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新在华投资纪录!太古可口可乐为何在郑州投建超6亿的新项目

2020年09月22日17:34

来源:大河网

2019年9月16日到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考察。9月17日,总书记来到郑州煤矿机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时强调,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基础,实体经济是我国发展的本钱,是构筑未来发展战略优势的重要支撑。要坚定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加强自主创新,发展高端制造、智能制造,把我国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搞上去,推动我国经济由量大转向质强,扎扎实实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

如今,一年时间过去了,河南制造业转型升级成效如何?有哪些突出成绩?

目前,河南已形成了装备制造、食品制造、电子制造、新型材料制造和汽车制造等五大主导产业。这些产业,撑起了河南制造业的脊梁。其中,绿色制造体系正在成为河南制造业绿色转型升级的示范标杆、参与国际竞争的领军力量。最近两年,河南省入选国家级绿色工厂(公示)的企业数量,稳居中部第一。

2020年9月8日开始,大河报策划推出“践行嘱托争出彩”重磅策划和“总书记的嘱托——我们身边答”互动问答式系列报道。今日,“绿色工厂产融对接直通车”系列报道正式启动,这既是践行总书记对制造业发展的殷殷嘱托,也是“六稳六保看河南·企业一线见闻”系列报道的落地深化,同时也是2020(第十六届)大河财富中国论坛的一次特别行动。

“绿色工厂产融对接直通车”活动,由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河南日报报业集团指导,大河报·大河财立方、郑州银行主办,中原金控、中原证券、郑州投资控股、百瑞信托、华隆基金、财立方保理等协同推进,大展红旗和吉展红旗特别支持。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 杨霄 文 朱哲 摄像)

创建一条由数字化驱动的“绿色产业链”,是郑州太古可口可乐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太)正在付诸的实践。作为河南第一大饮料制造及服务商,郑太2019年业绩规模约26亿元,在省内链接超30万个零售终端。

十年前的郑太,即是河南绿色工厂的典范。其在漯河投建的河南首座荣获“能源与环境设计先锋”铂金级认证的绿色工厂,在生产中年均实现的节水、节电量可供当地近2000户居民使用。2018年11月,郑太入选国家级绿色工厂。

而今的郑太,提出了由绿色工厂迭代“绿色智造”的新方略。2022年,其在郑州的新工厂将把数字化植入全产业链、智能化赋能办公流程,重新定义“绿色、智能、快乐”的发展理念,激活全新的数字化引擎。

绿色不只基础设施郑太“绿色智造”大道求索

推动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关键在新旧动能转换。

今年3月,郑太筹建的“郑州太古可口可乐扩容重建智能化绿色工厂项目”正式启动,标志着该公司旗下郑州工厂迈出了迭代升级的第一步。

郑州工厂是太古可口可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古可口可乐)1995年入豫投资的首个项目。而今的新项目,将另寻新址。有意思的是,该项目的名称中还包含了“扩容、重建、智能化、绿色工厂”等多个关键词。

郑太的战略投资诉求是什么?

直观表现是扩容和重建。简言之,已运营25年的郑州工厂,硬件设施、产能规模、物流环境已达上限,难以再支撑郑太在河南市场的持续扩张。据了解,新项目拟投资规模不低于6亿元,这是太古可口可乐入华以来,最大一笔基建投资,也是对河南区产能提档升级的又一佐证。

与前者不同,“智能化”绿色工厂虽在国内制造业不是新话题,但被直接列入投资项目名称中的现象却不多见。

8月28日,郑州太古可口可乐饮料有限公司董事及总经理徐永刚在接受大河报·大河财立方专访时称:“绿色工厂不是概念,10年前它在河南已是既成事实;绿色制造更非定式,以绿色工厂为基础设施,搭载大数据、人工智能构建新引擎,郑太正在向‘绿色智造’大道求索。”

郑州新工厂会为郑太带来什么?

事实上,这是郑太对“工厂”的重新定义。徐永刚介绍,“大数据+人工智能”将担当企业运营的新能源与大脑,贯穿工厂的所有链条或环节。

他举例,在生产方面,每道生产指令会生成为数字,直达伺服各类智能终端(智能货架、无人运载车、机械臂等),覆盖仓储、生产线、场内物流等各场景。简单理解,一瓶饮料从原料进出仓,到加工、成品包装,再到多类型产品精确数量装车,极少再出现人工劳作。在物流方面,卡车司机不必在厂门外久候数小时排队等货,每辆车几点几分该到仓储区几号门接货,可通过手机端完全掌握。在办公管理方面,智能化硬件将对各个环节发生的变化了如指掌,包括采购、生产、物流及全省超30万个销售终端发生的实时数据。

值得一提的是,郑州新工厂还将兴建一座太古可口可乐博物馆,它将是这家工厂与消费者增强感知、提升互动的新载体。这家工厂将于2022年正式与公众见面。

绿色工厂投资值不值?郑太彰显河南制造业领头雁本色

制造企业“换挡”绿色工厂,是不是笔划算的“买卖”?

时至今日,经济社会中对此并未放下顾虑和审视。这是因为,绿色工厂趋向于实现资源友好、环境友好、用工及社会友好,传统制造企业需在生产硬件中大规模添加环保设施,甚至将对既有生产流程发生重构。这是一笔不菲的投入。

以郑太旗下的漯河工厂为例,该厂于2010年建成投产。曾有报道称,相较同业普通工厂,该厂在绿色化基础建设增加投入约1650万元,包括“地源热泵系统、能源监控与楼宇自控系统、生产线节能分析、太阳能和风能互补发电、中水回用、保温隔热材料、高反射屋顶”等可持续发展性的项目和设计,使整个建筑物本身成为一个巨大的环保体。

“绿色工厂吸引不了短线投资者或纯财务投资者。太古可口可乐不赚快钱,坚持可持续性发展,所以在十年前做此选择。”徐永刚给出了肯定答复。

徐永刚认为,从投资长线看,郑太升级为绿色工厂获益颇多。仅从节能角度考量,郑太在建设绿色工厂所产生的节能收益,可以覆盖当年的硬件投入。此外,还有三个更可观的收益:可持续性创新发展的理念,贴合国家对产业经济迭代及环保要求,企业品牌与社会深层次交互的实践。

“可持续性创新发展”,每个投资者可能对此都有一番见地。从郑太的视角来看,彼时,中国制造正由规模扩张转向先进制造,发生了快速迭代,绿色制造即是“高地”。那么,企业与国内外科技进步保持同频共振,是在同业保持自身竞争力领先的重要选项。因此,郑太选择了“先行”。

十年后的今天,郑太旗下两家工厂的绿色装备仍未落伍,发挥着河南“绿色制造”的示范作用。近年来,中央政府不断强调“绿色发展”,对各产业经济的环保要求逐年提升,郑太旗下工厂贯彻上级要求,全力推动企业绿色发展。

不仅如此,郑太的绿色工厂还做了一项有益探索:工厂与社会公众的交互方式,由单一的产品或服务交互,转向多维度的品牌认知互动。

事实上,在2013年,郑太旗下郑州工厂即实现了废水零排放。这家工厂每年产生的20万吨中水(又称再生水),直供郑州高新区的莲湖公园水系。公园中荷叶满塘、绿意盎然,此景不仅成为这座城市工厂与都市生活兼容的典范,同时,还持续催化着公众对可口可乐、郑太“绿色”标签的认知。

在徐永刚看来,过往十年,郑太在践行绿色制造的道路上循序渐进、不断升维。它从1.0版的资源友好、用工友好,迭代至2.0版的环境友好、社会友好。未来十年,3.0版的绿色郑太将拥抱大数据、智能制造,及时发现消费者需求,提升商品与用户匹配、触达、交互效率,同时,持续降低业务运营全程碳排放,以新产品包装推动“乐创无废”等。

如他所言,“没有过往10年绿色制造的实践,就不会有今日驾驭‘绿色智能’的梦和远方”。

编辑:申久燕  审核 :卢明军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