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证券>豫股动向>

华兰生物遭遇“血劫”

来源:大河网    发表时间:2011-07-21 

  华兰生物贵州五家血浆站突遭关闭,失去50%产能的华兰生物遭遇成长沉重一击

  阅读提示

  犹如晴天霹雳,贵州省卫生厅一纸规划,让国内最大的血液制品企业华兰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002007)(以下简称华兰生物)身陷窘境。

  6家布局在贵州省的单采血浆站将面临着关闭5家的厄运,华兰生物不仅将遭受上亿元的投资损失,更对未来业绩成长构成重大打击。

  贵州何故大范围关停单采血浆站?虽然贵州卫生厅未作出回应,但是,偏见的暧昧态度,让外人猜测贵州卫生厅作此规划与顾及地方形象有关。

  但是,对于华兰生物而言,突遭“血劫”,企业对此系统性风险有没有预见?企业在遭遇血浆源关闭打击之后是如何应对的?

  然而,面对重大原料不确定性,华兰生物却缄默不语。

  A

  一份规划的突袭

  7月18日,华兰生物停牌。这已是公司一周内的第二次停牌。“血劫”,让这家国内最大的血液制品公司遭遇成长中的突袭。

  事件突发在贵州。华兰生物布局在贵州的6家单采血浆站将被关闭5家。

  在贵州卫生厅网站,7月15日,贵州省卫生厅印发了《贵州省采供血机构设置规划(2011—2014年)》通知,关于单采血浆站的设置中,记者读到了“根据我省区域人口分布、经济发展状况、疾病流行情况以及血液制品的生产所需原料血浆的实际情况,在开阳、独山、普定、黄平等4个县设置单采血浆站”。

  “4个县设置单采血浆站”,这是贵州卫生厅最新修订的单采血浆站保留下来的数目。

  这对于华兰生物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公司原本在贵州有独山、龙里、长顺、惠水、罗甸、瓮安6个单采血浆站,而新的规划一旦实施,公司在贵州的单采血浆站将只剩下独山一家了。

  7月18日,华兰生物不得不再次停牌,应对新的变局。

  世事难料,其实在7月12日,贵州省卫生厅对外公布的设置规划中单采血浆站保留数据为“10个县”。

  对此反应,华兰生物在7月13日的停牌中解释,关停贵州惠水、罗甸、瓮安3家单采血浆站采浆量占公司2010年、2011年上半年总采浆量的39.29%和36.69%,上述3家血浆站的关停将对公司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戏剧性的是,7月14日,华兰生物复牌公告称,贵州省卫生厅13日要求暂停执行《贵州省采供血机构设置规划(2011-2014)》并回收文件。

  可是到了7月15日,贵州卫生厅不仅未暂停执行《贵州省采供血机构设置规划(2011-2014)》,而且还再次减少单采血浆站,三天来的数据反复,让华兰生物原本可以保留三家单采血浆站的机会,只剩下一家了。

  这对于华兰生物来说,可谓是一出“黑色幽默”,自身命运被行政力量所左右。

  6家单采血浆站关闭5家,对华兰生物来说,对公司业绩造成的影响就不仅是第一次公告的“重大影响”了。据华兰生物对外公告的数据显示,华兰生物在贵州、重庆、广西、河南共计有18家单采血浆站,不过,只有15家投入生产,仅贵州就占据6家,而其产能则达60%左右。那么,关闭5家,相当于关闭了华兰生物50%的血浆来源。

  一纸规划对于华兰生物来讲,可以说是“沉重一击”。

  面对血浆站关闭变局,华兰生物只有一张牌,那就是“停牌”。

  “停牌”背后,华兰生物做了什么?

  记者致电华兰生物总经理林小军,他以敏感时期,高层不宜接受采访为由,不愿对遭遇单采血浆站关闭一事置评,只表示,华兰生物正在积极与多方面进行沟通。

  B

  为“颜面”而关停?

  贵州省为何突然关停单采血浆站?贵州省卫生厅对此并未回应,不过,媒体传闻系地方政府考虑“地方形象”的原因而关停。

  记者就关停原因采访贵州省卫生厅,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我没有发言权,要找厅里的新闻发言人李主任,不过,这一设置规划并不是卫生厅做出的。”记者随后联系李主任未果。

  事实上,关停单采血浆站的影响,并不止于华兰生物,影响的甚至是整个国内的血浆供应,因为贵州是全国最大的血浆供应大省。数据显示,在2010年3000吨血浆供应中,贵州省占据了半壁江山。

  记者了解到,在贵州省20家单采血浆站中,除了华兰生物的6家外,还有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的5家、贵州黔峰7家等。现在,关闭16家,仅剩下4家。

  那么,大面积关闭血浆站对企业意味着什么呢?

  据了解,按照规定,建造一个或者改制一个规范的单采血浆站投资达2000万元以上,那么,仅华兰生物就因此损失在1亿元以上。

  那么,政府就没有损失吗?原来,2006年血浆站尚未改制之前,原来的血浆站都挂靠在县级卫生行政部门,承担着为地方增加财政收入的任务。2006年之后,血浆站改制,成为企业的“原料车间”,企业开始自负盈亏。对于政府而言,只有监管的职责了。

  从规范行业惯例来分析,一个行业内只有出现了问题,政府之手才会行动,那么从这一逻辑推理分析,现在贵州的众多单采血浆站的管理中可能出现了隐患,比如传染病的爆发。对此,华兰生物董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华兰生物被关停的血浆站中,管理并未出现纰漏,该区域内未出现血液疾病。”

  但是,华兰生物血浆站内不存在问题,并不意味着其他血浆站也是规范健康的。

  在行业人士看来,这是政府大面积关闭血浆站的理由之一。但是,眼下贵州并未有血液疾病流行的爆发现象,这一理由也不完全成立。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贵州不顾行业遭受重大打击而执意关停血浆站呢?

  记者留意到,重庆两江论坛的一篇针对贵州关闭单采血浆站的评论,用了“献血浆意味贫穷,为颜面关停血浆站”的标题,或许给出贵州省关停血浆站的理由。

  上述业内人士判断,地方政府在谋发展中,维护地方形象就要对影响形象的行为进行治理,对于处于西部贫困地区的贵州省,有其内在的道理。

  但是,其中存在着思想上的偏见,一部分人认为,“献血和献血浆就像一种贫困标签”,“是出于极度贫困的人才会去干的事情”。事实上,“这是观念上的错误,我们周边大多数人把血液看得很宝贵,不愿意献血献浆,认识不到献血献浆有利于自身的新陈代谢。事实上,献血献浆与贫困没有必然的联系”。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C

  “血劫”之惑

  评估贵州关闭单采血浆站的影响,已经超出华兰生物本身。因为影响必将波及整个血液制品行业。不过,对于华兰生物来说,如何预见并应对这一系统性风险并非眼下公关所能解决的课题。而华兰生物显然没有做好准备。

  河南九鼎德盛投资咨询顾问有限公司证券部总经理肖玉航认为:“贵州省此次的规划,已经不仅仅影响华兰生物,对整个行业都会产生影响。”他表示,贵州此次规划仅保留4个血浆站,会导致全行业采浆量减少约20%,血浆原料更稀缺,而血液制造行业是资源稀缺型行业,关停血浆站将人为扩大供需缺口。

  事实上,由于政策原因,血浆供应紧张早已是行业公开的秘密。2006年,卫生部下发《关于单采血浆站转制的工作方案》,让单采血浆站与生物制品公司建立一对一关系,来规范当时混乱的采血市场。据有关报道称,第二年采浆量由5000多吨急剧下滑至2700吨。到了2009年以后,各企业加大建设,国内血浆供应总量已经回归到约3600吨的水平,但对于临床使用一直还是供应偏紧。

  眼下,贵州关闭单采血浆站的影响已经发生。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一些地方出现了医院、患者抢购血液制品的苗头,一些药品经销商亦欲囤积血液制品。

  对于血液制品公司来说,虽然一般有着一定的储备原料血浆,但血浆供应紧张将是血液制品公司长期面临的难题,也成为上市公司业绩增长的主要掣肘,这当然包括华兰生物。

  事实上,即便没有发生贵州关停单采血浆站事件,因血浆供应紧张导致的业绩下滑已在华兰生物的财报中显现。2010年的业绩受制于血浆供应。公司年报曾披露,2010年公司血液制品营业收入达到7.5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59.43%。而原料血浆本来就一直不能满足生产的需求,产能释放率处于较低水平,业绩增长相较于2009年大幅放缓。

  由此可见,此次位于贵州的5家血浆站关停,对华兰生物血浆供给而言更是“雪上加霜”,其对2011年业绩影响极大的判断并不为过。肖玉航分析。

  事实上,二级市场中,一直备受基金青睐的华兰生物,因为关停血浆站一事导致对其未来增长趋势引发了强烈的分歧。

  华兰生物7月12日第一次停牌复牌之际,深交所交易公开信息显示,买入前五席位均为机构,累计买入金额1.16亿元。在卖出方面,前五席位当中有4席为机构投资者,累计卖出金额达2.5亿元。

  那么,在公司遭遇重大系统性风险之时,华兰生物难道没有预见?公司采取了哪些措施应对?记者联系了华兰生物证券代表吕志成,他仅表示:“现在没有可以说的,关于对公司的影响及公司应对的举措都会以公告的方式对外发布。”

欢迎加入河南理财沙龙QQ群:262719859。交流理财心得,投诉理财欺诈,维护财富权益!

责任编辑:大河金融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