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金融频道

最新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

樊纲:中国没有夕阳行业 洗脚也能上市

来源:新浪财经    发表时间:2013-05-23 09:27:10 

  他长期从事经济学研究,喜欢用经济思想史来分析现实问题,在新一轮经济大周期中,他是如何看待落后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城镇化再掀投资浪潮,地方政府蠢蠢欲动开启新一轮圈地运动,在国家战略的大趋势下,他从机遇的背后又感受到怎样的风险与陷阱?当中小企业面临转产困惑,当企业家选择移民国外,他会给出什么不一样的观点?本期《财经面对面》对话著名经济学家樊纲,把脉中国经济前景。

  人物简介

  樊纲,1953年出生,现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会副会长,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被评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

  移民潮没什么不好 中国正处在成长烦恼的阶段

  主持人:对中小企业的发展,很多人看到一些移民潮就会觉得比较偏悲观一些?

  樊纲:移民潮其实没什么不好。

  主持人:但不会掏空中国的实体经济?

  樊纲:是会有些东西,有些钱出去了,但是你想钱出去了,他买了很多东西,你比如说一个企业家他出口了很多东西,赚了一些钱,现在他没别的可买了,他想买点别的东西,买点消费品,比如说第一买孩子的教育。第二买一个好的空气环境,这个中国一时半会提供不了。第三买一个大房子,这个大房子得看不见邻居,那中国提供不了,中国人多地少,提供不了。然后提供养老,外国的养老好,发达国家这福利高,这些他买一个身份都买了吧,相当于进口啊,其中包括买一个制度,中国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的改革转型持续逐步要建立好制度,但是一时半会,可能在他的有生之年可能达不到发达国家那么完美,法治、廉洁这些可能到不了那么完美。再加上我们有些企业家早年发展的时候,有一些原罪,有一些前科,他觉得不这保险,你说这个合理不合理,在一定程度上也合理,因为你说我们中国能大赦他们吗?不行吧,那个十三亿人,你大赦这几百万人,那十三亿人就反了,我们一时半会没法大赦他,他又不安全,那他买个安全也没什么不好。然后他买了安全之后,他怎么使用他的钱?他又不会说英语,他不还得到中国来投资嘛,还得到中国来工作,他主要的资金不还是在中国嘛,他就买点消费品,包括买了点制度,买点安全,你让他买去嘛,我们出口这么多,总得进口点东西吧,这相当于我们进口了。

  主持人:但是没有带回到国内。

  樊纲:这个要用放开的眼界要看待,比如说买房子的问题,买空气环境的问题,包括买制度,包括我们可能这几十年我们都处在发展的早期阶段,我们一时提供不了,我们是要努力去改,我们将来提供,包括制度的法治,廉洁,政府,原罪逐步几代人过去就没了,这些问题逐步来解决吧,但是没解决的时候,对于这代人他可能有这个需求,有这需求让他进口嘛。

  主持人:那如果国籍都换了,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樊纲:国籍换了,只要他钱还在中国这,他的就业,他的厂子还在这,没有什么不好,这时候你想想用全球化的角度来想这个问题,我们的世界人,其他国家的人在全球配的资源,连法国明星都可以换个身份变成俄罗斯国籍,我们也想一想我们今后中国人也在全球布局,全球去这个配置资源,配置我们个人资源,那不是发展趋势嘛。

  主持人:所以换一个角度看这个问题也不是什么坏事。您是从一个非常发展过程中的务实的角度来思考中国当下的问题。

  樊纲:我是学这个经济思想史,然后就学经济史,要从经济思想史来讲,从大家争吵的这些事人家早就说过了,在人家的发展的这个阶段,大家说的也是这些问题。所以看到现在我不愿意参加有些讨论,就觉得说半天都是人家说过的事,我们再说点新东西,新东西是什么呢?就是落后国家的痛苦,落后国家的成长的烦恼,特别烦恼,它比发达国家早年成长的时候还烦恼,有更多的烦恼。我不奇怪,我不觉得特别烦恼,我觉得它就是这个过程。它好一点还是个惊喜,发生了它其实就是会发生。在这个意义上,人类的成长,你就像小孩一定得经过青春期,经过叛逆期才会成长为一个成熟的大人,这道理是一样的。

  所以我说大家知道点历史恐怕对理解我们现在有好处,现在我们特别能理解为什么早年计划经济思潮会发生,为什么当时那些社会思潮会产生,我们经历这些事情都是人家那个阶段经历的事情,贫富的差距,这个社会问题,很正常,在一定意义上很正常,有我们中国的特殊问题,我们特殊的历史,我们特殊的过去的传统体制,我们这种政治体制等等,有我们特殊的问题,但是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普遍的一些问题。

  主持人:所以这既不是最好的时代,也不是最坏的时代,而是经济发展就是这个样子。

  樊纲:就是一个正常的成长的烦恼的时代。

  中国经济已经软着陆 地产投资会强于去年

  主持人:我们听到这两天您有一个核心的观点,认为中国经济可以说已经实现了“软着陆”,我想知道您作判断背后的依据是什么?

  樊纲:二、三季度已经经历了一个低谷。到了四季度呢基本就企稳开始回升,很多指标都显示这个。不仅是先行指数,像采购人权指数(音),然后包括投资啊,包括这个库存在减少什么,工业生产等等都在企稳恢复当中。而且包括像房地产市场这样的销售量开始逐步就上来了。说明什么呢?就是说过去一些过热导致的问题基本清理到了一定程度,这就是所谓“软着陆”。

  主持人:那么具体我们想把这个问题又分解成出口、投资和消费这三个方面,具体每一个领域的情况如何?

  樊纲:国际形势当然还是不会有大的变化,但全世界的经济增长,2013年也会比2012年高一点。欧美就是一个长期低迷,但是它也不会出现一个大的变数。美国财政悬崖也不可能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它也不会再有新的什么大的这种金融风暴之类的事情出现了。所以它就是一个长期低迷,长期低迷的市场情况大概跟去年差不多,可能略好一点。新兴市场也大概就这种情况,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保持一个8~10的出口增长也是很好的事情了,也没有什么大的变数在这个领域里面。而且我想就是大家在这个预期上进行调整,我们有几年,零五、零六、零七、零八那时候,零八年之前吧,我们那个出口百分之三四十的增长,那是不正常的,那是世界经济在经历泡沫,那是美国泡沫破裂之前的那种疯狂,所以那时候导致我们的出口那么高,现在不要再回到那种情况,不要想再回到那种情况了。2012年,我不知道现在最后的数字怎么样,就从增长速度看,其实外贸出口对GDP的贡献可能是正的。

  主持人:正的?

  樊纲:就刨除外贸顺差那个价格因素,可能仍然是正的,而不是负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投资,投资应该说最后这几个月看已经开始在有所复苏,特别是去年5~8月,政府批的一些项目,真正起作用是2013年,而且过去因为清理地方融资平台债务问题停下了一些项目,地方的基础设施项目,现在逐步逐步也在恢复,随着中央财政的一些拨款也都在恢复。所以明年的房地产投资肯定比2012年要好一点。那么加在一块呢,企业部门投资不一定有多大的起色,因为很多企业还在经历这种清理过程投资,过程生产能力这些过程当中,非常正常,它不会有很大的投资的增长。这几个加一块投资也是温和增长的过程。

  消费大概和2012年大概基本同样的趋势吧,也不会太低,也不会太高,也不会太低,保持一个稳定增长。这样加起来,大概2013年百分之八,百分之八点几的,不超过百分之五的增长还是可以预期的。我倒希望2013年不要太热,不要再形成一个热的趋势,因为地方政府都冲动很强,都在那里准备大干一场了,新的政府都到位了,大家都要去做,我们这个经济确实也有增长的冲动。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八”其实是一个各方面的指标都温和增长之后的一个数字的体现?

  樊纲:对,各方面正常增长,所以我一直强调百分之八是中国的正常增长。

  主持人:可是曾经前两年我们听到的是保八保八,是要付出很大的刺激的代价才能保住那个八。

  樊纲:过去呢,大家观念上一种,八好像是低了,我十才好呢。其实你仔细想想,中国经济过去一过九,一定通货膨胀,一过十,一定通货膨胀加资产泡沫,不是股市泡沫,就是楼市泡沫,所以百分之十两位数是过热增长。大家都知道我们过去是高增长,没有几年是两位数增长,九十年代末,二零代初,七八年的时间,其中三四年的时间我们是通货紧缩的,那个时候经济增长是百分之六、百分之七的情况,所以也不要那种情况。百分之八是现在世界上最高的经济,除了非洲几个小国可能是比我们高一点,所以是一个很好的正常稳定的增长,不要再去往那个更高的过热去,反倒是对中国来说是好消息。

分享到微博
责任编辑:高向宇(实习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