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证券>理财学院>

钱荒落幕 银行理财产品何去何从

来源:华夏时报    发表时间:2013-07-08 14:04:35 

  在国内金融业个人征信系统没有实现全覆盖的时候,形形色色的资产转移和洗钱又有了新的渠道,这一渠道就是日益猖獗的银行卡买卖,从深圳、广州到厦门、福州,从江西到湖北,这一灰色产业链正逐渐蔓延至长三角一线城市上海。

  “上有买家,下有卖家,我们只是中间商,为这些人群提供新开户的银行卡,收取的只是中间差价费用,我们只接受借记卡,单张100元,开通网银150元,但是必须提供网银U盾、二代身份证原件和开户资料,闲置空卡我们不要。”一家名为银通“银行卡包服务”的网站客服,在接受记者以客户身份咨询银行卡产业链时称。

  这一买一卖之间,每张银行借记卡就可以为中介黄牛带来一两百元的纯收入,购买者可以利用陌生人的银行卡到处收钱,卖者也无需担心银行卡会给自己带来不利影响,但是其背后的个人金融信息泄露现象却不无风险。

  隐蔽的售卖渠道

  存在于网络中的银行卡买卖产业链,虽然看起来隐蔽,实则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形成,如今这些渠道已经渐成气候,发源地从珠三角逐渐往北转移。

  一家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网站的客服向记者推荐,如果购买一套六家银行的借记卡,其中还可以包含三张外资银行卡,价格则高达3000元,而且这些银行卡客户信息都是完全真实的,可以为购买者用做转账、收受各种渠道的资金,甚至还可以帮助购买者洗钱,到国外“转”一圈再回来。

  “上海是国内金融业最发达的城市,也是中外资银行的聚集地,但是这些网络中介却活跃在一些中小城市,购买银行卡需要通过遥控指挥,然后再经过快递,购卡资金也都是通过网银转账。”一位熟知这一产业链的业内人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

  据其介绍,卡贩子为了掩人耳目,在网络上都是打着某金融公司、某服务中心等旗号,以出售“银行卡包、卡套”或办理“银行业务”为幌子,而一旦与客服联系上,其就会推荐出售或购买银行卡的业务,在这买卖中对接则是洗钱、刷信用、收受贿赂等不法行为。

  为何要提供身份证原件?这家注册地在福州的网站客服则表示,既然购买了卡,就一定会归还,而且钱也会全部付清,不过对于身份证原件的具体用途却三缄其口。

  对此,上海一家大型国有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则告诉本报记者,这些中介索取个人身份证原件,是为了不希望卖者一下子开很多卡,这样他支付的金额就高了。他手中有了身份证原件,他自己就可以在当地多家银行办理借记卡,这样就可以赚取更多的利润。

  记者也发现,这些银行卡买卖中介网站也相当谨慎,它们并不接受闲置的空卡,必须要资料齐全的新卡,因为只有新卡才会给其带来比较高的中间利润,也更容易转手。

  让外界疑惑的是,谁会购买这些刚开户、里面仅有十块钱工本费的借记卡?7月3日,一位在深圳的陈姓卡贩子称,买入银行卡的多是淘宝店家,主要用途是利用这些非本人身份证及其名下的银行卡注册开店,以逃避其在网上交易中违规或违法行为的责任,另一方面,店主在开店初期用他人名下的银行卡大量购买自家商品,由此能在短时间内获得较高的信用度,以吸引更多买家。

  “还有收受贿赂、转移资金或者是洗钱的嫌疑。”上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银行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而开通网银后转移更方便。

  记者搜寻了网络上多家类似的银行卡套买卖的中介网站,发现有些胆大的网站甚至直接罗列出了兜售银行卡的用途,匿名送礼收礼者、企业匿名收款、设立私人小金库、淘宝网[微博]店等网络平台炒信誉、想开多个淘宝网店者、申请广告联盟需要多个账户、网站及诈骗网站洗钱用。

  风险敞口暴露

  记者了解到,无论是借记卡还是信用卡,都有有效期,而为了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长期卖卡的问题,有些买家甚至要求用部队的军官证去开卡,这样的银行卡更安全,甚至可以永久使用。

  “军官证开的卡,是可以永久使用的,永远不会挂失的,非常安全,然后指定姓名的,更有安全性,至少可以使用3年以上,身份证我们都是从一些年轻的孩子,就是10多岁,20多岁那儿购买,身份证以丢失的名义再去补办,我们就是专门收购身份证,然后就是卖卡,以后查账什么的,不会查到这上面来。”河南郑州一位卡贩子向记者介绍说。

  “银行卡买卖的产业链从五年前就已经出现,如今这些利益的触角深入到了国内很多地区,珠三角、长三角以及中部地区,如果再不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这必将会影响国内整个个人征信系统的建设。”央行苏州分行一位负责人告诉本报。

  在银行业内人士看来,无论是个人出售银行卡还是购买银行卡,甚至包括网络售卖银行卡中介,这游走在监管之外的灰色产业链,都已经对正常的金融市场秩序造成了很大的隐性危害。

  “持卡人出售银行卡,不但不符合相关规定,而且有其他相关账户被盗用的风险,甚至可能受到违法犯罪行为的牵连。如果持卡人出售的是开通网银的卡,风险更大。收购方可以利用网银关联到持卡人的其他账户,进而将持卡人其他账户中的钱转走。”中信银行(3.56,-0.07,-1.93%)上海某支行的大堂经理李娟(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李娟也称,在大城市,一般人不会为了蝇头小利而将个人身份信息随便暴露,但是却可能有相当一部分的潜在买家,出售者大都出现在二三线城市甚至农村,而购买者则都潜藏于城镇。

  记者根据央行发布的《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发现,其第二十八条就明确规定,银行卡及其账户只限经发卡银行批准的持卡人本人使用,不得出租和转借;第五十九条还规定,持卡人出租或转借其银行卡及其账户的,发卡银行应当责令其改正,并对其处以1000元人民币以内的罚款。

  2008年7月,央行还下发过《关于进一步落实个人人民币银行存款账户实名制的通知》,要求不得为存款人开立假名和匿名账户,建立个人银行账户的跟踪检查制度,及时掌握存款人账户信息资料变动情况,对开立假名和匿名账户将按照《反洗钱法》第32条规定进行处罚。

  但是目前来看,银行卡售卖产业链条已经在网上蓬勃发展,渐有燎原之势。

  银行业内人士也坦言,目前在一线城市银行之间存款业务竞争日趋激烈,很多银行都对客户大开方便之门,基本不会去管客户在开设银行卡之后是否会有用,办卡环节的核准缺位也给这样的灰色产业提供了可乘之机。

  “在欧美国家,信誉安全是被个人视为生命的宝贵东西,而在中国,却存在层出不穷的金融业犯罪诈骗案例,个人信誉更是被置于末端,银行业的个人信息联网也未完全覆盖,被利用的这些身份证绝大多数都是普通劳动者,他们工作收入是有限的,如果我们现在的监督机制,能够把社保的水平、工资收入的水平系统体现的话,那么银行在办理业务的时候就可以查到这个人的收入能力和他的银行活动能力是不是相符,如果不相符就构成了问题储户,就可以严格监管。”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教授李兵在受访时指出。

  中央财经大学民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永壮也建议,商业银行为开展银行卡业务,大大降低开卡人的开卡成本,导致一人多卡的情形非常普遍,客观上为银行卡买卖市场提供了便利,从加强监管的角度考虑,监管部门可考虑对个人办理银行卡的数量予以一定限制。

  上海一家律师事务所律师黄琳则指出,业界在关注银行卡买卖市场的同时,更应关注其上游的身份证买卖市场,公安部门可通过技术手段,使挂失后的身份证失效,从根本上截断银行卡买卖市场的主要货源。另外,相关部门可进一步严格代办银行卡的标准。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张蓝(实习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