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银行>银行要闻>

银行同业风紧“非标”交易现质变 民生死命令

来源:理财周报    发表时间:2013-07-09 08:56:34 

  “同业收紧后,银行对于超额非标资产的处置明显加速,券商等非银机构在非标资产处置方面的作用将进一步凸显。”

  理财周报记者 袁盼锋/北京报道

  “原本理财产品非标资产可以慢慢处理,甚至可以不用‘伤筋动骨’,但现在不行了,各家银行都有了降低同业资产的预期,非标转化的通道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一位城商行的副行长称。

  在此之前,几乎各家银行都认为,2013年年底前,自己可以轻松完成超额的非标资产转标,非标资产投资占比也都会符合35%的监管要求。但面临目前的同业杠杆收紧的局面,银行们不再“淡定”,加快了非标转化。

  6月25日晚,民生银行召开了紧急投资者电话会议,副行长赵品璋表示,目前民生银行超标的非标资产有120亿元,将于今年7月20日前全部清除。

  据记者了解,其他股份制银行和一些城商行也在加紧非标转化。与此同时,非标转换的同业通道和非银通道正在发生变化,银行原有的非标转化“技巧”可能将不再延续。

  非标资产交易市场生变

  “对于理财资金中投资非标资产超标的银行来说,除了自然到期外,出售超标的非标资产是一个主要的处理方法,据我了解,不少银行将超标的非标资产转售给自营资金和风险额度较为宽裕的其他银行。”一位股份制银行的财富管理部负责人称。

  8号文出台后,各家银行所面临的情况并不一样,有些银行的自营资金和风险资产额度比较充裕,就在市场间加大力度收购同业非标资产,而另外一些持有超标非标资产的银行,开始银行间市场上出让这些非标资产。

  “所出售的非标资产并非都是超标的,一些银行通过自然到期、用表内信贷资产替代非标还是无法达标就将超额非标出售给其他银行,而有些银行出售的非标资产并不在超标的范围,只是为了调整资产负债结构。但这些都改变了原有的同业市场间非标资产的供求关系。”上述负责人称。

  据了解,平安银行、南京银行、中国银行等多家银行都曾对其他银行的超额非标开展过收购信托受益权、资产管理计划等非标类资产的业务。

  “这些银行要出售的非标资产其实还是市场上比较优质的资产,只要转让,就会有银行接盘,一些银行也借此迅速扩大同业规模。”一位城商行的副行长称。

  据该副行长介绍,虽然8号文规定禁止各家银行为非标资产背书,但交易市场上,为了让非标资产顺利出手,银行难免不为非标资产出售提供隐含担保。因此,非标资产的转让市场依然是卖方市场。

  除了卖给别人,也有银行用自营资金接盘理财账户中的非标资产,以使收益最大地留在银行内。但自营资金对接非标资产,银行必须计提100%的风险资产,这对风险资产额度是一个极大的消耗。

  “用自营资金对接非标资产的银行并不多,更多的银行是通过自营资金互买对方非标资产的情况。”上述副行长介绍称,“互相购买对方的非标资产,可将原来的100%资本占比的自营风险降至25%的同业风险,同时银行一般也会要求对方有相应的‘兜底协议’。”

  大多数银行的同业业务在8号文后高速运转,直到6月份银行业爆出的流动性紧绷才给银行们当头一棒,银行间非标资产的买卖出现了诸多变数。

  兴业银行、民生银行等同业扩张比较快的银行,明确表示将控制甚至压缩非标规模,深度调整同业结构和策略。与此同时,之前一些大幅购买非标资产的银行纷纷放缓了收购业务,有些银行明确表示暂停收购非标类资产。

  “此前,我们就认为银监会会对自营资金投资非标类资产进行针对性监管,否则8号文将大打折扣,没想到此次的流动性紧绷起到了可能一纸监管难以起到的作用。同业收紧的情况下,非标资产需要更加实质性的转让,而不是在银行内或银行间互倒互买。”上述股份制银行的财富管理部负责人称。

  非银机构将成非标接盘主力

  其实,早在8号文下发不久,银行除了找同业接盘非标外,也将目光瞄向了券商、信托、基金等非银行机构。相比于银行同业,券商、信托、基金不归银监会监管,银行处理非标更容易绕开8号文的限制。

  “8号文出台后,有几个银行找过我们洽谈售出非标债券资产的事情,规模都不小,但最终没有谈成,主要的问题是价格,银行的售价比较高,价格上难以达成一致。可以看出,银行并不想折价出售非标资产。”一位华北区信托公司的人士称。

  银行也找过券商,但大多数并没有成交。一位券商的研究员介绍称,“相比于银行自留的非标资产,出售的非标资产往往风险相对较大,但银行给出的价格还是比较高,券商要权衡风险和价格,转让的过程并不顺利,往往难以成交。”

  相比之下,在非标资产处理上,银行似乎更乐于让信托、券商、基金充当通道。

  “表面上银行将非标资产转给了信托、券商或基金公司,但实际上资产端和负债端都在银行,银行通过它们将非标资产由理财账户转移到自营账户,最大限度将利润留在了银行内部。而信托、券商或基金公司实际上它们只收取了千分之几的手续费。”一位银行业的资深分析师称。

  信托、券商、基金之所以敢接收银行转移的非标资产,甘心充当通道,关键在于银行为这些非标资产的回购做了“暗保”,通道收益几乎无风险。不过,这些暗保都是私下的协议,并不具有法律效力,一旦出现纠纷,这些兜底的协议将是巨大的风险。

  “同业收紧后,银行对于超额非标资产的处置明显加速,同业间处理非标的通道急剧缩窄,券商等非银机构在非标资产处置方面的作用将进一步凸显,实质性的非标转化不可避免。”上述股份制银行的财富管理部负责人称。

  一位国有银行的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大中型银行更多的是将超标的非标资产平移到旗下的基金公司或基金子公司,通过集团内部的平台合作消化超标的非标资产,集团化的优势在非标处理上更加明显。”

  在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张旭阳看来,除了自然到期、出售非标资产以外,资产证券化将是未来非标转化的重要出路。

  他介绍称,“银行原来通过非标化工具做的投资,现在通过银行和企业合作,发行资产证券化的产品,银行再投资这些标准化资产。这样的模式流动性、透明性更强,风险也相对非标资产要低很多,银行表外信贷也将逐渐过渡到资产证券化的模式。”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张蓝(实习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