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借浦发绕开外资身份 浦发硅谷落地人民币业务 中农工建5月信贷投放为今年单月新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银行>银行要闻>

银行间债市现违约黑天鹅 央行勒紧缰绳打击套利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发表时间:2013-06-08 10:08:38 

  核心提示:兴业银行和光大银行这两家倚重同业资金的中型银行高达千亿交割违约传闻袭来,银行间市场罕见的“黑天鹅”事件出现了。

 

  6月5日开始,中国银行间债市大面积“钱荒”导致的流动性危机就在发酵。从新发农发债罕见流标开始,各种利空消息就一次次击打着已经焦头烂额的银行间交易员们,直至6日午后,兴业银行和光大银行——这两家倚重同业资金的中型银行高达千亿交割违约传闻袭来,银行间市场罕见的“黑天鹅”事件出现了。

  6月7日,尽管光大、兴业双双出来辟谣,但当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包括隔夜、7天期、14天期、1月和3月拆放利率全线飙升已经说明了问题,隔夜和7天shibor更是大涨231.20和152.00BP至8.2940%和6.6570%。

  多位大行债市交易员向本报记者透露,6月7日上午,包括工、农、中、建在内的多家大型银行负责资金交易的处长接到央行的通知,核心内容是央行终于在流动性紧张时刻决定推出公开市场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hort-term Liquidity Operations, SLO),市场也风传当日下午央行决定启动SLO操作向市场注入1500亿规模的资金。

  然而,千呼万唤许久的SLO首次出师便折戟沉沙。知情人士透露,各大行处长们当日去了央行,甚至“每家银行报多少,利率多少都谈好了”,然而,下午四点钟,静候在交易室等待央行SLO首次亮相的交易员们,接到的却是央行取消SLO的通知,空欢喜一场。 此时,如梦初醒的商业银行开始跑到市场上,疯抢资金 。

  “最近两天资金面的紧张程度超过市场预期,但并未毫无征兆。”6月7日,中金公司固定收益部门发给投资者的邮件如是点评,由于金融套利活动频繁,今年上半年货币(M2)增速持续升高,为了防止引发信用层面危机以及控制通胀压力,从5月份开始,政策已经陆续调控这些金融套利行为,包括对热钱通过贸易项下流入境内以及加强票据套利监管等等,都反映了这一政策意图。

  央行也在今年5月份重启3个月央票来对冲热钱的流入。

  正如一位银行业资深分析师所言,6月7日,银行间市场正在经历非常时刻,当日,大额资金交易系统出现历史最长延时,全市场大面积出现违约。

  谎言传染市场:千亿“违约”虚惊 6月5日,银行间债市小规模的违约就已经出现了。一位货币市场基金经理告诉记者,当日交割时,上海某券商对某政策性银行出现3000万违约。不过,在他看来,由于银行间债市实行“T+0”模式,因此,一些机构偶尔出现流动性紧张借钱荒,拖延支付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件。

  6月6日,2013年第10期农发债罕见出现流标,该金融债期限为6个月,计划募集200亿元,但实际发行仅为115亿元;发行利率为3.4493%,大幅高出二级市场水平。

  此时,银行间市场的交易员们已是一片风声鹤唳,市场一度传出央行准备针对商业银行同业资产征求存款准备金的消息,事后被证明是虚惊一场,但已足够推动当日Shibor大幅攀升。

  6月6日,隔夜拆放利率大涨135.9个基点至5.98%;1周拆放利率升39.80基点至5.13%,而30天拆借利率业已飙升至罕见的5%以上。

  然而,银行间市场更重磅的冲击,则是一则“光大银行违约,令交易方兴业银行千亿到期资金无法收回”的传闻,然而,任何一个债市交易员如果冷静分析,都会发现传言并不可信。

  正如上述货币市场基金经理所言,一是上千亿的同业拆借,相当于一家中等股份制银行存款的10%,如此大的资金放在一个篮子里,银行风控都过不去,而即便工行这样的大头,一天同业资金交易量也不过200亿-500亿的量;第二,银行间债市“T+0”模式,偶尔出现流动性紧张借钱荒,拖延支付,有几个亿或者几十亿资金暂无法到位的,好商量,也很正常。

  至于兴业光大两家银行因此结下梁子更是离谱,在银行间市场上,就算牛如四大行者也不会轻易跟一家机构结下梁子。

  6月7日,兴业和光大分别通过不同渠道对流言做了澄清。兴业方面表示,一,所谓光大银行对兴业银行的拆借资金违约门是不实的,过分夸大的;二,近日来银行间市场资金面紧张,是由于多种因素综合影响造成的。

 

  而认证为光大银行上海分行私人银行总经理的微博也将上述消息斥为纯属子虚乌有。“兴业银行一直是我行重要的业务合作伙伴,双方合作关系良好。我行备付充分,与所有交易对手交易正常。上述消息是别有用心的造谣,我行将保留追究造谣者责任权利。”

  本报记者经过多方求证,上述传言确有夸大之实,但并非空穴来风。

  一位大型保险公司资金交易人士告诉记者,一,兴业光大传言核实,规模只有60亿元而非传闻中的千亿;二,事起光大银行头寸紧张,光大已于6月7日缴纳违约金。

  6月6日,一位券商资深分析师在其给投资者的邮件中也如是写道,千亿谣言也违背常识,大行对大行的授信总量都只能达到百亿单位,小行之间搞到千亿不可能。

  “6月6日,中小农信社及非银行机构出现较多违约,大都是十亿左右的量级,但还没有到2012年春节和2011年大面积违约的情况。此外,从大行跟央行的交流反馈,央行认为市场总量资金足够,可通过市场交易解决。”上述券商人士指出。

  罕见的是,在流动性、紧张的背景下,央行本周二、四仍然进行了两笔分别为140亿和100亿28天期正回购收拢资金。

  一句话,央行没有松动流动性缰绳的意思。 SLO首试未成央行不松动 “隔夜拆借能到10%,什么概念?2008年9月16日雷曼倒闭时美元隔夜LIBOR才6.43%,SLO应该发挥应有的作用。”6月6日,一位市场资深人士表示。

  所谓SLO,是指作为公开市场常规操作的必要补充,今年1月份,由人民银行正式推出一项创新流动性管理工具,该工具参与机构初定为12家商业银行,主要以7天以内的短期回购为主,遇节假日可适当延长操作期限,采用市场化利率招标方式开展操作。

  根据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SLO推出旨在解决受外部形势不稳及资本流动多变等因素影响,市场出现短期资金供求缺口又难以通过货币市场融资及时解决的问题。

  然而,SLO酝酿推出许久,但久闻其声,不见其人。今年春节过后,Shibor利率一度上扬,2月27日,市场传出国有大行向人民银行提出了SLO申请被拒的消息。

  近期银行间市场头寸之紧张,有其客观原因。一方面,6月份半年时节点,银行体系面临5000亿-6000亿财政缴款;另一方面月末也有补充准备金头寸的需求,又加之端午过节备用金需求,流动性紧张在情理之中。

  在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部看来,重要的是,央行目前并没有主动放松货币政策的意愿。“尽管资金面偏紧,但由于M2实际增速和13%的目标增速出现背离,央行目前并没有主动放松货币政策的意愿。这次不少银行有向央行报逆回购的需求,但央行并没有发行逆回购,而是继续发行央票和正回购,也表明了央行的态度。”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王倩(实习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