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证券>理财宝典>

广东房爷双规两月后平安归家:我连一套房都没有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发表时间:2013-06-24 09:15:39 

赵海滨回家后,一直在广州某医院疗养。新快报记者孙毅/摄

赵海滨回家后,一直在广州某医院疗养。新快报记者孙毅/摄

在病床上,赵海滨看起来比原先照片里消瘦了很多,虽然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却掩饰不住镜框后面发黑的眼圈。新快报记者孙毅/摄

  在病床上,赵海滨看起来比原先照片里消瘦了很多,虽然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却掩饰不住镜框后面发黑的眼圈。新快报记者孙毅/摄  新快报记者对话赵海滨:“我连一套房都没有”

 

  ■新快报记者 曹晶晶 林良田

  因为被亿万富翁黄坤意举报“拥有两个身份证和坐拥192套房产”,陆丰市公安局党委原委员、碣石镇镇委原副书记赵海滨坐在了风口浪尖上,在“房氏家族”被高度关注的背景下,其力压一众“房姐”“房叔”被冠以“房爷”的称号。一时间,关于走私保护伞、陆丰政坛不倒翁的传闻铺天盖地。

  在一片质疑声中,2013年3月26日晚,赵海滨被陆丰纪委双规带走,同一天被宣布“双开”。双规持续了近两个月,就在几乎所有网友都觉得“房 爷”栽了的时候,赵海滨居然平安出来了,而举报人黄坤意则涉嫌参与斗殴被陆丰警方网上通缉,两人的命运竟然发生了如此戏剧性的反转:被举报者安然归家,而 举报者则亡命天涯。

  如今,赵海滨坐在广州某医院的病床上,我的面前。他比我在网上找到的照片上的人消瘦很多,如果可以略去之前喧闹的背景,眼前穿着条纹病号服的男人瘦削、沉默,不似传说中那个脾气火爆的公安局领导,虽然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却掩饰不住镜框后面发黑的眼圈。

  他手里拿着一份记者的采访提纲,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看过去,回答斟字酌句,简明扼要,说得最多的就是他“相信党相信组织”。可是一听到“陆丰不倒翁”几个字又会控制不住,气愤得直起身子,连说几个“胡扯”。

  我们聊了大概两个多钟头,赵海滨的血压和心脏不好,护士不时地进病房,看赵海滨的点滴,给他打针。中途他累了,休息了半个钟头。一阵清风从病房的窗外吹来,世界好像突然安静下来,等待着他去回应众多的疑问。抑或他的人生,被“休息”一阵后,要重新找回方向。

  谈双规 

  我知道终有一天会出来

  旁白:2013年3月26日,在媒体炮轰下的赵海滨在碣石镇接受纪委调查时,接到了双规通知书,当晚陆丰市新闻办宣布了“房爷”赵海滨被双开的消息。

  5月14日,将近两个月后,“房爷”却被宣布结束调查,悄然来到广州的某医院养病。相对于彼时的轰轰烈烈,此时可谓“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陆丰纪委和新闻办没有发布任何消息。

  新快报:你还记得双规时的情形吗?

  赵海滨:记得,纪委向我宣布双规的那天,我说了一句话:“我是冤枉的。”我是在签双规决定书的时候说的,我服从组织,同意签字。但我对他们说我是冤枉的,就是这么简单。

  新快报:那解除双规的情形吗?

  赵海滨:5月14日晚上八点左右,当时我在汕尾海丰检察院的双规点,正在看电视。陆丰纪委书记林家和进来向我宣布的。他说,双规结束,你的问题彻底查清。新快报:宣布完之后呢?赵海滨:我收拾了两套衣服。纪委的同志把我送回家。

  新快报:回去的路上花了多长时间?心情是怎样的?

  赵海滨:花了半个小时,心情很平静。

  新快报:不激动吗?

  赵海滨:(非常肯定)不激动。我相信组织嘛。我在里面的时候就知道终于有一天会出来的。我也相信自己,就没有担心过会查不清楚。

  新快报:在纪委的时候您一定知道,房爷的事情全国都在讨论,心里有什么想法?

  赵海滨:我知道,我当时就觉得给组织上添了麻烦,给社会增加了负面影响,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我一贯服从组织,我相信组织,组织总会有一天给我做结论的,我就这个想法。

  新快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接受纪委调查的?整个过程是怎样的?

  赵海滨:被举报后,开始是我在碣石接受调查,纪委隔几天就把我叫去问一次问话。2月6日,纪委就叫我住在原单位接受调查,还被免职了。

  新快报:你在那段时间主要做些什么?

  赵海滨:主要是配合调查,给纪委提供调查的线索,其他时间就是学习,看报纸。

  新快报:你住在单位的哪里?敏感时期见到同事,会不会感觉有些异样……

  赵海滨:当时一个人住在办公室里。那时同事们对我很好,都说我会没事,经常鼓励我。

  新快报:在里面的时候你害怕吗?作为公安局的领导,突然成为了被调查对象……

  赵海滨:我相信我们的党是正确的,只要自己有坚定的信念,没有什么可怕的。我在公安队伍干了几十年,坚信法律是公正的,我一直配合调查。

  谈公司

  办公司弟弟出了大部分钱

  旁白:根据陆丰市纪委的调查结论,赵海滨因存在拥有两个身份证、私自开公司、多次出入港澳逃避组织部门监管和非法处置已查封财产四项违纪问题,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但是舆论关注的“坐拥192套房产”问题,纪委调查称,被举报的192套房子并非赵海滨个人所有,而是赵海滨部分投资的公司——惠州市金宝建材 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宝公司)与陆兴劳动服务公司(以下简称陆兴公司)企业合作开发,其中一栋楼早已用于抵债给其他公司,剩下的两栋共128套房归属也一 直存在争议。

  新快报:说说你下海办金宝公司的事情吧?

  赵海滨:

  1991年,公安局说可以下海去经营,保留公职。我觉得大家都在做生意,就响应党的号召开了公司,任职了公安局的一个保安公司的副经理。1993年,我自己也去开了个公司,叫金宝建材有限公司。

  新快报:怎么想到要开这个公司?赵海滨:我认为在惠州经营钢材较为合适,就找了我弟弟拿了50万元注册资金,我作为法定代表人负责公司管理。如有盈利,兄弟俩利润平分。

  新快报:你当时主要负责什么工作?

  赵海滨:全面工作吧,当时为了建金龙花园,要把一座山都平掉。1996年后我就回到公安局,公司的业务也没再管了,但因为公司和陆兴公司争议金龙花园的分割,官司打了十几年,法定代表人就名字就一直没变更。

  新快报:金龙花园的项目是如何投建的?

  赵海滨:1994年,我们和陆兴劳动服务公司在惠州西湖鄂湖路开发投建合作开发的,占地有两千多平方米,一共三栋楼。因为缺乏后续资金,后来烂尾了。当时金宝公司出资2423.64万元,陆兴公司出资1737.3万元。

  新快报:这两千多万元里,你和弟弟分别出资了多少?

  赵海滨:我出了610万元,弟弟出了1800万元。

  新快报:资金来源呢?

  赵海滨:是几个亲戚朋友支持的,这些证据已经提供给了纪委,纪委已经查实过了。

  新快报:那金龙花园里有多少套房子是属于金宝的?

  赵海滨:2000年,我们与陆兴公司协商结算和分割资产,1号楼抵债给其他公司。剩下的两栋楼一共128套,陆兴想要3号楼,我们觉得金宝的投资占了大半,不应该这么分,官司一直在陆丰法院打。

  新快报:撇开这192套房子,你自己有几套房?

  赵海滨:纪委查我的时候我就说了,一套都没有。

  新快报:那你和老婆孩子住的房子呢?

  赵海滨:

  那是我父亲给我小孩的,登记在小孩的名下。在深圳的房子,是我老婆买的,是老婆的名字。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王倩(实习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