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释放三大信号

2019年12月13日09:08

来源:经济参考报

  12月10日至1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由于明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因此,本次会议格外引人关注。会议指出,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与此同时,会议对明年工作进行全方位部署时,也出现了一些新提法和变化,如提及三大攻坚战时顺序有调整,脱贫攻坚位列首位;宽财政、稳货币的整体基调不变,但措辞微变;针对备受关注的房地产,此次会议也更强调“稳”。

  稳字当头部署六大经济任务

  明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会议对明年的经济工作作出全方位部署,提出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确保民生特别是困难群众基本生活得到有效保障和改善;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着力推动高质量发展;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等六大任务。

  会议指出,“实现明年预期目标,要坚持稳字当头”,“要积极进取”,“确保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会议还强调要完善和强化“六稳”举措,健全财政、货币、就业等政策协同和传导落实机制,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对此,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志刚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会议就2019年经济工作的经验进行了总结提炼,强调宏观调控要贯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线,还提出从系统论出发优化经济治理方式,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这表明中国的宏观调控方式日臻完备、更加科学合理。同时,会议也强调了要通过改革来破除各种发展瓶颈,激发经济内在潜能,推动市场竞争。

  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林致远表示,从会议来看,明年经济工作一方面要发挥消费的基础作用和投资的关键作用,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圆满收官;另一方面要做好工作预案,防范国内外突发事件发生所引发的系统性风险。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表示,明年整体宏观政策立场还是稳中求进。宏观政策要稳,以确保民生和就业的平稳,同时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同时微观政策要活,要通过有针对性的结构性货币财政以及产业政策来提升微观主体的活力。

  宽财政、稳货币基调不变措辞微变

  会议提出,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业内人士表示,宽财政、稳货币的整体基调不变,体现了宏观政策的连续性。不过,在具体措辞上,相比去年的“加力提效”,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提出“大力提质增效”,且增加了“更加注重结构调整”的表述;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与去年“松紧适度”的提法也有变化。

  与此同时,会议还特别提出,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要同消费、投资、就业、产业、区域等政策形成合力,引导资金投向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数效应的先进制造、民生建设、基础设施短板等领域,促进产业和消费“双升级”。

  财政政策方面,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勇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积极的财政政策将更加注意政策优化,在保持财政政策扩张力度的同时,优化财政支出结构。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蒋震也表示,财政政策的特点可以概括为“三个结合”。一是总量和结构相结合,继续实施积极财政政策作为总量型政策,同时突出结构性调整,集中财力在重要领域和重要产业。二是供给和需求两侧发力相结合,既注重激发市场活力,发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又注重消费投资的需求侧发力。三是稳定和发展相结合,在“三保”,即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民生的基础上,谋求发展推进改革,助力各个领域取得新的成绩。

  货币政策方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货币政策从2018年的“松紧适度”到2019年的“灵活适度”,意味着货币政策将进一步强化逆周期调节,预调微调力度将有所加大。他认为,2020年,央行将坚持“以我为主”,综合运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采取不同价格、数量、期限的组合,以价格型为主,实施灵活适度调节。“灵活”,意味着根据经济增长、物价趋势等内外部因素变化,来进行更为灵活、有力的调节;“适度”,则意味着虽然调节会更多、频率更大,但幅度不会太大,不会滑向量化宽松,稳健仍然是货币政策的基调。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冀表示,货币政策流动性总量政策还将配合财政政策、投资、就业、产业等政策协同发力,使得金融手段作为其他政策的“后勤”,既要保证充足,又要保证适度,确保金融指标不与实际经济增长偏离过远。

  民生领域政策短板将加快补齐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养老、医疗、住房等百姓关注的重点领域均予以强调。“未来在保障和改善民生方面,将进一步提高就业、社保、住房等民生财政支出,以及推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王志刚说。

  养老方面,会议明确提出,确保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加快推进养老保险全国统筹。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所副研究员关博指出,推进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成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必选项。“2018年我国启动了中央调剂金制度改革,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地区间基金的调剂分配能力,但中央调剂金并不是全国统筹的终极方案。加快在全国范围内实现基金的统收统支和统一管理,可以统筹利用当期筹资,提高制度运行效率,减少基金低效沉淀。”

  此外,会议提出,深化医疗养老等民生服务领域市场化改革和对内对外开放,增强多层次多样化供给能力。关博认为,在做好基本养老、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应保尽保的同时,通过扩大对内对外开放,可以在更大范围调动社会资源参与民生领域建设,增加关键民生服务的有效供给,特别是提高更高质量层次的非基本服务形态的供给水平,切实改善民生福祉,进一步壮大国内消费市场。

  而针对备受关注的房地产,此次会议更强调“稳”的概念。“会议出现四个‘稳’字,也充分体现了当前稳定的政策调控思路。”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指出,在定位上,进一步明确“房住不炒”的政策导向。在长效管理调控机制方面,一是再次提出“因城施策”;二是重申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三是在目标上强调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这意味着地方政府调控不能放松,要引导房地产市场和预期进入稳定通道。

编辑:申久燕