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银行>银行要闻>

银行表外业务雪球越滚越大 48.65万亿规模逼近表内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发表时间:2013-06-20 08:38:39 

  钟辉;陈琳

  金融脱媒的趋势下,银行表外业务的雪球越滚越大。

  央行近日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3》(下称《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末,银行业金融机构表外业务(含委托贷款和委托投资)余额48.65万亿,比年初增加8万亿,增长19.68%。同期商业银行各项贷款余额为51.7万亿,整个银行业贷款余额为68.59万亿。表外业务总量正在逼近表内信贷总量。

  多位银行高管向本报记者表示,表外业务增长迅速的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金融脱媒,大量存款流向表外,购买理财产品;二是央行对信贷总量的控制和社会融资的需求,给予表外业务足够的增长空间;三是资本压力之下,银行对资本占用较少的表外业务更为热衷。

  表外业务巨大增量的背后是对等的风险。“银行在表外业务中并没有直接支出资产,因此也不直接承担风险,更多的是信用风险,是或有风险。”东方证券银行业分析师金鳞向本报记者称。

  而监管方近期也不断强调控制表外业务风险,其中包括严控影子银行,规范银行理财、部分同业业务,强调核查贸易融资担保等。上述《报告》强调,要全面布控表外业务风险,严防风险传染和蔓延。

  但部分银行从业人员认为,表外业务的风险控制要以不妨碍产品创新和财富管理业务为前提。

  表外结构拆开看:贸易融资真伪

  表外业务包括结算、代理等无风险业务,和信用证、票据贴现、衍生品交易等或有风险业务。据本报记者统计,截至2012年底,16家上市银行的信用证、保函、承兑汇票、贷款承诺等或有风险表外项目余额为15.08万亿,其中工行、建行、中行均超过2万亿;北京银行(8.39,-0.09,-1.06%)表外项目为1625.62亿,同比增长58.91%,民生、光大、交行的增速也超过20%。

  从业务类型上看,2012年各家银行的承兑汇票、信用证、保函增长迅速。

  截至2012年底,16家上市银行承兑汇票余额为5.66万亿,同比增长22.47%;其中北京银行、兴业、华夏、中信承兑汇票同比增长分别为64.13%、45.77%、36.44%和32.23%。

  同期,兴业银行(16.22,-0.42,-2.52%)开出信用证、保函余额分别为692.33亿、254.29亿,同比分别增长107.75%和96.61%;民生、宁波银行(9.39,-0.21,-2.19%)、华夏、交行信用证同比分别增长103.39%、72.23%、39.41%和49.88%。

  一位股份制银行深圳分行副行长认为,票据业务的增长缘于监管对信贷规模的控制。“央行从2010年开始就控制了信贷增量,对信贷发放节奏也有要求,但客户有融资需求银行总不能拒绝吧,这就为票据融资创造了空间。从融资方的角度来看,只要能融资,哪种方式并不重要。”

  “担保业务的增加与贸易融资大跃进有关,这两年很多银行都加大对贸易融资的投入,但实际很多资金并没有真实贸易,而进入了房地产行业。还有沿海地区的虚假贸易套利,也让担保业务增加比较多。”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称。

  2012年下半年以来,东部沿海地区通过虚假贸易结合银行担保融资,使大量热钱流入境内套利。截止今年一季度,虚假贸易更是猖獗,直接导致一季度进出口数据异常增长。

  相对或有风险表外项目而言,代理发行的银行理财业务引起了监管更大的注意。《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存续期银行理财产品3.1万只,资金余额6.7万亿。而普益财富数据显示,2012年针对个人发行的银行理财产品的发行规模达24.71万亿,同比增长45.44%。

  上述央行《报告》指出,一些信托公司、 证券公司作为商业银行的“通道”,将银行理财资金投资于证券市场和产业市场。理财产品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融资过度依赖银行体系的情况,满足了实体经济的部分融资需求,但也蕴藏一定风险, 部分产品走样成为信贷替代产品,一些理财资金投向限制行业和领域,规避宏观调控和金融监管等。

  票据、信用承诺表外转表内?

  庞大的表外业务量,已经引起监管的注意。

  “表内业务有事前计风险资本,事后计提拨备等系统的风险防范措施,相对而言表外业务的风控还没有成系统,监管主要是防范表外业务无限地体外循环。”一位城商行副行长称。

  2013年政府工作报告甚至把“表外业务风险”和“局部和区域性风险”并列为今年必须加强监管的两大风险之一。

  今年以来,监管层对影子银行、民间融资以及银行理财的讨论和规范力度得到加强。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多次表示,要严控银行理财、代付以及交叉性业务领域的表外业务关联风险,并强调“下阶段银监会将持续保持案件防控的高压态势,防范操作风险;规范银行理财业务发展,防范表外业务和银信合作业务风险。”

  “今年明显感觉监管对表外业务的控制,‘8号文’直接限制了理财业务,同业业务也受到影响,限制影子银行和加强流动性管理的意图很明显。最近资金价格飙升和央行举措也释放了监管从严的信号。”某股份制银行深圳分行副行长称。

  上述央行《报告》明确提出,要全面布控表外业务风险,严防风险传染和蔓延,并从四个方面提出要求:完善交叉性产品综合统计和监测制度,严格表外业务确认、计量、报告和披露,确保表外业务信息真实、完整和准确;完善表外业务管理办法和操作规程,加大内部控制和约束机制建设,严格审查资金去向和风控措施,建立风险“防火墙”和风险代偿机制,完善应急预案,防止风险转移到表内;加强对集团客户及其关联企业的信贷管理,防范关联交易风险;加强监管政策和措施的协调合作,明确监管责任,强化表外业务信息共享。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田勇[微博]认为,表外业务风险防范应该区分对待,银行理财需要控制总量,而票据、信用承诺等风险项目需要提高通[微博]过表外转表内形式计提风险资本的比例。

  一位城商行副行长认为,表内业务的严格控制使得银行变动的空间集中在表外业务,“表外业务的做法更灵活,是银行调节信贷流动性和产品创新的主要根据地。风险需要控制,但不能抑制银行通过表外业务进行业务创新的空间。”

  “存款流向表外,发展财富管理业务等表外业务是大势所趋。表外业务应该区别对待,资产投向端应该严格控制,但负债端应该相应地鼓励。这是提高中间收入比例的重要业务来源。”招商银行(11.98,-0.22,-1.80%)一位零售部门负责人称。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王倩(实习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