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问史上首次“负油价”: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2020年04月21日17:28

来源:北京青年报

  美油再次创造了历史。4月21日凌晨,NYMEX WTI 5月原油期货结算价收报-37.63美元/桶,历史首次收于负值,下跌55.9美元,跌幅305.97%。记者了解到,这是自1983年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原油期货上市以来,录得的最低石油价格。油价负数并不是买油倒贴钱,而是意味着将油运送到炼油厂或存储的成本已经超过了石油本身的价值。

  为什么暴跌的是5月美油?

  对于为何出现负油价,隆众资讯副总经理闫建涛解读认为,当前影响油价的最主要因素不是生产成本,而是库存,特别是在内陆产油区。

  根据相关交易规则,美国WTI原油5月期货将于当地时间今日交付。新冠疫情持续,美国大部分地区的市场处于停滞状态。这批期货为数不多的买家只有炼油厂、航空公司等"刚需"实体企业。但由于此前原油“价格战”带来的产能急速膨胀,全球原油库存将在5月达到最大产能。超低的油价,停滞的市场,已经使得炼油厂"越采越亏",航空公司"买了也没法用"。

  疫情引发了基础设施和交通物流不畅等问题,原油很难外输或储存。纯粹为了经济性而关停产是有风险的,所以要接着生产。如果储罐库容不够或者存储成本过高,生产商宁愿接受负油价,不得不赔钱让买家拉走。

  至于为何5月美国原油周一如此暴跌,此前有评论称,在5月合约到期前有一系列消息冲击了市场,包括国际能源署(IEA)上周预计,今年全球石油需求会较去年减少930万桶/日,4月的需求将同比减少2900万桶/日,降至1995年以来低谷。美国能源信息署(EIA)上周又公布,上上周美国原油库存环比增加1900多万桶,连续两周创纪录增长且连续12周增加。

  这些数字意味着,贸易商很快就没有足够空间来储存原油了。对交易商来说,如果不平掉5月的多头合约,意味着将收到石油现货,而且只有几天时间告诉卖方如何收货。可这时已经不可能去库欣找到储油空间。5月合约对纯虚拟交易的交易商来说已经成了烫手山芋。

  负油价能让加油变成倒贴钱吗?

  记者了解到,虽然凌晨的WTI5月合约出现了负数的报价,但在盘后交易中,该合约的价格已经恢复到正数。截至发稿时,WTI5月合约已较收盘时大幅上涨超100%,报收每桶2.2美元。

  5月的合约一片惨淡,但目前WTI6月期货合约的价格依旧维持在每桶20美元左右。另一方面,国际原油市场的另一大基准,布伦特原油的价格同样稳定在25美元左右。不少交易员指出,当前市场对油价的预期相对稳定,5月的交割或许暂时只是一个相对极端的“特例”。

  即使不是“特例”,WTI报价并非基准油价而是期货价。期货价格可以反映原油的价格的趋势,但与普通市民日常使用的成品油价格其实没有直接的关联。此外,根据我国《石油价格管理办法》,国内成品油价格设立了“地板价”——国内成品油价格挂靠的国际原油均价低于了40美元/桶,国内油价将不做调整。

  负油价面前谁最慌?

  记者了解到,在原油价格历史性地转为负值后,作为此前“价格战”发起国的沙特方面已经开始考虑尽快削减石油产量。根据此前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产油盟国(OPEC+)敲定的协议,沙特将从5月1日开始每天减产970万桶。这已然是史上最大规模的减产。

  对于企业来说,当前的油价对美国能源企业几乎是“灭顶之灾”。本月,美国大型页岩油开采企业惠廷石油已宣布破产重组。

  著名能源业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此前曾警告,超低的原油价格足以让美国油企“全军覆没”。超过100家美国公司中,能做到盈利的只有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5家企业。而当时,他们给出的最低盈利标准线是——油价31美元。

  如今是抄底好时机吗?

  东海研究所高级能化分析师李婉莹表示,从沙特开打“价格战”伊始,布油从50多美元回落至30美元,能化市场就普遍蔓延抄底情绪。主要逻辑在于,20到30美元的油价处于历史低位,即便回落空间有限,而未来需求恢复后,油价重心一定能够回到疫情开始前的水平,即50到60美元。放到长周期看,逻辑本身并无太大矛盾,但问题在于,落到交易上,投资者必须考虑几个问题:如何选择“抄底”工具;如何界定时间周期。

  李婉莹认为,近期来看,各大产油国即将开始联合减产,OPEC+预计贡献970万桶/日的份额,不过最近两次能源会议也体现出产油国内部的分歧与竞争。沙特公布的最新OSP并未调高欧亚两地的报价,这也就意味着该国并没有放弃竞争亚欧市场份额。俄罗斯方面也调低原油出口税费,因此市场担忧OPEC+的减产实地落地情况。

  当前的原油市场依然有许多不确定因素,供给端的“价格战”能否如愿偃旗息鼓,需求端的市场能否早日走出新冠疫情的阴霾。这些问题仍然处于无人能够解答的状态。

  市场对未来一个月的油市持谨慎悲观态度。6月合约将会在5月19日到期,届时疫情拐点若仍未出现,持有该合约的交易者又将再度面临“高成本展仓”和“实物交割”两难困境。

  澳新银行高级商品策略师Daniel Hynes指出,即月合约通常在临近到期时和现货价格趋同。只希望交易纸质合约、不愿交易现货的交易者会抛售5月合约,转而购买6月合约。但还在需求崩溃以及储油缺乏的冲击下,当前现货价格特别疲软,这可能是5月合约相较6月价差明显扩大的原因。Hynes预计,未来一个月左右,即月合约与现货的价差可能仍承压。

  Rystad Energy的石油市场主管 Bjornar Tonhaugen评论称,全球供需失衡的问题已经开始真正反映到油价中。相比需求,产油还未受破坏,储存量与日俱增。

  RBC Capital的大宗商品策略全球主管Helima Croft评论称,目前没有发现油市的供应过剩近期有任何缓解,仍很担心近期油价前景。

编辑:申久燕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