经由海关、外汇监管机构、银行结售汇等层层“关卡”,顺利进入国内?

  热钱全链条  

  “比如内地一个贸易公司向香港一个买家出口100万美元的货物,从内地银行开出信用证,就可以从香港买家收回100万美元的外汇,这样重复开10次,便可以融入1000万美金,汇入境内银行转换成人民币。”肖锋说。

  还有一种方式则是虚报价格。“1000美元的商品,拿到境内实际可以卖2万美元,这中间的差价就是流入的热钱,用来作其他的投资或存在银行赚利差。”何金碧向记者介绍。

  这一看似简单的过程,事实上涉及多个环节,可谓深藏玄机。

  “首先得有货物出口这一项,这样才有报关单,才能收外汇。”肖锋说。而实际上,操作方并不真正具有进出口需求,只是借由贸易来融取外汇资金,出口的货物只是其载体。

  “往往选取那些高价值、体积小、物流成本低、高密度损耗小的商品作为载体,”肖锋说,“总之是处理成本低。”因此,一些基本金属、农产品、化工品等就成为融资套利的重要标的物,包括珠宝珀金、黄金、锌、铝,大宗商品如橡胶、棕榈油,电子产品如液晶屏等。

  而铜则因为单价高、易储存运输、易变现等特点受到青睐,业内所称的“融资铜”,也即是以铜作为贸易载体,来融取外汇资金,得以汇入国内兑换成人民币,或用于补充企业自身的资金需求,或存放在银行赚利差及其他投资收益。

  “尽量是出口不须退税的商品类别,以避开监管的麻烦;另外在陆陆口岸,比如深圳与香港之间,操作起来成本更低。”肖锋补充说。这种说法,与华东某市人行分行的一位内部人士的看法吻合。据该人士的了解,华东地区很多企业此类的操作都是借道深圳,“毕竟那边方便。而国内资金流动很简单”。

  但也有一种情况是不涉及实物贸易,“像手册贸易的来料加工,对方提供材料你来加工的,不涉及货物贸易,但也是以出口的途径收外汇。”肖锋说。选定出口融资载体后,接下来便是促成出口行为的发生。“货物放到保税区,就视为出口。”保税区的作用便是节省了运输成本。“否则你从上海运到最近的港口,海运都很麻烦,保税区既方便,也节省了成本。”肖锋说。从保税区可以开出仓单,“我只管这个货物是真实而不是假冒的就行了,至于你拿提单到银行重复开信用证,或者价格报高一点也是海关管的,保税区并不管这些。”肖锋说。

  驱使这一系列流程的,是操作主体的逐利目的。

  目前,欧美等国存款利率仅在0-2%之间,香港有些银行的存款利率在0.55%-0.90%之间,而中国内地一年期定存利率达到3%;此外,伦敦同业拆借利率(LIBOR)3个月美元利率也相较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3个月利率低出360个基点左右。

  “美金贷款年息才2点多个点,(中国大陆)这边存款都有4点几,银行理财产品还可以做到5%-6%,境内外利差明显。”肖锋说。

  从转口贸易来说,以铜贸易融资为例,假定国内的A公司在境外B银行有200万美元的90天美元信用证额度,A确定要向国外供应商M采购200吨的电解铜提单,然后以转口贸易形式将这200吨铜提单销售给境外公司X,在收到全套货权单据后向X公司交单,收到货款。在这一过程中,A公司的融资成本主要来自信用证贴现费及铜卖出时折损的升贴水(远期汇率高于即期汇率即为升水,反之则为贴水),折算为年利率在3.51%左右,远低于国内6个月到1年的贷款利率6%。

  而当90天美元信用证付汇到期后,可以在到期付汇前再次进行这样的进口操作。

  “3个月后再开一次(信用证),6个月后再开一次”,何金碧说,将短期信用转化为长期融资,相当于低成本向境外银行获得贷款,获取的资金或用来补充自身现金流,或用于投资其他领域。

  “以前贸易都是逐笔核销,出口退税单中要有一个外管局的核销单,今年初曾改成一年核一次。”肖锋说,这样便给短期信用证在一年内多次开出制造了方便。“有些从来不做贸易的公司,比如有些基金公司,今年也开始做贸易了。”

  而非贸易企业如要借贸易通道来融入外汇资金,一般需通过一家贸易类企业——这可以是融资方的境内子公司或关联公司,也可以是专门提供这类服务的贸易商。在后者的情况下,这家贸易商对融资方会有一个报价——一般来说高于银行利息成本。据行业调研显示,借道贸易来融资,融资方综合成本一般在6%-7%左右,与融资方在与贸易商或银行谈判中的实力强弱有关。虽然这一成本与国内贷款成本接近,但由于国内贷款限制较多,实际上的贷款利率往往会有上浮,因此总体来看贸易融资的成本相对仍较低。

  此外,对这家贸易企业来说,在收取“手续费”的同时,还可以获得相应的出口退税。

  不过,也有企业并非意在国外资金,而是以自有资金通过这类转卖贸易,进行国内外银行的套息,赚取资金用于扩大自身贸易规模。

  “贸易企业通过这种操作可以获得一定的金融杠杆,从而低成本获得境外的资金。”何金碧指出,由于近两年国内经济持续疲弱,房地产调控也在收紧,银行更愿意贷款给一些资金需求并非最迫切的国有企业,地产开发商和一些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凸显,很多企业在国内的融资成本实际上高于官方利率水平,有时高达10%。贸易融资的需求也因此增长。“这也是两地存在利差的自然产物。”

  “不能简单地把外汇占款减去贸易顺差和FDI的盈余部分都看作是热钱。是不是热钱要看资金的来源,以及投向哪里。”一位央行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

  在套取利差的同时,人民币的稳定升值趋向还可提供汇兑收益。

  “如果预期为人民币贬值,那不敢说这个利差你就可以赚到了,因为汇兑贬值有可能吃掉利差。”肖锋说。

  而2013年以来,人民币升值预期稳定,自年初至5月底,升值幅度已达1.67%的水平。“存款利率又高,汇率还可以赚,大家当然愿意来做了。” 据美银美林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分析,由于中国着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2012年四季度开始离岸市场上对人民币资产的需求开始大涨,导致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比在岸价格要高。一种套汇方式是,在内地借取100万美元,按6.20的在岸汇率获取620万人民币,然后从香港进口黄金等低物流成本的货物并用人民币支付,这样620万人民币就流到了香港,成为离岸人民币。之后,再通过香港的合伙人,以6.15的离岸汇率换成美元,得到100.813万美元。最后,其再将原先进口来的黄金出口给香港合伙人并用美元结算,完成获利8130美元。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朱丽文

相关新闻>>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