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一对淘宝夫妇的返乡创业记 媒体盘点高薪冷门岗位:年薪几十万招不到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证券>理财学院>

理财新规敦促银行构建资管新模式

来源:中国证券网—上海证券报    发表时间:2013-04-26 16:23:50 

  我国银行监管的路径非常明确,商业银行业务创新最终都要走到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轨道上来。将经济资本管理作为推进转型发展的“启动器”。为此,传统的业务发展模式和银行管理模式必须加快转型。而压缩非标债权资产规模,通过购买标准化债权资产,做大理财规模等措施,只治标不治本。

  自银监会《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8号文)发布三周以来,其清晰定义“非标准化债权资产”、全面限制其规模、规范通道和代销业务的要求,对银行理财市场的冲击一浪高过一浪。银行理财产品收益走势应声掉头向下,同时激发了银行间“标准”债券产品的需求上升。更重要的是,监管趋严加之当前我国经济温和复苏以及利率市场化的大背景,或将促使银行加快转型步伐。

  近几年来,银行理财业务迅速膨胀。截至去年末,各家银行共存续理财产品3.2万款,理财资金账面余额7.10万亿元,较2011年末增长约55%,银行理财业务以7.1万亿的规模成为国内资产管理领域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但与此同时,银行理财往往被商业银行简单当作“高息揽储”或“变相放贷”乃至“间接投资”的工具。今年有关银行理财业务的监管方向很明确,就是避免“表外合作”演变为“表内风险”。而且,今年将重点监管理财及代销业务,禁止中小商业银行销售私募股权基金产品和未经总行授权的产品,严禁任何形式的私售行为。就产品来源的监管重点而言,将放在盯住产品设计和委托方,不符合监管要求的不能卖,超出风险承受能力的不能卖,更要紧的是通过监管把规范要求落到银行内部管理体制和总行授权上。在资金运用方面,强调实行固定收益和浮动收益理财产品的分账经营、分类管理,对固定收益产品可以有资金周转池,但要有章法、有管理;对浮动收益产品则坚持先有项目后找资金的方式。资金池模式应做到让项目与资金一一对接,让收益与赎回一一匹配。在新发布的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中,资产池的比重和规模明显受到限制。新规要求银行理财资金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的规模不得超过理财产品余额的35%,以及商业银行上一年度审计报告披露总资产的4%。简言之,此番整肃,监管层将所有的融资性理财纳入了一个新的监管体系:即标准化债权和非标准化债权。信贷资产、信托贷款、委托债权、承兑汇票、信用证、应收账款、各类受(收)益权、带回购条款的股权性融资等,这些曾经被用来逃避银行资产负债表监管的工具,都被纳入了非标债权的项下而严加监管。从前,这些资产池的项目常常要借助信托、券商等非银行金融机构作为“通道角色”包装、配合。但新规的执行,几乎使所有的银信合作、银证合作的通道业务都受限。

  这个监管路径非常明确,商业银行业务创新,必须符合当下宏观经济金融政策指引的方向,其他任何偏离这一方向要求的所谓创新都要冒很大的风险,而且,还要受到严格监管。尽管8号文发布后,商业银行纷纷按照该文件的规定加紧解决超标的非标债权资产问题,比如压缩非标债权资产规模,再比如通过购买标准化债权资产,做大理财规模等,由此催发了近期的债市上涨行情。但这样的做法实在是治标不治本。要知道,随着利率市场化步伐的逐步加快以及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的实施,传统的业务发展模式和银行管理模式根本不能适应新形势,所以,当前最关键的问题是,银行必须痛下决心加快转型。

  首先,商业银行业务创新最终都要走到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轨道上来。新一届政府致力于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并提出相关路径:即在扩大开放中扩大内需,立足内需,面向世界,深耕亚太;注重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立足于拉动就业和居民收入增长;使环境资源可支撑;靠开放促改革,靠制度创新释放红利。这些路径,归根到底体现在促进实体经济发展上。而服务实体经济是商业银行经营之本,其精髓就是服务客户的真实需求。当前,尤其要通过不断优化实体经济领域的要素配置,引导中小企业避虚就实。在我国当下的经济发展阶段中,需要不断加强对战略性新兴产业、“三农”、小微企业以及新型城镇化建设等的金融支持力度。尤其是前天在四川雅安突发7级地震之后,随着政府对灾区支援救助的全面、有序展开,各大银行以及四川的区域性商业银行和农信社应集中信贷资金积极支持震区的灾后重建以及灾区上市公司和小微企业恢复元气。

  其次,商业银行应强化精细化管理。精细化管理是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股份制商业银行可持续发展的必经之路。精细化管理的“精”就是专业化,即有比较优势的具有发展前景的核心业务和产品;“细”就是具体化,即有认真的态度、扎实的作风、敏锐的洞察力和坚忍不拔的毅力。“精”需要的是实力,“细”需要的是用心;只有“精”才健康,只有“细”才持久。所以,按照这些要求,银行应坚持“以实体经济为目标,以客户为中心,以市场为导向”的原则,优化调整部门设置,细化前中后台部门在市场规划、政策指导、市场营销、计划考核和资源配置等方面的协调配合,强化考核引导和定价能力,真正向精细化管理要效益。

  再次,将经济资本管理作为推进转型发展的“启动器”。经济资本管理是现代商业银行的重要特征,是促进经营转型的关键要素。银行若能强化经济资本刚性约束,引导各行转变发展方式,就能加快结构调整,不断提高价值创造能力和风险管理水平。而强化经济资本刚性约束,基础性配置就不能“一刀切”,非得按资产规模和贷款经济资本系数优劣区别对待不可,由此发挥效益性配置对结构优化和价值创造的调节引导作用,优化存量结构,主动发展低消耗高回报业务,兼顾风险和收益平衡。此外,还需要适度的战略性配置,平衡核心客户当期价值创造与长远发展的关系,自主调整客户结构,把资源更多地配置给风险可控以及占用资本少、收益相对高的优质客户。通过这一系列调整,建立起以资本约束风险资产增长、以经济资本回报率为资源配置导向的新型银行业务发展模式。(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 王勇)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高向宇(实习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