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证券>豫股动向>

济源钢铁与湖南华菱“恋情”曲终人散

来源:大河网    发表时间:2011-06-17 

  济源钢铁与湖南华菱钢铁集团近四年的马拉松式重组未能修得圆满

  “华济恋”搁浅,与控股权博弈有关,更与区域钢铁产业战略有关

  好事多磨,也未必修成正果。

  河南济源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钢)与湖南华菱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菱)近四年的马拉松式的重组,就未能修得圆满。

  6月4日,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华济恋’已经停止了。”

  这仍然让人感觉是意料之外的事情。近四年的重组磨合,应该说,华菱与济钢双方对彼此的企业文化理解已经深入,双方对重组的期待理应达成共识。

  “控股权是关键性因素。”上述人士表态,“济钢不愿意失去对济钢发展航向的把控力。”

  不过,这在河南钢铁界人士看来,不能仅仅看到“华济恋”搁浅的技术性因素,还要看到“华济恋”的企业生态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

  在“华济恋”分手之际,河南8家钢铁公司成立了两个联合钢铁集团公司的消息,向外界传递了清晰的信号。

  更让济钢感触到河南钢铁业格局发生变化的还有,在内部整合之时,省政府引进战略投资者做强河南钢铁业的动作也在推进之中。

  “华济恋”分手之后的济钢,何去何从?

  “华济恋”告吹

  不愿放手控股权,成为华菱与济钢近四年“恋情”无果而终的关键因素,而省政府强力推进钢铁产业战略性重组,也是恋情告吹的原因之一

  考察历史上伟大的爱情故事,背后肯定是双方利益妥协的结果。企业之间的联合重组概莫能外,“华济恋”无疾而终,正因为在关键性问题上双方决不让步。

  “正如你的观察,济钢与华菱的重组,现在已经停止了。”6月10日,记者向济钢一位高层求证“华济恋”的进展,这位高层如是表态。

  虽然在此一周之前,记者就获悉了这一(重组停止)消息,但是,求证得到印证,仍然让记者感到意外。

  今年1月18日,本报曾以《“华济恋”逡巡》为题报道了“华济恋”的现状、前景及其影响。彼时,正是华菱的幕后老板湖南国资委提出“控股济钢的要求”之时,记者曾经采访到济钢董事长李玉田,李对湖南国资委的这一要求给予的答复是:“拒绝了”。不过,李对“华济恋”的前景仍然充满期待。

  可是,作为国资企业的华菱显然在与民资济钢的博弈中不甘居下风。

  回顾当初华菱与济钢的“恋情”,增资扩股的重组方式是双方认可的,双方对50%和50%的股权结构也达成了意向,只是到了重组的收官期,华菱的老板湖南国资委最后亮出了自己控股的底牌,导致双方合作戛然而止。

  河南省钢铁界一位人士说,他从一开始就不看好华菱与济钢的重组,因为50%对50%的股权结构对于一家国有企业来说,“没有人愿意为一旦重组出现投资亏损埋单,地方政府作为出资人最担心国有资产流失的骂名,对于不控股的投资,当地政府肯定不乐意”。

  据了解,在华菱与济钢的当初协议中,在原有济钢股本基础之上,华菱增资扩股后,济钢的总股本将扩大一倍,“这样以济钢30亿元评估资产为参照,华菱要拿出30亿元的真金白银”。

  可以想见,湖南国资委不会放手30亿元,又拿不到济钢的控股权。

  这让济钢的意愿落了空。在李玉田当初的重组设想中,拿到华菱的增资后,济钢的负债率可以降到50%,这样又会增加济钢的融资能力,济钢的产能扩张将很快得以实现,规模再上一个台阶。

  但是,控股权的博弈仅是“华济恋”失败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河南省政府对于济钢与华菱重组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也是‘华济恋’失败的宏观因素。”上述济钢人士认为。

  河南钢铁界观察人士表示,河南省政府对省内钢铁企业战略性重组共识已经达成,实质性动作不断,这给要出走的济钢形成了压力。“企业的生存与发展首先要考虑地方政府的态度,企业也不可能不考虑这一关键因素”。

 

  济钢的抉择

  政府“尊重企业自主权”的开朗态度,并不能拂去济钢面对生存的压力,走重组之路仍然是济钢面临的主要课题之一,济钢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寻找到下一个重组主体吗?

  与华菱合资不成,济钢下一步往哪里走?

  事实上,如果现在认定“华济恋”一定告吹,似乎还有些早。上述济钢高层表示:“我们与华菱还保持着联系。”言下之意,合资重组还有一定的可能,现在只是暂停。

  当然,这也许仅是济钢权宜之计。不过,针对济钢认为省政府对“华济恋”态度生变,省国资委一位不具名人士认为:“省政府提出成立联合钢铁集团意见已有两个年头了,济钢与华菱的合资是意见出台之后的事情,这说明省政府对它们的重组没有干涉,毕竟,企业有自己的经营自主权,政府不会去强迫企业之间‘拉郎配’。”

  这位人士举例说,5月26日,安钢与民营钢铁公司凤宝、亚新、新普四家公司成立联合钢铁集团公司,它们在公司成立的章程中就有一条“如果一方认为合资没有取得应有的成效,可以自动退出”。这说明政府虽然主导钢铁企业的重组,但是,还是充分尊重企业的意愿。

  这位国资委人士还介绍,去年,他们对成立省内联合钢铁集团的设想曾经去济钢征求过意见,并对济钢与华菱的合资亮明了态度:“尊重企业的自主选择。”

  记者采访济钢董事长李玉田时,李也透露过相关信息印证了这位国资委人士的观点。彼时,据记者了解,湖南省政府曾就华菱与济钢合资一事专门给河南省政府发了函,希望获得河南省政府的支持,省国资委人士对济钢的表态,也能看出省政府是支持济钢与华菱合资的。

  政府开明的态度,并不能拂去济钢的生存压力。选择新合资重组主体或许是济钢正常经营之外的主要课题。

  上述济钢人士对记者表示,他也关注了近期安钢、沙钢分别成立的两个联合钢铁集团公司的事情。虽然没有对两个联合钢铁集团公司表示自己的态度,但是,在这位济钢人士看来,企业之间联合重组的关键还是“提高企业在市场中的竞争能力”。

  他认为,这是企业间合资重组考虑的最关键因素。在国内钢铁丛林中生存,唯有在成本和效率方面都有优势的企业才能获得生存与发展的机会,否则都是做表面文章。

  在河南钢铁界,在相同的生存压力之下,2010年,济钢以400万吨钢的产能,获得了6亿元的利润,而号称1000万吨钢产能的安钢,去年赢利仅为1.5亿元,且这一赢利中还包括信阳钢铁的六七千万元利润,而安钢仅持有信钢11%左右的股份。

  那么,在河南省钢铁业的重组浪潮中,济钢将与省内哪家联合钢铁集团公司有可能的重组空间?上述河南钢铁界人士认为,济钢的重组理念与沙钢联合钢铁集团公司有相似之处。

  在这次重组中,沙钢集团以沙钢永兴为主体,以产业链的模式联合重组了利源焦化公司、汇丰管业公司与华诚特钢公司,实现了产业链一体化经营,同时,为将来实现更紧密的合资之路,它们还联合出资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追求成本优势与效率优势成为沙钢重组的标签。

  更大的变局

  钢铁企业重组风暴,仅是河南钢铁产业变局的前奏,更大的变局正在酝酿之中。面对未来的变数,济钢会不会打开剔除了生存压力的快速成长之道?现在并没有结论

  但是,济钢能否如愿走自己的“合资重组之路”,现在仍然是个未知数。

  在安钢重组三家民营钢铁企业之后,安钢负责人直言下一步的目标是河南省内另两家较大的民营钢铁企业。虽然记者在安钢采访时,安钢并未明言,可是,“人们不难猜测这其中的一家就是济钢”。上述钢铁界人士向记者表示。

  对于安钢来说,如果能够拿下济钢与南阳的龙成钢铁集团,那么,安钢的产能将扩充到2000万吨以上。因为吸收三家民营钢企之后,安钢的合计产能已达1500万吨。而据了解,济钢有400万吨的产能,龙成钢铁有200多万吨的产能。

  这一规模效应正是安钢梦寐以求的。记者在一份安钢提供的重组新闻稿中看到“内部做强,外部做大”已是安钢的发展战略。

  而支持这一战略的正是河南省政府。因此,现在很难说,济钢的重组之路与安钢的重组之路会不会有交集,但是,安钢重组的决心显然是很大的。上述人士分析。

  不过,河南省钢铁业内部企业之间的整合重组,或许是迎接河南钢铁业更大变局的前奏,来自外部的战略投资者也许是河南钢铁业整合的最大受益者。因为河南省政府在钢铁业发展上有着更大的雄心。

  这一信息早已透露出来,只是不为外界人士留意。

  安钢的命运近年来一直处于整合传闻之中,这其中有宝钢说、中钢说、武钢说等,而最近的消息是,首钢借搬迁之机整合安钢。

  5月27日,在安钢整合三家民企之后的第一天,首钢董事长朱继民到了安阳,这或许并不是巧合。河南省政府主要负责人在会见朱继民时表示,河南把钢铁产业作为支柱产业来打造,这“一方面需要寻找战略合作伙伴,解决原料供应问题,降低生产成本;另一方面需要适应市场需求,努力推进产品品种的转型和升级”。

  而在与首钢合作中,河南省将组织专门人员与首钢进行对接。首钢的态度是“将积极推进与河南省在钢铁等领域的战略性合作,并指定专门人员启动洽谈,努力使合作尽早取得实质性进展”。

  据介绍,“洽谈”的对象正是安钢。首钢特钢的搬迁至安阳的选择正与首钢整合安钢联系在了一起。“这一步实现了河南钢铁产业升级的问题,能够改善安钢的产品结构,更为河南钢铁业发展注入央企资源,一举多得。”上述钢铁界人士分析。

欢迎加入河南理财沙龙QQ群:262719859。交流理财心得,投诉理财欺诈,维护财富权益!

责任编辑:大河金融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