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银行拒刚性兑付 投资者自担6.73万亿理财品风险 史玉柱完胜专业投资机构 狂赚民生银行获称最佳投资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银行>银行>

直击外资行反飞单:华侨银行上海状告恒天财富

来源:理财周报    发表时间:2013-01-28 

  1月24日上午9时,上海黄浦区人民法院601庭外,华侨银行与恒天财富的“两拨人马”在外已等候多时。

  据悉,华侨银行状告恒天财富(实际为恒天财富上海分公司)的案由是“不正当竞争”。

  被告方恒天财富,是国内第三方理财机构的“新科状元”。相关资料显示,恒天财富截至2012年的总进款规模有近300亿,可能已经超越了行业内的原“老大”诺亚财富。

  记者经多方调查后发现,这起案件中还存在华侨银行员工与恒天财富销售人员“合谋”的“飞单”行为。

  恒天财富的相关涉案人员陆星(化名),经了解,其实为华侨银行的前个人客户经理;与陆星“合谋”的华侨银行员工王志(化名)目前已被华侨银行开除。

  这或许是外资行中第一家对于“飞单”现象采取直接“反击”的银行。

  华侨前员工参与“飞单”

  开庭伊始,华侨银行方面向法庭申请追加北京恒天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指恒天财富总公司)为被告,就引起了恒天财富方面的异议和据理力争。

  法庭之中的空气,就犹如当前的理财产品销售市场一样,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华侨银行方面除了委托代理律师外,一位法务部人士也在席上旁听;恒天财富方面除了律师和被告外,同样也只有一位案件相关人士落座旁听席。

  庭审中,双方并未就案件所涉具体内容,进行往来的辩驳。

  不过,记者通过庭后多方的采访,加上联系庭上法官对案件细节的零星提及,大致还原了华侨银行状告恒天财富“不正当竞争”的缘由,以及陆星、王志“合谋飞单”的始末。

  一位接近此案件的人士向记者透露,华侨银行此次以“不正当竞争”为案由状告恒天财富,是认为“华侨银行的前员工,恒天财富现任的第X财富中心团队负责人,也就是陆星,存在借着华侨银行名义,向华侨银行的储户郑琳(化名)兜售恒天财富产品的嫌疑。”

  上海银行一位个金经理分析表示,由于国内理财市场尚不成熟,许多投资者往往认为银行渠道卖出的产品会更可靠,这也让一些第三方销售机构“有机可趁”。

  上述案情描述得到了案件被告陆星的部分确认。

  同时,陆星表示自己并不存在借着华侨银行名义,向郑琳兜售产品的嫌疑:“我原来是华侨银行的客户经理,郑琳是我以前在华侨银行的同事王志的客户,王志介绍我们认识。当时,我是到郑琳家里去推介一款信托产品的。”

  据记者从法官处了解到,这款产品名为“中融-北京城建(13.40,0.09,0.68%)道桥集团滁州项目财产权信托”,信托期限24个月,最低认购金额为100万。

  陆星还补充道:“我在向郑琳推介产品时,已经说明自己是恒天财富的团队负责人,当时向她出示以前在华侨银行的名片,只是为证明自己确实曾在华侨银行工作过。”

  其中真相究竟如何,还有待时间来考证。但是,陆星和王志“合谋飞单”似乎已是板上钉钉。

  一位大型第三方理财机构中层向记者表示:“总体而言,没有在银行总行签订过合作协议,却通过分行、支行渠道,出售各类理财产品的情况都可以被认为是飞单。典型的情况就是,银行客户经理私自兜售,或介绍给他人来兜售非银行发行的或代销的理财产品。”

  上述上海银行个金经理也认为,虽然陆星推销产品的地点是在客户家中,但由于客户信息是银行内部人士提供的,很难保证其中没有利益牵扯,这种行为可以归为“飞单”范畴。

  大宁支行百万存款流失

  据悉,其华侨银行前同事王志,目前已经被华侨银行开除。

  “但我仍然觉得这起官司对我来说是很莫名其妙的,因为我当时确实是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的”,陆星向记者坦言,“华侨银行后来知道这件事后和郑琳沟通过,郑琳一度到我这里要求退款,不过最后在我们交流下,郑琳还是买了中融-北京城建的这款产品,说明客户购买完全是自愿的,其中不存在什么隐瞒、欺骗的行为。”

  虽然同时为恒天财富和中融国际信托的股东经纬纺机(10.69,0.10,0.94%)就曾发布公告称,“恒天财富的部分人员来自中融信托,但是大部分人员来自证券业、银行业及信托业等其他金融企业”,“恒天财富的业务目前主要是向客户推介信托产品,但并不仅限于中融信托的产品。”

  但是由于“出生”背景,以及所销售中融产品数量的占比,恒天财富与中融国际信托之间始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此外,陆星还向记者透露了,华侨银行此次如此“兴师动众”状告其与其所在公司“不正当竞争”可能还另有隐情。

  “因为郑琳买这款信托的钱是从华侨银行大宁支行取出来的,大宁支行由于成立时间短,存款一下子流失了不少,大宁支行的行长可能是想推卸责任,索性就把事情搞大”,陆星如此分析道。

  但对于郑琳购买产品的具体金额,陆星表示是客户隐私不便透露。但从法官在庭审中称郑琳为“大客户”,以及这款信托产品的认购起点来看,2011年末才成立的华侨银行大宁支行存款流失至少达百万。

  信托购买人拒绝出庭

  但蹊跷的是,华侨银行与恒天财富双方都不愿向法院提供郑琳的联系方式,以出庭作证。

  结果,法院在中融-北京城建产品的认购合同的第42页发现了郑琳的联系方式,并到其家中与其沟通,但郑琳除了提供一份书面证词外,拒绝出庭作证。

  华侨银行方面向记者表示:“由于官司仍在进行中,不便对此作过多评价。”

  随着华侨银行支行员工“飞单”产品牵扯诈骗案事件爆发后,银行体系对支行私自代销产品等不规范经营行为就加大了排查力度。

  2013年1月,上海银监局向社会公布了银行员工私售产品的举报电话。

  无论出于怎样的动机,华侨银行此次正面“反击”行内“飞单”事件,很可能对部分仰赖“飞单”作为直销手段的第三方理财机构未来经营带来压力。

欢迎加入河南理财沙龙QQ群:262719859。交流理财心得,投诉理财欺诈,维护财富权益!

责任编辑:闫琦(实习生)
大河网相关微博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