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商业银行全年发债3926.7亿元 创历史新 台湾T股市场胎动 银行高息揽存人民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银行>银行>

银行业:速度已成往事 未来唯有改革

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    发表时间:2012-12-31 

  产业升级并不保证银行增长及资产质量。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制造业成本上升,逼迫中国产业升级,提供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似乎有利于银行股未来表现。但是,从韩国、台湾、日本的情况来看,升级并不等于银行业资产质量有保证。成本上升及升级本身就说明经济到了次高增长阶段,就说明了必须淘汰部分落后产能及企业,说明这个阶段必然会产生一定的不良资产。只是与不升级比,要好一些,经济增长率略高一点,银行增长率也会高一点,资产质量会好一点而已。银行在升级过程中,不会自然而然地保持高质量增长,客观上成本上升及升级必然淘汰落后产能,银行有不良很正常,在此基础上,如果银行自己把握不好信贷标准,在升级过程中冒险放贷,可能会制造更大的风险。升级并不保证银行资产高质量和高增长。加强银行监管、审慎经营、客观对待不良上升,是保证银行业长期稳定发展的关键。

  高速泡沫化的城镇化不利于银行稳定增长。城镇化本身是大势所趋,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问题是速度多高,如何推进,如何避免负面影响。当前体制下,各地有以城镇化为由头,继续以房地产投资拉动经济的巨大动力,若此,短期必然迅速推升资产泡沫。当前体制下,银行难免卷入热潮,短期高增长下难免产生泡沫及未来巨大不良资产的隐患。以当前中国政府财力,以解决农民工城市居住、教育等问题的保障房等政策,不可能迅速提高城镇化率,只是一个很慢的过程。发达国家的国家债务危机教训我们,政府应放弃高标准的社会保障,以避免债务负担越来越沉重。

  消费主导的经济并不意味着银行高增长及高质量。投资主导的GDP 与消费主导的GDP 对银行来说只是贷款或业务重点的转移,对银行增长来说,不是GDP 的结构变化,而是GDP 的增长更重要。因为银行贷款及业务量的增长更依赖GDP增长。所以结构变化了并不意味着银行增长更高了,或资产质量更好了。其实只要投资增长速度降下来,消费的贡献自然会上升,结构的调整不是问题,关键是增速。无可奈何的是,GDP 增速还是要下降的,由于成本上升、人口红利消失、产业升级的原因。

  中等收入陷阱与银行:陷阱是自己挖的,与收入水平无关。全球人均上万美元GDP 国家或地区的现实告诉我们,人均GDP 上万美元只是一张华丽外衣而已。

  银行前景仍要靠自已把握。正如有专家指出,任何收入水平都有陷阱,如果政策失误,高GDP 下也一样有泡沫一样会爆发危机,关键是要破除不合理的制度,及时纠正错误政策。对中国内地来说,其实速度已成往事,结构不成问题,城镇化自然会有,产业也会有升级,那么政府能主动有所作为的只有改革一条路。只有进一步界定清楚政府职责范围,尽量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为次高增速、结构变化、产业升级、城镇化做好外围和基础工作,未来即使速度慢一点,但质量会更好,居民幸福指数会更高,市场信心反而更足,银行业的发展会更健康。

  维持行业同步评级。在经济环境发生深刻变革的环境下,我们不能简单参考银行股历史估值水平。虽然当前估值横向纵向比较仍具有优势,但结合经济增速和资产质量下滑,及利率市场化的必然趋势,我们认为银行估值继续提升空间有限,行业动态估值水平在1-1.5 倍之间较为合理。目前H 股银行12 年平均PE 和PB为6.58 和1.27 倍,维持行业同步评级。维持民生、招行、中信、农行长线买入评级,维持民生首选地位。

欢迎加入河南理财沙龙QQ群:262719859。交流理财心得,投诉理财欺诈,维护财富权益!

责任编辑:高向宇(实习生)
大河网相关微博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