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信息推荐>图文资讯>

热钱“围城”

来源:英大金融    发表时间:2013-06-27 16:39:19 

热钱“围城”

  5月末,暴雨不停地袭击深圳,但在通往中国香港的罗湖口岸,依然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拖着大行礼箱和肩背行囊的旅客纷纷忙着过关。

  “代办香港、澳门L证(团签)……名牌包包要不要?”此时路边不断有中年妇女举着牌子低声招揽生意。

  在通往关口的地铁站出口,左右两侧均有挂着“个人本外币兑换店”招牌的店铺。5月25日上午,《英大金融》记者在现场看到,店门前有三、五人在排队,“近期人民币生意不错。”其中一家店里的年轻女店员告诉记者。

  由于人民币的不断升值,这里正在吸引更多的外资流入国内,左手边的一家兑换店则以清楚地标识提醒顾客,“人民币3000元以上到3号窗口,其他在1、2号窗口”。而在“3号窗口”几名客人正在兑换货币。随着人民币升值加速,这类兑换店也开辟出“贵宾窗口”。

  记者沿着地下商城继续向上,一家“汇兑通”的外汇店同样生意很好,店里一位年轻的男店员正在用验钞机点钞,点清之后交给客户。“我要人民币,1万元……”一位皮肤微黑的外国中年男人用并不流利的中文缓慢说到。

  现在,“人民币”在所有外汇店里已变得炙手可热,所有兑换者的心里十分清楚,人民币的份量正越来越重。

  与这些正规的外汇店相比,更加灵活和“高效”的是分布在罗湖口岸附近大大小小的士多店(杂货店)。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有的店名义上是卖饮料,实际则为外汇买卖,他们生熟客都做,一般比正规店兑换划算一点,但风险也更高!”

  记者看到,一些客人走进去直接就掏出港元、美元或者其他各国币种,换来的则是人民币,不到一分钟便完成一笔交易。一位专门从事熟客生意的刘女士对记者说,一般换来的资金会马上派上用场,或理财或做生意,都不会存放不动。

  除了上述“零售级”中介,当地还存在另一种根基牢固的影子钱庄,往往隐匿于公众视野之外,在熟人之间展开业务,通常一个电话就能成交。“如果兑换数额比较大,几十万元或者上百万元甚至更大数额,就要提前打招呼。”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地下钱庄,由于外汇管制的限制,他们的存在是为热钱“暗修栈道”,为热钱进出大开方便之门。

  热钱来袭

  国家外汇管理局最新数据显示,自4月1日以来,人民币一改一季度缓慢走升态势,在4月1日至5月27日的36个交易日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16次创出2005年汇改以来新高,并在5月24日一举升破6.19关口。至此,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今年已累计升值1.57%,大大超过去年1.03%的全年升值幅度。

  伴随着人民币升值的步伐,市场中有关“保税区”一日游、虚增出口等消息不绝于耳,纪实之详细很难让人不联想到资本借道贸易流入。毕竟,对于地方政府,在全球经济低迷的背景下,要完成今年8%的贸易增速目标并不容易,有动机通过重复贸易做高数据;对于企业与个人,除了骗取出口退税等好处,更大的收益则是在利用外贸进行套利套汇。

  在“正常”出口之外,究竟有多少“热钱”掩藏在“非正常”的出口背后?现在,贸易数据所映射出的最大问题就是:贸易正成为资本大举入关的重要渠道,而中国香港作为离岸人民币中心和最为重要的中转口岸已经沦为了虚增贸易的重灾区。

  这种判断来自第一创业证券,他们研究认为,比照往年,2002年至2012年一季度对香港地区出口同比增长均值(排除金融危机的2009 年)为23.75%,今年一季度对港出口同比为74.1%,如果按前一个增长率计算,今年一季度出口同比为11.3%更像一个“合理”值。并且,其中“非合理”部分为305.47 亿美元,占一季度对港出口总额近三成。

  接下来的数据更不乐观,中国对于香港地区的出口增速前4个月达到69.2%,大大高于同期对美国5%的增速。由于中国对于香港大都是转口贸易,因此上述增速差异的扩大实际上也恰是伴随着去年下半年以来人民币加快升值,以及人民币进出口结算在香港广泛应用才开始出现。这更加说明大量资金通过与香港的虚假贸易渠道进入国内。

  有关热钱借道经常项登陆的猜测由此成为市场主论调,同期相关数据都在印证这一猜测。5月5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关于加强外汇资金流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简称“20号文”),要求各地外汇管理部门应强化对进出口企业货物贸易外汇收支的分类管理,同时加大核查检查与处罚力度;要求各中资外汇指定银行应加强银行结售汇综合头寸管理,并严格执行外汇管理规定。

  对此,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接受《英大金融》采访时表示,从贸易数据跟其他相关数据之间的关系看,有理由怀疑有一部分是资本流入。因为一般出口增长好,制造业表现也会不错,前者对后者的拉动效应是比较明显的。但是目前看制造业的状况还很疲弱,而出口是出奇的好,与此相关的是发电量、用电量、运输等很多数据都不相符。“问题可能就出在中国香港。”

  5月16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表示,部分地区出口出现超高速增长其中既有合理因素,也有一些异常因素,具体原因还在调研分析之中。这是商务部首次明确表示出口数据存在“异常”。

  而市场预计,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将继续支持维持目前宽松规模,受此影响,非美货币开始触底反弹,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跟随非美货币走势,继续保持强劲上涨势头。更有分析认为,近期人民币升值和过去近6年的单边升值截然不同,此次投机性更强,做空人民币的前兆更突出。

  或隐身债市

  “本轮热钱是由炒作日元引起的,资金至少有1000亿美元,具体进入中国境内的热钱规模很难说,但可以从中国香港的进出口数据之间的差距可以衡量,估计大部分炒作日元的资金都流到国内。”独立经济学家、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谢国忠在接受《英大金融》采访时表示。

  除了日元因素外,市场公认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全球各国降息大潮。5月9日,韩国央行加入降息行列,加上此前的欧洲央行、印度央行、澳联储、波兰央行,短短一周之内已有五个国家和地区宣布降息,全球降息潮愈演愈烈。

  全球低息政策导致热钱汹涌流入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通过一些银行的运作,本为方便企业进出口业务的贸易融资工具异化成了跨境资金的套利工具,即在银行的“穿针引线”之下,企业通过伪造出口货单获得大量的境外贷款,在稍纵即逝的时间窗口捕捉利率差和汇率差。

  虽然热钱入境已成为一个众所周知的事情,但关于热钱流入的额度却很难测量。市场上最常用但粗略的热钱统计方法是:热钱=新增外汇占款额-贸易顺差-FDI(外商直接投资数据)。

  根据央行数据显示,一季度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额12671.85亿元,同期FDI为299.05亿美元;另根据海关总署数据,一季度进出口贸易顺差为2705亿元。以同期汇率推算,今年一季度进入国内的热钱近1300亿美元。海通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微博)在接受《英大金融》采访时表示,热钱流入的路径包括多个渠道,包括投资和贸易,但主要还是以投资为主。“热钱流入境内的市场主要还是货币市场,因为其较注重流动性。‘20号文’很难抑制热钱的流入,因为目前人民币市场利率较高,全球其他货币市场利率较低,追逐套利是热钱的本性,总会有资金流入。”李迅雷称。

  2011年,广东曾发现一些加工贸易企业利用银行远期贸易融资或理财产品套利,即通过资金跨境滚动运作赚取境内利差和汇差。当时,央行广州分行和国家外管局广东分局曾通过约谈等方式加强了监管。

  今年这类投机金融产品再度躁动起来。一个可以佐证的数据是,年初深圳地区海关特殊监管区域集成电路货物贸易大幅增长。

  国内能够容纳大量热钱的资产并不多,主要包括股票和房地产市场,但前者目前对热钱吸引力有限,后者由于政策限制使热钱实际进入的规模有限。所以,对于热钱而言,最后可能的选择就是先呆在银行信贷市场或者民间借贷市场,然后伺机而动。

  连平称,国内对热钱吸引力最大的还是房地产以及信托等高收益类产品,因为热钱要追求高回报。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在接爱《英大金融》采访时表示,今年以来股市、楼市的表现很难有说服力,特别是在海外股市连创新高的背景下,投资于中国资本市场显然与资本的逐利性相悖。从所接触到的信息来判断,热钱可能已经大量流入中国的影子银行领域。随着监管层对银行非标准化债权资产和地方政府融资行为的规范,一方面导致银行提供的理财产品收益率呈下降趋势,同时银行资金进入债市,压低债市利率,但却拉高了非债市融资成本;另一方面是非标资产项目从银行获得资金的渠道日益收紧,激发对影子银行和民间融资更大的需求。

  刘东亮称,在这一背景下,通过影子银行募资后再次转手放贷的需求大幅上升,正吸引热钱进入影子银行和民间融资领域。比如在长三角、珠三角等民间融资发达的地区,一些租赁、担保公司的资金正是来源于境外。通过这种模式,境外热钱可以轻松获得10个百分点以上的利差、汇差收入,远比放在银行购买存款或理财产品更诱人。

  提防逆流

  对于未来热钱的走向,谢国忠表示,从历史经验看,炒日元一般要炒到日本人有恐惧感,炒家们才能赚大钱。如果日本人不恐惧,热钱自然会退去。目前还没看出日本人有恐慌的迹象,这一波可能差不多。“但这是第一浪潮,未来五年内还会有很多这样的浪潮。”他认为。

  《世界的人民币》一书作者、经济学者孙兆东认为,国内出现通货膨胀的迹象,和人民币升值有直接关联,一旦通胀发生,货币政策发生逆转,人民币的汇率也紧跟着发生变化。境外资本已经提前读懂这一趋势,政府的决策也要提早对冲通货膨胀。

  在全球降息的背景下,央行的货币政策面临松紧两难的处境。如果执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则通货膨胀与资产泡沫的风险便难以遏制;如果收紧货币流动性,可能会扼杀中国经济增长势头,宏观调控变得更加复杂。而且,随着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人民币面临升值压力,贸然紧缩货币可能会使企业经营受到双重挤压。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表示,应避免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外溢效应和对全球金融市场 以及资本流动的冲击;同时央行也应在制定政策时考虑到这些因素,以便稳妥应对。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孙立坚的建议是,要预防和降低热钱对中国经济的伤害,需要在“疏”“堵”两方面下工夫;其中,可以加强外汇管理和资本管理,有的放矢地采取一些交易数量上的限制;继续严厉打击商品市场中的投机行为,以此降低市场通胀的预期;对产业资本也要立法和制定规章制度,打击那些违规使用资金的行为。

  当前热钱正加速持续流入中国,而管理层也不断释放政策信号。但在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研究开发中心主任黎友焕看来,“近期相关部门确实出台了不少措施,但我并不认为、也从来不认为是针对热钱,甚至一些政策的出台目标也不一定是收紧流动性。”

  目前来看,中国货币当局一方面加强了贸易真实性的检查,另一方面加强了资金汇兑的监管。从应对热钱的手段看,央行还有许多政策工具可供使用,尤其是最有效和国际上常使用的利率调整(降息)还未被使用,这或许说明中国政府认为热钱冲击仍在可控状态。随着中国货币当局对热钱流动监管的加强,未来进入中国热钱或将放缓。

  就在市场纷纷将目光投向热钱流入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担心热钱逆流。

  刘东亮就是其中之一。他认为,对于境内的热钱存量,通过残差法进行粗略估算,自2005年以来净沉淀量高达6000亿美元,考虑到投资收益,规模可能已经膨胀到上万亿美元。虽然这种估算方法存在误差,但境内热钱规模巨大是毫无疑问的。一旦这些热钱开始逆转流出,其影响可能表现为资金面,特别是民间融资链条的突然收紧,将对影子银行构成严重打击,挤压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资金来源,届时即使央行通过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逆回购释放资金,也很难从银行体系进入民间融资体系。

  他进一步分析,目前能够预警到的热钱流出的情景是,随着海外美元的持续升值,全球资金从新兴市场撤出,回流美元资产,这种情景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美元两轮升值周期中均有出现,并引发局部金融危机。近期国际市场热衷的做多墨西哥比索(押注美国经济向好带动墨西哥制造业),做空澳元(押注中国对大宗商品需求持续下滑)的交易模式,已经导致澳元自5月以来出现暴跌,这可以映射出国际资本正开始转向,从看多中国转为看空中国。如果市场认为人民币已经高估,或中国基本面已经不足以支持现行的汇价,那么热钱流出的风险将会急剧上升。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朱丽文

相关新闻>>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