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银行>银行要闻>

外资村镇银行谋变 澳洲联邦银行密集布点后来居上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表时间:2013-06-21 15:25:10 

  本报记者 刘振盛 上海报道

 

  在多家外资机构布局村镇银行意兴阑珊之时,澳洲联邦银行却悄然抢占市场。

 

  6月初,澳洲联邦银行在河北省辛集市、邯郸市的3家村镇银行正式开门迎客。自2011年以来,该银行已经在华设立8家村镇银行,分布在河南、河北两地。

 

  不过,记者了解到,除了中银富登村镇银行、汇丰银行以及澳洲联邦银行三家已经采取批量化发展村镇银行的策略外,其他外资行对这类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的兴趣正在下降。

 

  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其中的原因包括两个方面,首先不少外资行对村镇银行的定位原本就不打算规模化发展;其次村镇银行自身也面临网点单一等诸多经营难题。

 

  密集布点河南、河北

 

  在村镇银行设立方面,澳洲联邦银行属于积极分子。

 

  近日,该银行在河北省辛集市的村镇银行正式开业,目标客户群是当地的乡镇中小企业、产业化农业以及私有个体经济等,这也是河北省首家外资村镇银行。

 

  除了在辛集市的村镇银行外,澳洲联邦银行在河北邯郸市的澳洲联邦银行(永年)村镇银行、澳洲联邦银行(磁县)村镇银行也同时开门营业。之前该机构在河南已经设立了五家村镇银行。

 

  澳洲联邦银行成立于 1911 年,兼任澳大利亚央行 50 年之久,目前是澳洲第一大银行,其业务遍布全球 12 个国家和地区。早在 1994 年初,就开始进入中国市场,目前已持有交银康联人寿保险37.5%、齐鲁银行20%和杭州银行20%的股权。

 

  虽然来华时间较早,但是除了对中资金融机构的股权投资外,澳洲联邦银行在华的网点设立乏善可陈,在2010 年3 月,其上海分行才正式开业。记者了解到,目前其还在筹备设立北京分行。

 

  于是,通过村镇银行铺设网点,成为澳洲联邦银行在中国的重要战略组成部分,这个战略起步于河南省。在2010 年,澳洲联邦银行曾提出以河南为中心,大力投资村镇银行的“注力中原战略”,企图实现村镇银行业务的规模化和批量化发展。

 

  很快在2011年2月,澳洲联邦银行作为主发起人投资设立的首家村镇银行澳洲联邦银行(济源)村镇银行开业,注册资本为8000万元,其中澳洲联邦银行持股80%,杭州银行持股20%。半年之后的2011年8月,澳洲联邦银行(兰考)村镇银行、澳洲联邦银行(登封)村镇银行也相继开门迎客,注册资本分别为3000万和5000万元。

 

  记者获得的财务数据显示,在开业当年,济源村镇银行实现营业收入519.8万元,净利润58.6万元。登封村镇银行、兰考村镇银行分别实现营收147.9万元、86.7万元,但是没有实现盈利。

 

  到了2012年,澳洲联邦银行在河南伊川县、渑池县的村镇银行相继开业。早在2010年6月30日,澳洲联邦银行就与杭州银行签署了《村镇银行业务谅解备忘录》,对村镇银行项目共同投资。因此,在澳洲联邦银行布局河南的村镇银行中,杭州银行的持股比例都是20%。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统计,目前澳洲联邦银行在华设立了8家村镇银行,其中河北3家。这些村镇银行的目标客户以当地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及批量农户为核心。澳洲联邦银行国际金融服务北亚首席执行官陈庆就曾表示,该行村镇银行的集约化发展优势开始显现,其核心竞争力在于信贷专家、创新及服务领先方面。

 

  “如果能在某个省市能做到密集布点,对于降低村镇银行的经营压力还是很有好处。”西南一位长期关注村镇银行的银行业人士分析称。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12月末,澳洲联邦银行在河南的5家村镇银行中,经营状况最好的是济源村镇银行,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183.23 万元。其余4家的营业收入分别为:登封村镇银行476.75 万元、兰考村镇银行291.54 万元、伊川村镇银行251.00 万元、渑池村镇银行85.71 万元,不过并未披露各家的盈利数据。

 

  记者了解到,除了近期在河北设立的三家村镇银行外,澳洲联邦银行还将继续布局村镇银行。目前在河南省温县、永城市的村镇银行计划也已获银监局批准。同时,澳洲联邦银行还曾与河南平顶山市接触,商谈开设村镇银行一事。

 

  按照河南银监局之前透露的消息,澳洲联邦银行在河南的村镇银行数量将有望达到10家,并设立一家总分行。6月14日,记者未能联系上澳洲联邦银行中国区相关人士进一步求证。

 

  经营瓶颈无解

 

  除了澳洲联邦银行外,目前在华开设村镇银行的外资行还包括:澳新银行的重庆梁平澳新村镇银行,渣打银行的内蒙古和林格尔村镇银行,以及淡马锡集团和中国银行合资成立的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另外,截至2012年底,汇丰银行在中国也设立了12家村镇银行,分布在湖北、重庆、山东、湖南、广东、北京、福建、大连等地。

 

  “从中国银行业的角度来讲,发展村镇金融服务是整个中国金融业发展的一个大趋势,中国在广大农村地区金融服务的覆盖面还是相对比较薄弱的,尤其是在西部地区。”上海某外资行首席执行官向记者表示,设立村镇银行,就是想在各个市场层面上,都想对中国的市场有所参与。

 

  该人士强调,将根据此前村镇银行提供的有效经验,进一步完善发展村镇银行的战略。不过,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外资行显然有更深的考虑。

 

  长三角一位城商行高管向记者表示,现在对村镇银行感兴趣的机构主要有三个方面动力:一是跨区经营受到严格限制的农村商业银行,它们希望将村镇银行变成变相跨区经营的工具,实现资产规模的迅速扩大;

 

  二是因为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对村镇银行的积极性都不高,所以部分外资银行也希望通过响应监管部门的号召,先在区县设立村镇银行,进而获得在中心城市新设分行的审批照顾;

 

  三是对于批量设立村镇银行的外资行,主要是想将网点迅速铺开,通过设立总分行模式,最后相当于曲线新设一家银行。

 

  不过,记者调查了解到,即使是外资的村镇银行,也面临着诸多困难。

 

  首先是经营成本高企。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就向本报表示,由于规模较小、经营成本较高,譬如每家村镇银行都是单独注册的独立法人,在加入银联和其他金融业基础系统时,与拥有上万网点的银行被同样对待,都被认为是一家独立银行,收费标准也基本持平,因此希望尽快形成规模化发展来降低成本。

 

  上述城商行高管也向记者表示,在异地开设一家村镇银行本质上相当于开一家分支行网点,但是相比之下村镇银行的各项成本投入会比支行网点要高,并且在业务开展方面还受到一定限制。

 

  其次是村镇银行的网点单一,服务半径无法迅速扩张,因此在当地的品牌影响力弱,造成吸收存款困难。

 

  再者,在管理层的人才招聘方面也有明显弱点。“很多原来银行体系里的管理人员,都不情愿被调到村镇银行去工作,甚至有个别管理人员得知将被调到下属的一家村镇银行后,很快就选择跳槽到其他的银行。”上述城商行高管向记者透露。

 

  上述西南银行业人士也表示,由于经营上的困难,当地一家外资村镇银行行长都已经换过好几拨了。

 

  最后,则是村镇银行受机构级别、业务量等众多因素影响,已接入征信系统的村镇银行非常少,并不利于对贷款客户的尽职调查。

 

  不过,也有外资行对投资村镇银行表示谨慎。同样来自澳大利亚一家外资行的中国区负责人就向记者表示,虽然不少竞争对手都在中国投资城商行或者去设立村镇银行,但他们并不打算采取这种模式。

 

  “我们的业务关注焦点还是放在客户的需求,主要在提供推动双边贸易和投资的银行服务。”他向记者强调说。

 

  作者:刘振盛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王倩(实习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